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谁是君子·三

前文:    


配图1:



配图2:


(TBC)

【瞎扯】谁是君子·二

前文:    


赵普话音刚落,卢多逊已拍案而起。

“我反……”

“越位发言,警告一次,本局禁止投票。”橙光球懒洋洋地说。

卢多逊忿忿不平地坐下。


第一个发言的是紧挨着赵普的张齐贤。

“刚开始缺乏信息,所以就看交情。中令要带上我和圣功,一个是我恩师,一个是我挚友。我没有不支持的道理。过。”

吕蒙正道:“我支持,理由和师亮同样。”

李沆道:“我反对,就以往经验来看,韩王若是小……反派阵营,我们会被他玩得很惨。所以对他提出的人选,还是多打个心眼比较好。”

王旦道:“十个人六个君子,韩王是反派的概率只有四成,他给出的人选不可靠,太初你...

【瞎扯】谁是君子·一

本文中的游戏改编自桌游《阿瓦隆》(又称《抵抗组织2》或《圆桌骑士》)。原版规则请自行度娘,安利一个网杀地址:戳这

光球梗借自 @一颗柠檬多少坑  姑娘的文《[hp]死亡游戏》。

欢迎竞猜。


应基友 @朝闻夕露 建议,开头列出十位玩家字号对照表:

赵普,字则平

张齐贤,字师亮

吕蒙正,字圣功

李沆,字太初

王旦,字子明

寇准,字平仲

丁谓,字谓之

卢多逊,字子让(私设)

李昉,字明远

宋琪,字俶宝


第一章


天圣元年闰九月,雷州司户参军寇准卒。


寇司户再...

【闲扯】为什么说王夫之的史论无操守可言

气不顺,拿船山开刀,请姑妄听之。

欢迎且只欢迎有理有据的反驳。


先上定义。

有操守的史论和无操守的史论区别在哪里?

假设历史事实(此处“历史事实”指基于大多数传世史籍的记载、没有足够可靠的证据与之相悖的相对“史实”)是:

A做了X。

有操守的史论结构是这样的↓

A做了X,X是好的,理由一二三,所以A是好的。

A做了X,X是坏的,理由四五六,所以A是坏的。

注意:X本身的好坏无关紧要,理由一二三四五六是否站得住脚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上述两条承认“A做了X”,且拥有“A和A做的事情(X)性质一致”的逻辑自洽性。

而无操守的史论结构,初级版本是这样的↓

A做了X,X是...

【闲扯】一个隐秘而不伟大的义普梗

副标题:北宋国子监官板刻经衔名告诉了我们什么。

前两天上专业课时偶然发现的。


故事要从你宋开国以后在五代基础上(荣耀属于冯·不可说·道先生)继续校经、刻经的工作说起。这一工作主要承担的部门是国子监,当然馆阁也是做了许多贡献的。

时隔一千多年,当时的刻本基本不存了,但南宋和元代在北宋留下的雕版基础上修补后重新刷印的本子(即“递修本”)有些还存世,可以借此窥见北宋刻本的基本面貌。

在这些递修本中我们除了经书文本(包括经、注、疏etc.)外,还可以看到“校勘衔名”和“经进衔名”两样东西。

简言之,“校勘衔名”就是具体负责校勘工作的人员的官衔和署名...

【瞎扯】还你当年刘步蟾

副标题:上海沪剧院《邓世昌》REPO。

(附央视观看地址:上集  下集

提示:本文所有评(tu)论(cao)仅针对剧中人物与情节,不对真实历史负责。在下近代史知识非常缺乏,如果有精通这方面的小伙伴发现原剧或我自己犯了什么常识类错误,请不吝指教。


从整体上说,私以为此剧水平最高的地方是特效2333

舞台对各种效果(比如致远号向观众开炮)表现溜得飞起,当然也可能是我新编戏看得少才觉出稀罕——但总之,如果觉得这剧值得看的话建议还是买票去现场,可以享受完整版的视听体验(喂)。

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刘步蟾/邓世昌的邪教CP,觉得这是在厚诬先贤的小伙伴可...

【闲扯】如何练习给古文标点

知乎回答存档。

原题地址:戳这


首先,句读不等于标点。

根据题主的问题描述,我觉得其实可以将这个问题置换成“如何练习给(竖排繁体形式的)古文标点”的问题。

由于不知道题主的本科院校中文系实力、题主自身的古文水平以及题主能把给出的这段例证材料标点到什么程度,答主下面给出的这些建议或有大而无当之嫌,请您姑妄听之。


首先放一个我自己给这段材料标点的结果:

【先王之不能废羽声而成八音也,犹饔人不能舍醯醢盐梅而济五味也。《五子之歌》必录于《夏书》,《黍离》之咏不删于王国,皆此物此志也。今诸君子之言具在,音节虽殊,皆与唐人相上下:淡以永者,昭文之鼓琴也;熛以扬者...

【胤普】三梦记·一之五

前文:一之一  一之二  一之三  一之四


赵匡胤拒绝回忆他是怎么在自家相公灼灼目光中灰溜溜地爬下树的。

——其实直接开窗跳进去就行,但犹豫几番,皇帝想到房中已非待他幽会的亲密爱人,毕竟不敢造次。

于是只有自我安慰说,求爱乃水磨工夫,熬的时间久了,心肠再硬也会软化……何况他情知则平温柔起来是什么模样呢。

进到屋内,赵普起身请天子就座,一时相对无言。不久王继英推门而入,被凭空出现的这条大汉唬得险些跳起来。

“先、先生……这位郎君是……”

“你不是前些日刚读了前蜀杜圣宾的书嘛,”他先生面不改色地瞎扯,“看贵客形...

【胤普】三梦记·一之四

前文:一之一  一之二  一之三


赵李二人后来回府又说些什么,皇帝不得而知。然身为后周皇亲的李重进不久便离京往青州赴任,一路全无异动,似真听进了枢密使的劝告。

圣节过去转眼又是月余光景,赵匡胤有了上次的经验,再加上听得昭义军节度使李筠仍旧与淮南那边相约造反,早派人密切注意他的动静。待李潞帅招兵买马的消息如期而至,他一面松了口气,一面又添几分忐忑。

帝王之尊不容挑衅,莫说是李筠,便是李重进本人真要造反也当以雷霆之势诛之——话虽如此,可天子不得不担忧此事会让自己同心上人再生隔阂。

虽然以李昭义连世宗柴荣都不放进眼里的跋扈来看,赵普跟此...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