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王介甫三打韩稚圭

梗来自宋群妹子的集体智慧。


《变法记》

第二十七回:魏王三戏宋神庙 赵顼恨逐拗相公


  却说神宗君臣,次日天明,收拾前进。那透明子曾巩与介甫结为兄弟,两人情投意合,决不肯放,又安排管待,一连住了五六日。那官家自服了熙宁丹,真似脱胎换骨,神爽体健。他变法心重,那里肯淹留。无已,遂行。

  君臣别了上路,早见一座高山。赵顼道:“诸卿,前面有山险峻,恐牛不能前,大家须仔细仔细。”介甫道:“陛下放心,臣等自然理会。”好獾郎,他在司马牛前,横挥着扇,剖开山路,上了高崖,看不尽——

  其下平旷,有泉侧出,而记游者甚众,所谓前洞也。由山以上五六里,有穴窈然,入之甚寒,问其深,则...

【闲扯】释“普”字

提示:充满大量自由心证和CP滤镜的内容,简言之极苏,慎入。


普这个字,看起来平平无奇——或者说,就很普通。

然而在本义上,“普”字比起普通来,更接近普遍的意思。


《说文解字》:

【普,日无色也。】

南唐徐锴注曰【日无光则远近皆同】。

也就是说,“普”的本义是“日无色”,由此引申出“远近皆同”,即周遍的意思。而本义反不常用。


值得注意的是,古人很早就将“普”字与大地联系在一起。

【圣人之德,若天之高,若地之普。】——《墨子·尚贤中》

【天丽且弥,地普而深。】——《汉书·扬雄传下》

而以这样一个字为名的赵普,他的人生际遇也和象征着大地的坤...

【荆温】七兮

荆王子和温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婚后生活(不是)。

灵感来自宋群小伙伴的讨论,及朋友的名著拟人文:五色


(一)

苏轼一进门,便看着字说笑,叫道:“王四娘,你又吃手手了!”字说不答,自言自语说:“鸠字从九鸟,是什么意思呢?”便将手指头啃出了血。苏轼又故意的高声嚷道:“《诗》云‘尸鸠在桑,其子七兮’,你们兄妹七人,再加两个爹爹,恰是九个。”

字说欣然而听,一旁司马光捧着盘莲子出来给她嚼,防着她吃手,又睁大眼睛望着苏轼说:“四娘本来就呆,你莫要招惹她。仔细介甫知道,贬你去黄州呢。”苏轼更嬉皮笑脸,争辩道:“黄州不能算贬……黄州!……好猪肉的地方,能算贬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慢着火少着...

【闲扯】扒一扒你普的爵位

本篇别名《花式吹你普的另一种尝试》。


一点背景知识:

你宋爵位等级里具有普遍性的序列包括王、郡王、国公、公、侯、伯、子、男。其中后五等可以带“开国”二字,公、侯封地在郡,伯、子、男封地在县。王和郡王一般仅限宗室受封,大臣生前最高封到国公。

当然死后再往上追的也很少。

举几个栗子,赵光义开宝六年封晋王,高怀德死后追封渤海郡王,王安石元丰二年封荆国公,老赵哥俩的爹赵弘殷后周时爵至天水县男。

封地的选择一般跟受爵者的籍贯或郡望有关。比如上文提到的,高驸马对应渤海高氏,赵老爹对应天水赵氏。

对大臣来说,国公是(生前)能达到的极限。拿到国公之后要想继续“进爵”,就要通过改换封地(徙封)来...

【胤普】清平

给老赵的愚人节生贺,正日子可能忙所以提前写了。


宋乾兴元年,二月十六。

首相丁谓同次相冯拯在政事堂会食。因官家大渐,菜色很是素净,也不曾备酒。冯拯脸上就带出点憾色,丁谓看见,嗤声一笑,便叫人去取。

冯拯待要拦,丁谓掌心覆到他手背上,“此时不快活,过几日便真喝不得。就算以日易月,也要辜负许多光阴。”

冯拯给他冰了一下,不顾这话里对皇帝生死的轻慢,唯唯称是。丁谓也不撒手,笑吟吟转过脸来,话里含着几分吴侬腔调。

“平时不见道济这样馋杯中物。”


往日丁谓在故相寇准门下时,因那位不喜南人,他刻意学了一口道地官话。后来不再需要如此,却也成了习惯,只有极放松的时候才泄出点乡音来。

冯拯...

【胤普义】难酬

宋群妹纸点的梗:尬事后诗+慈父(xiong)严母(sao)。

可能写得不太贴切,总之祝阅读愉快。


我在赵则平体内泄了第三次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开口。

“官家……还不够?”

嗓音沙哑,明明很冷淡,却正挠到我心上。我撩开他汗湿的额发,爱怜地亲亲他眼角——很干燥,没有落泪的迹象。而后我起身去端水喂他,待他喝了几口,才想起要答话。

“但得鸳鸯枕臂眠,也任时光都一瞬。”

怎会够呢。

没有什么比这时候念两句诗更好了,言简意赅,胜过无数笨嘴拙舌。我少时读书就总想到他身上去,最走火入魔时,恨不得从字缝里抠出他一颦一笑来。

却直至今日才有机会把胸中绵绵情意吐出。


则平扯了扯嘴角,“官家...

【瞎扯】同天节群臣开夜宴

一个胡说八道的红楼Paro,梗来自宋群姑娘的集体智慧。

基友的同题材作品:问忠良神荆温版红楼梦


神庙因说:“咱们也该行个令才好。”禹玉道:“斯文些才好,别大呼小叫,叫人听见。二则臣等才疏学浅,可不要那些文的。”持正笑道:“拿骰子咱们选官罢。”神庙道:“没趣,不好。咱们占花木名儿好。”吉甫笑道:“正是,早已想弄这个玩意儿。”禹玉道:“这个玩意虽好,人少了没趣。”子容笑道:“依臣说,咱们竟悄悄的把司马相公、王相公、苏学士请了来,玩一会子,到二更天再睡不迟。”禹玉道:“又开门合户的闹,倘或遇见太后来问?”神庙道:“怕什么!咱们章相公也吃酒,再请他一声才好。还有小范相公。”众人都道:“小范相...

2017年总结

大家好,一个月不见了我来例行公事下。

为了不让2017年12月一篇lo都没发逼死我这个强迫症所以打死也要在十二点之前写出来。


这个月过得挺丧的,或者说丧的时间不止这个月但最近尤其严重一点。

三次元的情况不细说了,总之我放弃了考博(主要是因为对学术产生了由衷的倦怠,其他困难是可以克服的,这个不能),即将面临失学乃至失业儿童的境地。然而我无所畏惧(大雾)还在每天醉生梦死打手游×


我就先拉个账单作为这篇丧丧的东西的开场吧。

2017年大北邙的主要花销是:

(一)给辣鸡手游氪金 14696元

(二)买大部头放在书架上当摆设 2239.93元

(三)刷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胤普】避芳尘

花吐症梗。

度娘百科的解释:【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周显德六年,七月。

殿前都点检赵匡胤正是意气风发时,只有一事令这位年轻的禁军统帅烦恼:

自家谋主归德军掌书记赵普生了怪病。

初时只是咳嗽,吃了药也不见好,反倒愈发沉重。后来竟咳出了花瓣,却是将军儿时见过一次的千叶绯,恍如心头血染就的深红。

赵书记身体也随着症状加重不断破败下去。他的节帅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几番寻访名医,都道此等异事闻所未闻。


后来还是与赵普有师生之谊的宰相范质开口,提及翰林学士承旨陶...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