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一口义普狗粮,兼驳李煜生日七夕说

故事的开始让我们复(yu)习下《宋史·赵普传》里的这两段话:

淳化三年春,以老衰久病,令留守通判刘昌言奉表求致政,中使驰传抚问,凡三上表乞骸骨。拜太师,封魏国公,给宰相奉料,令养疾,俟损日赴阙,仍遣其弟宗正少卿安易赍诏书赐之。又特遣使赐普诏曰:"卿顷属微瑑,恳求致政,朕以居守之重,虑烦耆耋,维师之命,用表尊贤。伫闻有瘳,与朕相见。今赐羊酒如别录,卿宜爱精神,近医药,强饮食,以副朕眷遇之意。"七月卒,年七十一。

卒之先一岁,普生日,上遣其子承宗赍器币、鞍马就赐之。承宗复命,未几卒。次岁,普已罢中书令。故事,无生辰之赐,特遣普侄婿左正言、直昭文馆张秉赐之礼物...

【闲扯】“胡适与北大”展览REPO


先来张展图。

友情提示:以下只有八卦,没有学术。拍照技巧极烂。


TA说得好有道理,然而我只想笑の解说PPT系列之一:


结交了“一班浪漫的朋友”,并被关进巡捕房233333

之二:


胡适受苹果分类实习课失败的刺激,弃农学文。

造句练习:鲁迅受血管解剖绘画课失败的刺激,弃医学文(泥奏凯)。

之三:


胡适在康大的奖学金被停止,于是考虑转学哥伦比亚大学。

It sounds so real LOL

之四:


胡适忍不住再谈政治哈哈。

最后来一张不好笑比较心酸的:


不,老实说我其实也笑了……但确实心酸。



1921年2月3日,胡适在所藏清刻本《绣像汉宋奇书二种》之《忠义水...

【胤普】三梦记·一之二

前文:一之一


赵普开了个头,几位宰相也未再坚持,匆匆跟新皇叙过君臣之分。随后吕余庆上前半步,提声说道:“赵枢密既已归顺,便应襄助我等,共办登基大典。”

“那是当然。”枢密使答得平淡,“就请范相往天清寺迎接官……幼主与太后,王相往翰林学士院准备禅让诏书、讨论相应礼节,魏相以易代之事晓谕群臣,某自去韩太尉处保几位天眷平安——陛下以为如何?”

“卿思虑周详,正应如此。”若非他目中冷意做不了假,赵匡胤几乎要怀疑则平跟归德军这边早有勾连,“仲询,你带些人手,随身保护赵枢密。”

时任客省使的潘美朝他施了礼,跟紫衣男子去了,行止间已可窥见来日一代良将的风范。


心上人...

【胤普】三梦记·一之一

BGM:Stranger under my skin


第一梦·冠盖满京华


赵匡胤西巡洛阳的第一晚,他做了一个长梦。


梦里是四面而起喧嚣的叫呼声,他揉着惺忪睡眼,望见诸将气势汹汹掀帘而入的架势,心里明白过来:这是在陈桥驿了。

本能地在那群人中搜索自家谋臣的身影,却没有找见。他想是否因为昨晚醉得太过厉害,正要定神再寻,“诸将无主,愿策太尉为天子”的喊叫已将整个营帐淹没了。

还未及应答,便有人接过话来:“太尉忠赤,岂肯做这等无君无父的事情?尔辈难道不知‘军中偶语者族’,还是快快散去罢,免得祸及家……”看似劝解实则挑拨的口吻,赵匡...

【闲扯】说“英雌”

知乎问答存档。

原题地址:戳这


其实有管女英雄叫“英雌”的历史时期啦。

最早应该是1903年《湖北学生界》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
【世世儒者,赞颂历史人物,曰“大丈夫”而不曰“大女子”,曰“英雄”而不曰“英雌”,鼠目寸光,成败论人,实我历史之污点也。此谊斯篇特其概说,不知我二万万之同胞,亦有闻吾言而兴者否?】
——楚北英雌《支那女权愤言》
此后也有一些呼应,比如:
【夫竖尽古今,横尽中外,能为磊落轩天地之大事业者,曰“英雄”。英雄当无不属于男子。虽然,岂其然哉!岂其然哉!吾乃拜手稽首,而赠一徽号于徐女士,曰“英雌”。吾更欲求全国热心国事之女同胞之志节、之行谊,而作《英雌记》。】
——《...

【瞎扯】仙剑年代考·一

灵感来自基友 @薤露北辰 的帖:戳这


研究对象:《仙剑奇侠传》98柔情版(以下简称“仙一”)游戏本体(意即不考虑电视剧、小说等其他周边的冲突设定,亦不考虑仙剑系列其他游戏的冲突设定)。

研究目的:对“仙一背景是唐代”和“仙一背景是北宋”两种常见说法进行辨析,并得出(相对)明确的结论。

Q&A:

Q:为什么要对一个架空游戏的时代背景进行考证?这难道不是闲的?

A:就是闲的。昼短苦夜长,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Q:题目是《仙剑年代考·一》,那么会有《年代考·二》、《年代考·三》之类的续作吗?

A:理...

【胤普】行囊

BGM:姻缘


【2016年山东高考作文题】(2015年的戳这


宋开宝六年,八月半。

相府的玩月宴已散,和峥安置了一双儿女睡下,只待自家郎君回来。左等右等,手中一卷《搜神记》翻到尽头,才听见门首有些动静。她忙站起身迎上去,没走几步便交了三更。

赵普脚步虚浮,神色看着倒还清醒,携住妻子的手笑笑:“是官家兴高,散得晚了些,累夫人久候。”

和夫人只觉攥着块冰,勉强咽下喉口叹息去搀他。

“跟我还客气什么……回来就好。”


行到内室,早有女使捧上解酒的蔗浆。

赵相公便顺势坐下,一勺勺舀来吃——和峥站在旁边,替他解冠,执起篦子通头。男人当初乌黑...

【义普】无题·锦瑟无端五十弦

“满架诗书满炷香,琴棋为乐是寻常。”赵光义语声含笑,带一分莫名的歆羡,“卿致仕后岁月愈发悠闲了。”

李昉恭恭敬敬地接过皇帝亲取给他的酒果,看着这个少自己十四春的人头发已近乎全白,不觉有些难过。

平素锦心绣口此际突然变作笨嘴拙舌,他还未来得及想出安慰的话,便听君王已经换了话题:


“往日倒不知李卿对琴道亦有所得——昔日舜帝作五弦琴以歌《南风》,后王复加文、武二弦。朕想九乃数之极,莫若再增二弦,足成阳九之数。明远以为如何?”

李明远心道,五弦之歌今日尚有流传,七弦于奏乐之需早已足够,若再添上两弦何异画蛇添足,简直胡闹。

“……官家推原古圣人之旨,以雅正之音治民,诚为天下之福...

【胤普】月出

宋建隆元年七月,师次河阳。


李筠之乱已然平息,相比出兵时昼夜兼程的急迫,得胜归来的宋军此刻从容了许多。随驾参赞的枢密直学士赵普亦偷得半日闲,窝在营帐里歇午。

这一觉睡得极沉,他再睁眼时恍如隔世——榻边不知何时坐了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手中捧着卷兵书,晚霞铠甲般熔铸在他肩上。

“醒了?赶紧起来吃饭吧。”男人对上他有些迷茫的眼神,扬眉笑道,“这几日你瘦了许多,得好好补一补。”

说着,又俯下身捏了捏他脸颊。

 

刹时间霞光之铠皆流作三千弱水。

“……官家?”赵普犹犹豫豫地唤了声,对方掌心的热度太过灼人,教他神思恍惚。

“哎,这里只有你我,称呼不要这么生分。”皇帝语声亲昵,...

【胤普】白驹

BGM:一起走过的日子


开宝九年春,上巡西京洛阳。


河阳节度使赵普在行宫前下了马,将缰绳交给一旁的小宦官——“雪泡”似是舍不得主人离开,“恢恢”叫着去舔他的手——紫袍男子拍了拍爱驹脑袋,从腰间佩囊摸出块饴糖去喂它。

这一耽搁,候在门口的内侍行首已经快步迎了上来,笑得有些夸张,“相公可算到了,官家这两日一直惦记着呢。”

“某亦盼望早些觐见天颜,”赵普答得中规中矩,“听闻都知在平江南之役中颇有战功,还未及恭贺……”

“哎,哎,此胜上仗官家庙算,下赖将士用心,咱家不过尽力办差而已,岂敢居功。”王继恩应得谦虚,笑容却真诚了许多。


两人边叙旧边...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