【闲扯】从童年阴影角度分析下赵二义性格的养成

副标题:兼论义普关系。

其实本篇本来是打算专论义普关系的,模式类似我月初写的那篇胤普劝退。但由于我跟基友 @秋天新长出的无数个含含 开脑洞开HIGH了,感觉自己对二官家发生了一些崭新的认识,所以有必要在讨论义普关系前先把前提列出来。

警告:下文跟史实关联性不强,存在大量【离开坚实的事实基础,(共同)穿越昏暗模糊的记忆沼泽,进入错综复杂的大胆猜测】(《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Chapter10)的内容。在意的小伙伴请点叉。


我曾经认为赵光义的早年生活非常幸福美满。

身为家里最受宠的孩子,二义有一个“尤爱皇弟光义”的偏心老妈;一个因为他喜欢看书,在打仗...

【胤普】三梦记·一之六

前文:戳这


第一梦:冠盖满京华

第六节


四月中,昭义节度使李筠的反书如期而至。

赵匡胤对此事可说期待已久,当即招二府集议出兵事宜。范质可能是一旬前半夜受了凉,正告病在家,剩下的两位相公不约而同端出“万事凭圣上处置”的面孔,众人目光便都转向枢密使赵普这边。

赵枢密也并不敷衍,张口就直入正题,“潞州城高池深,敌若固守,未可遽破。然李筠生性骄横,臣以为陛下当引兵急击,彼必离穴而斗,擒之不难——若迁延岁月,纵贼寇下太行,取洛邑,则事无及矣。”

皇帝喝了声彩,又问他:“卿以为此番出征当以何人为帅?”


赵普抬起脸来望了望,又迅速垂下眼帘。

“此是大宋开国立威第一役,陛下当仁不让...

【闲扯】一个胤普安(quan)利(tui)帖

今天刷TAG看到 @我今天不吃药♬ 姑娘说想入胤普坑。

尽管这个ID令我惶恐(闭嘴),不过我想自己虽不是什么大佬,但当年也是被某论坛挂过的一个极品菊苣(喂)。所以恬不知耻地来劝退,啊不,安利来了。

反正我也不想更文反正我好像还没写过类似的东西嘛。


【普少习吏事,寡学术,及为相,太祖常劝以读书。晚年手不释卷,每归私第,阖户启箧取书,读之竟日。及次日临政,处决如流。既薨,家人发箧视之,则《论语》二十篇也。

普性深沉有岸谷,虽多忌克,而能以天下事为己任。宋初,在相位者多龌龊循默,普刚毅果断,未有其比。尝奏荐某人为某官,太祖不用。普明日复奏其人,亦不用。明日,普又以其人...

【胤普】窥帘

车。

P站地址:戳这


看不到的在他家注册一个账号即可。

两年没开了可能技术有所倒退,列位看官包涵。

【胤普】三梦记·一之五

前文:一之一  一之二  一之三  一之四


第一梦:冠盖满京华

第五节


赵普跪在他膝前,以舌侍奉。

皇帝那处傲慢地冲撞温驯的口腔,像个不甘心困于英雄冢中的斗士。然这份战意很快消弭在飘然的恍惚里,全身血液齐刷刷涌向爱人的唇齿,教他心底的饥渴暂得满足。

少顷,却又令他饥渴尤甚。

他不由得伸出手去,粗糙的指节陷进男人如瀑青丝,似陷进河底居心叵测的水草——稍有不慎,便让九五至尊也作了溺亡的凡夫。

感受到他的动作,则平稍稍抬起脸。明明是喉间吞吐的淫靡姿态,偏生表情冷淡克制如常,漆黑双眼映出天子迷醉的丑态,莫名讽刺。

上位...

【瞎扯】官家们的蜜汁简历

好久没P图玩了,来一发。

北宋九帝系列,梗来自日本东京电视台前段时间对都议会竞选人的报告。




观赏愉快w

【闲扯】如何评价王禹偁

知乎回答存档。

原题地址:戳这


试着答一下,以下内容代表且仅代表我个人观点。

我不懂诗,下文可能不很关涉王的“诗人”身份,题主见谅。


王禹偁应该算是第一个典型的宋朝士大夫。

这里的“典型”指他身上的一些特征:出身贫寒,科举入仕,“以天下为己任”的意识,敢于言事的性格(及由此带来的官途坎坷),文人-学者-官员三位一体的身份等等。

上述种种描述很容易让人想起于他为后辈的一些著名宋人,比如欧阳修,比如苏轼。

事实上,欧苏二人对王禹偁都很推崇。欧阳修曾经为他写过“想公风采常如在,顾我文章不足论”的诗句(《书王元之画像侧》),苏轼称赞他“以雄文直道独立当世”“耿然如秋霜夏日”(《王...

【胤普】三梦记·一之四

前文:一之一  一之二  一之三


第一梦:冠盖满京华

第四节


赵匡胤当时只觉自己被冒犯。

“余庆,”皇帝强压怒火,“你我君臣至交,却为何要向着外……别……他说话?”

那边厢吕枢直已整衣跪下。

“正因臣与陛下乃是至交,眼见陛下倒行逆施,臣何忍曲意奉承!有过不谏,大臣之耻。于公,陛下欲狎昵大臣,有悖人伦,大失君父之体。于私……枢密虽是前朝旧臣,观其言行,却似真心辅佐陛下构汉唐之业。此人治才过臣百倍,臣亦不忍见美玉为泥淖所污,贤哲冠佞幸之名。望陛下悬崖勒马,挥剑断情。”

“我问的是你为何向着赵则平说话!你顾左右而言他,尽指摘我的不是算什么...

【胤普】三梦记·一之三

前文:一之一  一之二


第一梦:冠盖满京华

第三节


乾德元年二月十六,长春节。

淮南节度使李重进入京,拜贺圣寿。


皇帝在相国寺赐百官宴席。

使相安排得离二府很远。可即便如此,也无法阻止李淮南一双虎目黏在当朝枢密使身上。

赵普本人倒面无表情。天子时常拣些记忆里他爱吃的菜肴命人送去,赵枢密随意挟了几箸,也看不出什么偏好。四平八稳滴水不漏,像那封先前递往扬州的书信,措辞工整客套,翻检不到任何暗语或私情的迹象。

酒过三巡。赵匡胤有些脸热,起身走向李重进,隔断他俩之间的视线,举杯笑道:“李卿战勋卓著,淮南一隅恐不能施展手脚,不如我为卿另择一重镇……”

对...

【胤普】三梦记·一之二

前文:一之一


第一梦:冠盖满京华

第二节


“你方才说……他曾是李重进的入幕之宾?”

吕余庆不动声色,似未看见君王脚边茶盏的残骸,“然。臣本以为陛下先前如此……是要用旧主之事对赵枢密敲打一二。如今看来,陛下当时却是无心之言了。”

赵匡胤一时不知道自己是更想砍了李扬帅本人,还是更想砍了梦境外的陈抟。他深吸一口气,语调好歹平稳了些,“我一时失言……那依卿之见,此事当如何处置,才能……才能不教赵则平对我生出异心?”

刚领了枢密直学士的吕书记哂道:“臣以为陛下该问的是:此事当如何处置,才能防范他二人勾结作乱。”


“有何区别?”皇帝的反诘带上恼意。

吕枢直缓缓离座,袍袖一振,跪...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