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普】荷

迟到了一天的儿童节贺文。


我早上起来就觉得很不快活,偏偏君父相召,又不能不出门。好在我身量小,随从又笨,到底甩脱人群在教船池边喂了一会儿蚊子。

天很热,我裸露的胳膊和小腿上很快鼓起了许多包,抠起来既痛且爽。我乐在其中,陡然生出佛陀舍身饲魔般的殉道豪情。

这让我终于开心了点。


可惜好景不长,我很快就被找到了。

找到我的还是我最不喜欢的人。

赵普人还没走到我跟前,叹气的声音先到了,“四大王原来在此处……官家很是担心你。”

我忍不住也叹了口气,没有起身,只把脸向他扭了过去,“伯父。”


这种亲昵如对家人的称呼,是能讨皇帝——我的意思是我父亲——欢心的,不过我知道赵普并不喜欢...

【跟风】提问箱

Fo我的小仙女们有什么想问我的,在评论里问叭。

回答会直接编辑在这个帖里。

本帖长期有效(将来如果它变得太长惹,可能会开新的)。


PS:请不要问朕“作者还活着吗”这种失礼的问题,会被朕拉黑的,真的会。


(2018.5.31更新)

1.【大佬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宋初这段历史感兴趣的?】

大约在2008年左右,百家讲坛播出了一档节目,叫作《赵晓岚说李煜》。我看完之后,对李诗人和该段历史产生了兴趣。之后上网查相关的资料,发现了一篇神奇的同人,叫作《玉树【哔哔】花》,中心思想是老赵爱李诗人,老赵他弟爱李诗人,老赵的儿子赵德昭也爱李诗人。

今天看来其桥段当然很苏很烂很狗血,不过那篇文...

【闲扯】一份你可能想做的写手问卷

 感谢 @裁云嚼雪 邀请。

问卷原址:戳这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大概是疯狂玩梗叭。


【又过了三二日,冬已将残,天色回阳微暖。当日赵煦将次归来,那章喵惯了,自先向门前来叉那帘子。也是合当有事,却好一个人从帘子边走过。自古道:“没巧不成话。”这章喵正手里拿叉竿不牢,失手滑将倒去,不端不正,却好打在那人头巾上。那人立住了脚,正待要发作;回过脸来看时,是个生的妖娆的宰相,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直给鳖厮踢去了,变作笑吟吟的脸儿。这章喵情知不是,叉手轻轻地道个揖,说道:“惇七一时失手,学士休怪。”那人...

【硬广】我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

5月以来沉迷现充(bu)导致我Lof至今没有更新,非常惶恐,发个广告混更新(泥垢)。

这个号大概会用来放日常,也可能po读书笔记啦影评啦之类东西,开的目的是督促自己每天写点东西。

脆皮鸭文学那边是不会有的,因为我打算还是放撸否。

目前的计划是每天更新。


感兴趣的小伙伴,这里是入口↓


头像来自 @秋蝉梧桐 姑娘,感谢授权。

不方便扫码的小伙伴可以搜“凤凰池上春”或者“Windnore406”。

这个号的第一篇文章已经发惹,大噶可以点击历史信息查看。


PS:首页诸君愿意蓝手帮扩一下的话,那是极好的!

【瞎扯】王介甫三打韩稚圭

梗来自宋群妹子的集体智慧。


《变法记》

第二十七回:魏王三戏宋神庙 赵顼恨逐拗相公


  却说神宗君臣,次日天明,收拾前进。那透明子曾巩与介甫结为兄弟,两人情投意合,决不肯放,又安排管待,一连住了五六日。那官家自服了熙宁丹,真似脱胎换骨,神爽体健。他变法心重,那里肯淹留。无已,遂行。

  君臣别了上路,早见一座高山。赵顼道:“诸卿,前面有山险峻,恐牛不能前,大家须仔细仔细。”介甫道:“陛下放心,臣等自然理会。”好獾郎,他在司马牛前,横挥着扇,剖开山路,上了高崖,看不尽——

  其下平旷,有泉侧出,而记游者甚众,所谓前洞也。由山以上五六里,有穴窈然,入之甚寒,问其深,则...

【闲扯】释“普”字

提示:充满大量自由心证和CP滤镜的内容,简言之极苏,慎入。


普这个字,看起来平平无奇——或者说,就很普通。

然而在本义上,“普”字比起普通来,更接近普遍的意思。


《说文解字》:

【普,日无色也。】

南唐徐锴注曰【日无光则远近皆同】。

也就是说,“普”的本义是“日无色”,由此引申出“远近皆同”,即周遍的意思。而本义反不常用。


值得注意的是,古人很早就将“普”字与大地联系在一起。

【圣人之德,若天之高,若地之普。】——《墨子·尚贤中》

【天丽且弥,地普而深。】——《汉书·扬雄传下》

而以这样一个字为名的赵普,他的人生际遇也和象征着大地的坤...

【荆温】七兮

荆王子和温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婚后生活(不是)。

灵感来自宋群小伙伴的讨论,及朋友的名著拟人文:五色


(一)

苏轼一进门,便看着字说笑,叫道:“王四娘,你又吃手手了!”字说不答,自言自语说:“鸠字从九鸟,是什么意思呢?”便将手指头啃出了血。苏轼又故意的高声嚷道:“《诗》云‘尸鸠在桑,其子七兮’,你们兄妹七人,再加两个爹爹,恰是九个。”

字说欣然而听,一旁司马光捧着盘莲子出来给她嚼,防着她吃手,又睁大眼睛望着苏轼说:“四娘本来就呆,你莫要招惹她。仔细介甫知道,贬你去黄州呢。”苏轼更嬉皮笑脸,争辩道:“黄州不能算贬……黄州!……好猪肉的地方,能算贬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慢着火少着...

【闲扯】扒一扒你普的爵位

本篇别名《花式吹你普的另一种尝试》。


一点背景知识:

你宋爵位等级里具有普遍性的序列包括王、郡王、国公、公、侯、伯、子、男。其中后五等可以带“开国”二字,公、侯封地在郡,伯、子、男封地在县。王和郡王一般仅限宗室受封,大臣生前最高封到国公。

当然死后再往上追的也很少。

举几个栗子,赵光义开宝六年封晋王,高怀德死后追封渤海郡王,王安石元丰二年封荆国公,老赵哥俩的爹赵弘殷后周时爵至天水县男。

封地的选择一般跟受爵者的籍贯或郡望有关。比如上文提到的,高驸马对应渤海高氏,赵老爹对应天水赵氏。

对大臣来说,国公是(生前)能达到的极限。拿到国公之后要想继续“进爵”,就要通过改换封地(徙封)来...

【胤普】清平

给老赵的愚人节生贺,正日子可能忙所以提前写了。


宋乾兴元年,二月十六。

首相丁谓同次相冯拯在政事堂会食。因官家大渐,菜色很是素净,也不曾备酒。冯拯脸上就带出点憾色,丁谓看见,嗤声一笑,便叫人去取。

冯拯待要拦,丁谓掌心覆到他手背上,“此时不快活,过几日便真喝不得。就算以日易月,也要辜负许多光阴。”

冯拯给他冰了一下,不顾这话里对皇帝生死的轻慢,唯唯称是。丁谓也不撒手,笑吟吟转过脸来,话里含着几分吴侬腔调。

“平时不见道济这样馋杯中物。”


往日丁谓在故相寇准门下时,因那位不喜南人,他刻意学了一口道地官话。后来不再需要如此,却也成了习惯,只有极放松的时候才泄出点乡音来。

冯拯...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