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词】赵普·飞光

推歌时间:

伴奏:戳这

填词参考:庭有兰


=正文分割线=


曲:《旧时堂前燕》


时乱年荒苦夜长

独行风露沾衣裳

捧卷回望 强汉盛唐

未能够 逢圣主 忘兴亡


后来际会在滁阳

倾盖对君如返乡

闻说立志复旧疆

笑言道 誓相随 逐飞光


天下、社稷、家国 并肩扛

岂知高处寒凉

十载独相 调鼎坐庙堂

欲留青史姓字香


毁谤、非议、垢辱 一肩扛

始觉世态炎凉

今朝罢相 解印去庙堂

欲诵离忧 宁肯效颦 荀令留香


崇政殿中日月长

分袂曾...

【赵普中心】江山夜雪·一之三

本文目录:戳这


卷一:忠勤王事展宏谟

第三章:旧友


汉天福十三年,正月初七。


“也就是说,李中令无论如何都不愿助我们节帅一臂之力了?”

晋昌军掌书记宋琪沉声说道,两条粗黑眉间拧出个川字。

“哎呀,这哪是某不愿。”新领了中书令的河中节度使李守贞应得甚是疏懒,“赵小太尉本来就是归正人,他若肯夹着尾巴过活,朝廷说不准还能优容……可他偏偏要去跟蜀人勾结……他自作孽嘛,旁人便有神仙手段,也救不得咯!”

宋书记自己昔年在辽国应科举,亦属“归正人”之列,对这样的话本就敏感些——何况李河中用词还恁地难听,他不由当场便变了脸色。


宋琪差点就指着李守贞的鼻子,痛骂出声:

“当初你...

【义普】橘生·四

前文:    


翌日朝会,秦王赵廷美乞班赵普之下。

皇帝欣然允诺,当年直到赵则平罢相以后,他才获得了朝班在宰相之上的特权——既然自己都未曾得过的待遇,自然也不希望旁人拥有。幼弟能想明白,那再好不过。

“四哥往日看着不经事,如今倒是稳重多了。”回到宫里,赵光义边剥手中的绿橘边感叹道。

赵相公懒洋洋地枕在他膝上,掀了掀眉毛,“秦王身边有高人。听说当初主动请求随官家出征,便是开封府判官吕易直出的主意……啊,现下是前开封府判官。”


官家手上动作一顿。

“去年因私贩竹木被牵连贬到商州去的那个?吕余庆的弟弟……”他低头辨认身边人的眼色,“既...

【瞎扯】这是一个假的表情包

跟风摸鱼,原梗来自微博。

以前画的八大家摔倒梗:戳这


P1至P8唐宋八大家正片,P9彩蛋。


以上,观赏愉快w

【瞎扯】狮子奇缘

2017第一份产出献给PS!


一个胡说八道的星座梗,给那些狮子座的男人。

P1琦祯,P2韩富,P3范欧,P4欧王,P5义准,P6寇王,P7(小)苏黄,P8黄晏,P9胤普彩(si)蛋(huo)。




祝大家新年快乐!

【填词】胤普·瓦全

推歌时间:

原曲:周慧敏《最爱

伴奏:戳这

填词参考:《致陛下书


=正文分割线=


曲:周慧敏《最爱》


庙堂轩冕诸公  人皆怀瑜且握瑾

惟臣鄙吝平居如含瓦石在唇


官家执诗书道君子其温

怨我为何胸中霜雪未回春

引法度以理论  借规矩以脱困

字斟句酌宣讲家国之分

他得寸进尺充耳不闻

索去忠诚又惦记此生私心

若情浓若意真  令神往令智昏

投入网罗求饮鸩


君性如烈火  烧炼出真金 

臣非金玉姿  徒以败絮存

原上荒草焚殆尽  ...

2016年总结

往年我都是拖到第二年才发的,但看到首页纷纷刷,不耐寂寞(……)反正这个月大约摸也不会开新坑了。

咸鱼.jpg


惯例先说三次元。

最大的成就是以6.5分通过雅思考试,满足了考本校博的英语资格。明年的第一要务为继续准备博士生考试。

为此要继续修学分、复习专业课以及搞出可以见人的论文。

当年怎么就没一念之差去了隔壁只要想上硕就能上硕想读博就能读博的历史系呢。

啊,虽然目前为止对自己是否适合搞学术充满了怀疑,但至少还没有改弦更张的念头。


寒假的时候去了海南岛,现在想想只记得椰子汁了(不)

其实自由活动(我家素来跟团)的时候有想过去水南村看卢多多的,然太远太偏僻,没有说服太后所以...

【瞎扯】天下第一的宰相先生

纸上A/V/G,也可以视为某种意义的心理测试。

涉及北宋十六位历史(zai)人物(xiang)。

运用了简单粗暴的二分法逻辑,结果自然很不科学。仅为博小伙伴们一笑而作,不过史实BUG依然欢迎指出。


=正文分割线=


您是道君皇帝赵佶的私生子,从小养在民间所以靖康时逃过一劫。由于您的九哥赵构在跟金兀术玩“来啊来追我啊你要追上我我就让你嘿嘿嘿”时不慎吃海带噎死,群臣已经决定了,让您来做这个官家。

您当时就念了两句诗,苟……苟无济代心,独善亦何益。您忧国忧民的情怀上感动天,于是您召唤出了一缕神(gui)奇(yi)的残魂。

它自称生前是本朝的大臣官至宰相,如果您能帮助它温养神念恢复前...

【义普】橘生·二

前文:  


晋王妃合眼没几日,皇帝就给他三弟又说了一门亲事,是赵匡胤昔日幕僚李处耘的次女。

皇弟念及自己能从武将那边得到的助力,到底没有开口拒绝,只是担心李平君会闹起来。不过给他生育了两个儿子的妇人表现依然温婉,不曾对交臂失之的王妃之位提出要求。

松了口气的赵光义也就自然忽略了她黯淡无光的眼神。


来年二月,新领庄宅副使的李继隆登门拜访。

这位“大舅子”本就比他小上十岁余,面对一国储君更是不敢摆出兄长姿态。晋王着意笼络,新贵小心奉承,倒也说得上是宾主尽欢。

直到赵光义无意之中提起当年李处耘被贬的事。

“官家同河南郡王是结拜兄弟,因此处置时难免有些偏颇,...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