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一个胤普安(quan)利(tui)帖

今天刷TAG看到 @我今天不吃药♬ 姑娘说想入胤普坑。

尽管这个ID令我惶恐(闭嘴),不过我想自己虽不是什么大佬,但当年也是被某论坛挂过的一个极品菊苣(喂)。所以恬不知耻地来劝退,啊不,安利来了。

反正我也不想更文反正我好像还没写过类似的东西嘛。


【普少习吏事,寡学术,及为相,太祖常劝以读书。晚年手不释卷,每归私第,阖户启箧取书,读之竟日。及次日临政,处决如流。既薨,家人发箧视之,则《论语》二十篇也。

普性深沉有岸谷,虽多忌克,而能以天下事为己任。宋初,在相位者多龌龊循默,普刚毅果断,未有其比。尝奏荐某人为某官,太祖不用。普明日复奏其人,亦不用。明日,普又以其人奏,太祖怒,碎裂奏牍掷地,普颜色不变,跪而拾之以归。他日补缀旧纸,复奏如初。太祖乃悟,卒用其人。】

这是苏教版初一语文课本的一篇课文,原始出处《宋史》赵普本传。


我没学过这篇,不过我想大众萌点应该是第二段的撕折子(我黑过很多次的“赵官家素手裂白裳,普皇后挑灯夜补衣”……)。

小众萌点则是譬如待我手不释卷,劝我读书的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单就第二段而言,萌在何处呢?

我觉得其一是你普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的执拗;其二是老赵最终从了他的结果。

认为是对的就坚持到底,然后用这种坚持打动了一个在乎他的人——以柔克刚,滴水穿石。

我个人觉得另一个同类型事例更萌:

【又有群臣当迁官,太祖素恶其人,不与。普坚以为请,太祖怒曰:"朕固不为迁官。卿若之何?"普曰:"刑以惩恶,赏以酬功,古今通道也。且刑赏天下之刑赏,非陛下之刑赏,岂得以喜怒专之。"太祖怒甚,起,普亦随之。太祖入宫,普立于宫门,久之不去,竟得俞允。】(宋史·赵普传)

撕折子还是比较公事公办,站宫门就显得亲近些——显得更像,老赵不仅是因为他说的是对的,还是因为心疼他,才按照他说的去做的。

(划掉)当然啦,这种亲近可以成为糖,以后自然也就可以成为刀。(划掉)


上面是许多(虽然也不超过一只手吧……)人跟我说过的,萌这个CP的起点(当然,并不是本奇葩的)。下面,让我对这个CP从头说起吧。

赵普出生在后梁龙德二年(922年),属马;赵匡胤比他小五岁,属猪。

赵普出生在幽州蓟县(今属北京),赵匡胤出生在洛阳,他们早年应该没见过面。

虽然宋人笔记里有些浪漫(不是)的说法,譬如老赵带着老婆孩子,啊呸,你普和他弟在长安压马路(然后遇到了老神棍陈抟);譬如你普当过老赵家的教书先生。但这些都不足为据。

他们有史可据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后周显德三年(956)。

那年赵匡胤三十,是风头正劲的一名禁军中层将领;赵普三十五,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前·藩镇幕僚。

赵普的老上司刘词去世前将他推荐给了朝廷,后周宰相范质又将他指派为赵匡胤的手下。我的一个朋友曾经有过比喻,范先生给老赵送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金矿。


刚刚带着军队打下滁州城(此地原本属于敌国南唐)的赵匡胤,跟朝廷派给他的滁州军事判官见面了。

第一面赵匡胤就很喜欢他,按照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的说法,“悦之”。也许是因为赵普长得符合他的审美吧(泥垢)……

我一向觉得“悦”这个字很妙,女为悦己者容嘛,悦就是喜欢。

刚见面就喜欢。

而赵普应该也很喜欢赵匡胤吧,年轻有活力像个小太阳一样的人,打仗厉害,而且还喜欢自己。投桃报李嘛。

然后在赵匡胤打算处死他在滁州城里抓的一百来个盗贼的时候,赵普跟他说恐怕其中有冤情,并主动请缨去审讯。审完发现其中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不该处死刑。

于是赵匡胤就更看重赵普了(司马光:益奇之),因为他发现赵普不仅有美貌,还有智慧(我越来越百家讲坛腔了,你们原谅我),而且还善良——救了这么多人命啊。

赵普也对赵匡胤感觉更加好,因为他不仅知错能改,而且不是个草菅人命的人——而在那个时代,很多和赵匡胤身份一样的人,是很轻贱人命的。


值得关注的是,司马光在这一段↓

【初,永兴节度使刘词遗表荐其幕僚蓟人赵普有才可用。会滁州平,范质荐普为滁州军事判官,太祖皇帝与语,悦之。时获盗百馀人,皆应死,普请先讯鞫然后决,所活什七八。太祖皇帝益奇之。】

之后紧接着来了一段↓

【太祖皇帝威名日盛,每临陈,必以繁缨饰马,铠仗鲜明。或曰:“如此,为敌所识。”太祖皇帝曰:“吾固欲其识之耳!”】

一向【质任自然】(《宋史·太祖本纪》)的赵匡胤先生为什么突然像个开屏孔雀一样骚包臭美,这我就不知道了——当然要我这个恋爱脑说,那肯定是爱情的力量,直男(雾)也有为悦己者容的权利对不对。

(划掉)何况我们一出生就三日飘香的燕赵佳人赵香印呢。(划掉)


我们看到赵普和赵匡胤一开始就很来电,但是如果到此为止,他们的关系也不过就是相互有点喜欢而已。

然后有件事发生了——这件事对赵匡胤个人来说是不幸,对他和赵普的感情来说,却非常重要。

赵匡胤的父亲赵弘殷和他儿子一样参加了这次后周对南唐的战争(但在不同的部队),因为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不得不中途退出。在撤退的路上他听说赵匡胤打下了滁州城,就到这里来投奔自己的儿子。

不巧的是,赵老爷子到的时间是半夜,而按照规定半夜是不能开城门的。

尽管赵匡胤非常想让父亲进城休息,但他还是选择了履行作为守将的职责——或者说的尖锐一点,选择了自己的前途。

直到天亮他才开门让父亲进来,赵弘殷进城不久就病倒了。

赵匡胤还没愧疚完,就接到了朝廷调令,让他到别的地方去打仗。军令当然不可违,可是他重病的父亲由谁来照顾呢?

这个时候赵普站了出来,他说,我来替你照顾你父亲吧。


插一句,有人觉得这是赵普的黑点。看啊,这个人得到皇帝信任的方式不是靠自己的人品才干,而仅仅是抓住机会刷了一笔感情分而已——换谁都可以啊。

换谁都可以么?

赵普既不是穿越者,也没有随身绑定的奇怪系统提醒他(类似“照料对方的父亲,好感度加十”云云),他不可能知道对方是未来的皇帝而预先讨好——当然,要说他完全没有刷赵匡胤好感的因素,那就矫情了。

可这有什么值得黑的。

是帮助上司从而让自己获得更好的发展前途不对,还是帮助自己的朋友(或者不止是朋友)度过难关不对?

而且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照顾病人照顾得好,很多亲生儿女都做不到。赵普照顾之前跟他是陌生人的赵弘殷,不仅无微不至体贴周到,还一点没让赵家父子觉得他不是真心(当然,我也觉得他是真心哒)。

非要说这是谁都能做到的事,我不敢苟同。


扯回来。赵匡胤当时也许并不放心让赵普来,但他可能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了。于是他把父亲交给赵普,匆匆踏上了征途。

而赵普没有让赵匡胤失望。

【宣祖卧疾滁州,普朝夕奉药饵,宣祖由是待以宗分。】(《宋史·赵普传》)

他每天从早到晚陪在赵弘殷的身边,像对自己的父亲一样照顾他。后来形势变化,后周放弃了滁州城,赵普又护送赵弘殷回乡。

尽管赵老爷子不久就去世了(我个人喜欢你普扶灵的设定,因为带感),但从此赵家再没有把他当成外人。

(划掉)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外人永远是外人。(划掉)

【待以宗分】,说的是两家认为同宗——赵普和赵匡胤虽然都姓赵,但并非同支。而从此以后,赵匡胤就将赵普视为自己的“族兄”了。

如果说赵匡胤对赵普存在类似“爱”的感情,我想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而赵普呢?我想他对赵匡胤的感情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毕竟你为一个人付出的越多,你越难舍弃TA。

矫情点说这叫爱是奉献,刻薄点说这叫沉没成本高。


我们可以看到,赵普和赵匡胤遇合的这个故事,是比较不同寻常的。

君臣知遇的典型模式,如愿者上钩,如三顾茅庐,都是我怀才不遇隐居深山,但我心爱的君主不知怎么听说了我的名声(……),然后驾着彩云三礼六聘邀请我,先生不出如苍生何——我们纵论天下大事,从诗歌辞赋谈到人生哲学,从此一起升官发财,啊呸,替天行道走上人生巅峰。

这是传统文人乐于想象而反复描述的一个母题。

而不是我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子,但我们俩都不知道这点。我就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给他爹喂水喂饭端屎端尿什么的。

然后他跟我说,从今以后,有我一口吃的,我就分你一半。


讲道理,这种梗连霸道总裁小白花文都不会用的。要对得起观众,生病的那个起码得是赵匡胤本人,而不能是他爹。

这种梗适合拍成电视连续剧,取个类似《嫁到大山里的男人》(你够了)一类的名字,目标受众以我姥姥为代表的年龄和社会群体。

特土,特村。

很平淡,也说不上多么美,带着宛如没发家的赵匡胤本人气质般浓浓的泥腿子味儿——就像他流浪的时候饿得受不了到路边菜地里生啃白菜(一说莴苣)那种感觉。


可是啊,可是啊,即使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赵匡胤也没沦落到为非作歹落草为寇的地步——他可以用这种方式让自己过上吃酒喝肉的好日子,但他没有。

就像他俩的感情一样,沉甸甸的分量落在彼此生命里,算不上好看,但很真实。

创业伙伴,革命情侣。

类比一下说,糟糠之妻是指妻子宛如糟糠般低贱吗?不是,糟糠之妻指的是在你最苦的时候,依然陪着你吃糟咽糠不离不弃的人,它从来不是个贬义词。


那年二月草长莺飞,赵匡胤和赵普相遇。

那年十月雨雪霏霏,赵匡胤因军功被封为节度使(他还只有三十岁!)。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皇帝将本来已经调往别处的赵普要了过来。

从此十七年风雨同舟,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他们生命里最光辉、最灿烂、最快活的时光。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自古创业之君,身边总是有很多辅佐他的人才,如汉三杰、唐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等等。

赵匡胤跟别人不太一样的地方是,他几乎可以说只有赵普一个人。

不是说他没有其他的谋士或者大臣,而是说有存在感的,只有赵普一个人。

太祖朝武将没有存在感,是因为老赵军事素质太高,战神地位只有岳飞能够挑战(×)而其他文臣没有存在感,是因为你普【刚毅果断,未有其比】,也是因为赵匡胤对他的信任——至少是曾经的信任——深厚,以至容不下其他人。


我们说宋太祖主要的功绩有哪些?基本统一天下算一个吧,杯酒释兵权算一个吧,削弱藩镇权力“稍夺其权”“收其精兵”“制其钱谷”(传说中的“三大纲领”)算一个吧(当然后两者也有非要说老赵干得不对的……),没有一个是离得开赵普的。

统一天下的对策,是赵匡胤和赵普在赵普家里商量出来的,还形成了雪夜访普这个典故;杯酒释兵权,是赵普向赵匡胤建议的;三大纲领那三句话更是出自赵普之口(说完老赵就喊你不用说了我全明白了_(:з」∠)_)。

连能让赵匡胤登上皇位的陈桥兵变事件,也是赵普和他联手策划的。

所以胤普这个CP在我眼里,是实打实的你的天下有我的一半,你的江山每一寸都刻着我的名字——如果没有赵普,也许赵匡胤依然可以成为皇帝,但他所建立王朝的模样就绝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划掉)而我身为一个迷妹,当然认为没了你普,老赵会把事情往糟了搞的。(划掉)

赵匡胤给赵普写信说【朕与卿定祸乱以取天下】,这个地位,是他亲口承认的——这样的书信在两人身故百年后,赵普后代家中还收藏着一百来封。

(所以当时是写了多少……你俩明明天天见面来着……)


上面说的主要是公,下面说说他俩的私交。

其实对这两个人来说公私很难分,因为一方是皇帝。老赵虽然算比较仁慈的统治者,但我不认为他本质上能克服“朕即国家”的观念。

所以其实会存在类似赵普爱的到底是赵匡胤本人还是大宋皇帝之类的问题(赵光义:……我可以证明是本人……),这里不展开了就。

为了便于行文,凡是我觉得相处萌萌萌好磕的我就划在私里讲了(喂你)。


赵匡胤篡位,啊不 ,登基后,有一些后周旧臣起来反抗他。于是老赵打算御驾亲征,去跟一个名叫李筠的节度使打仗。

也许是出于保护赵普的目的,或者在他眼里留守的工作更重要,赵匡胤并不打算带着赵普一起去,而想把他留在京城。

可是赵普不愿意,于是他通过某个渠道(据说是托赵匡胤的弟弟赵光义传话,但我觉得这个段子不能排除二官家后期给自己贴金的可能性)向赵匡胤表示,我想和你一起去。

赵匡胤的反应是:

【上笑曰:「普岂胜甲胄乎!」】(续资治通鉴长编)

情人眼里出弱不胜衣(不是)。

然后他带着赵普去了……回来之后马上宣布赵普的功劳特别大(普宜在优等),然后给赵普升官。我还说什么好呢,替小二义干了这碗狗粮吧……


第二年他送给赵普一套房子。

这套房子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就是离皇宫挺近的。

据蔡京的儿子蔡绦在《铁围山丛谈》里说,他爹年轻的时候为了追求赵佶(不是),枉顾闹鬼的传闻,特地租了个离皇宫挺近的房子住,就是以前赵普家的……

然后赵匡胤就经常溜达到赵普家里去,蹭吃蹭喝,也许还干点别的啥。

久而久之赵普不胜其烦(不是),因为见皇帝要穿官服比较麻烦——所以他干脆每天下朝都不换衣服了,专等赵匡胤来。

……您来的次数是有多勤啊_(:з」∠)_


然后有一天晚上,雪下的特别大。

赵普想这下赵匡胤总算不会来了,松了口气可以换衣服了,结果↓

【一夕大雪,普谓上不复出矣,久之,闻扣门声异甚,亟出,则上立雪中。】(续资治通鉴长编)

这段想象一下很有意思。

你普认为老赵不会来,但他也许是希望他来的——不然他为什么会等这样久没睡(当然,完全可能是被吵醒了),一听到敲门声就赶紧跑过来呢。

风雪夜归人。

这个画面感特别强,两人隔着一扇门对视,都被大雪白了头。

在你普跪下去之前的那个瞬间,他们不是君臣。


接着他们在赵普家里,喝酒吃肉,讨论国家大事。赵普的妻子亲自给他们倒酒,老赵管她叫嫂子。

(划掉)这可以说很是白学现场了(划掉)。

看起来很亲切,就像老赵和你普,他们两个是一家人。

赵普大概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很多年后,他说自己和赵匡胤的关系是【温存抚谕,不异家人】,是【礼虽限于君臣,恩实同于骨肉】。

这很奇怪,这根本就不该是一个正常的古代士大夫该有的追求。

君臣关系的最高境界,在臣子眼里应该是“帝王师”了。退而求其次,也该是友——而且狐朋狗友万万不可,直言不讳搞得对面想跟你绝交(不)的诤友才行呢。再次,当他们不得志的时候,他们就开始美人香草,说自己是被无端休弃的下堂妻,皇帝是负心汉。然后他们互相嘲笑对方以妾妇之道事君。

当然啦,君父君父,他们会象征性地比附一下。但他们不会像对自己的父母,或者对自己的兄弟那样亲近地,对待一个君主。

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谈亲情,比谈爱情还大逆不道万分。


所以都说赵普不像是一个王朝的宰相。

……他像是独属于赵匡胤的“私人”。

这个展开可以说很多,比如五代幕府谋主对节度使人身依附关系的残留云云——但就你普这样一个,特别有“走出五代”意识的人而言,我觉得仅仅如此解释是不够的。

我想,或者说我个人的脑补是,他不仅将自己的理想和野心寄托在赵匡胤身上,他还将自己所有的——至少是一大半的——感情需求寄托在赵匡胤身上。

像他自己跟子侄说的,他“以身许国,私家之事无预焉”。这个国不是别的,就是赵匡胤本人。

大宋就是赵匡胤,赵匡胤就是大宋。哪怕后来赵匡胤死得不能再死了,他也没从来能把这两个概念摘开。

所以赵匡胤从来不止是他的君主,他是他的理想,他的朋友,他的爱人——以及,他的血肉至亲。 


而赵匡胤不可能用同样的感情来回报他。

我认为他确实将赵普视为朋友,甚至在YY CP的世界观下他们可以是爱人。可他足够理智,不会模糊界限,永远不会将赵普视为真正的家人。

并且在他眼里家人比你普更重要,或者说重要得多。

……我不得不说老赵是正常状态(后期渣也是常人程度的渣),你普对他的感情才是真有问题——过于工作狂以至于对万恶的资本家(不)产生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不过,感情不对等只要双方乐在其中都不是个事儿——而且萌君臣CP的就不要求真·equal了,不存在的.jpg


扯回来发发糖吧,我特别喜欢的一个剧情。

老赵在开宴会的时候突然天降暴雨,他很生气,吓得大家都不敢说话。然后你普走到他身边,跟他说下雨对庄稼好,老百姓正盼着雨呢,你应该高兴啊。

赵匡胤果然就高兴起来,甚至开始让乐工在雨里唱歌跳舞(虽然说这也是你普建议的233)。

我对这种“生气的时候只有一个人能哄”的梗没有任何抵抗力。首先别人不敢说话,只有赵普敢说话;其次他还真把人给哄回来了。

这就显得两个人是真亲近。

而被称为“画眉之乐”那个赵匡胤因为迁怒拿毛笔抹了赵普一脸的段子,我就不喜欢,因为不尊重——可不尊重,大概也是亲近的副产品。

近之则不逊,所以卢多逊从名字上看就跟老赵不亲近(你)。


赵匡胤和赵普在最好的时候,是真的很好。最有名的一个故事,雷德骧对老赵说你普的坏话,被老赵当场拎着柱斧打掉两颗门牙。

(划掉)后世还有拿这吹他善待大臣的,当然这个大臣指的是你普……(划掉)

可他们还是渐行渐远。

矫情点说,高处不胜寒;实在点说,没有什么比绝对的权力更能扭曲一个人了。

这个过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以前曾经写过很多相关东西,这里就不展开了,只说(我眼中)的结论。

根本原因:赵普相权太大触犯了赵匡胤的君权。

直接原因:赵普反对赵匡胤把皇位传给他的弟弟赵光义。

表面原因(借口):赵普有一些经济问题,收吴越国的贿赂啦,派家人开店谋利啦。

结果:解除赵普的宰相职务,让他到外地去当节度使。


赵普罢相后三年,赵匡胤去世。

不久赵普回到京城,他之后又跟赵匡胤的弟弟,宋太宗赵光义发生了一些纠葛——或者不如说继续他俩在太祖朝乃至前太祖时期(后周朝)就发生的纠葛,这个不是本篇的重点。

我想说,为什么我这篇的题目叫“劝退帖”呢。

不是因为他俩以罢相的形式BE了,比他俩BE得更惨烈的CP多的去了,我照样能吃。而是因为,他们的结局不明不白。

不是说赵匡胤死得不明不白(二官家:你够了……),而是说,直到他死,我都不知道他对赵普是怎么想的。

赵光义对赵普怎么想的有迹可循,我甚至可以直接来一个二义对你普是真爱的逻辑链,可以解释他在你普问题上绝大多数行为——但他哥不是。


我知道赵普对赵匡胤的感情至死不渝,是谁支撑着他“晚年手不释卷”,是谁让他明明很少喝酒,却收藏美酒到“韩王宅里酒千垆”的地步。

我根本对此不会有任何怀疑。

可我不知道,在最后的三年里,赵匡胤是怎么看赵普的呢。

他们分手,跟其他君臣BE的方式比已经算是和平,但对当事人来说依然很难看。

这件事让赵普失去了他最重要的人,也失去了很多他本来就已经愧对的家人、朋友。在某种意义上,因失去地位,他也失去了一定的尊严。

而赵匡胤失去了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他会觉得不习惯,这我相信。可我又觉得,恐怕仅此而已了。

因为感情本就不平等,所以在掰扯开来的时候,痛感自然不同。


于公,他不缺人才。你普很强,但一个人不行两个三个,总有能代替他的。更何况,在“宰相须用读书人”的舆论下,一个“寡学术”的人也许在赵匡胤眼中已经跟不上自己的脚步了。

于私,赵普给他的感情确实深厚,失去确实令人惋叹。但是赵匡胤和赵普不同的是,他从来都不缺感情。爱他的人有许多,他也可以将自己的感情分散给许多人——也许非要比较绝对值的话,赵普真是最爱他的人,但那又如何呢?

失去了一颗大树,他还有整个森林。

所以我害怕。

我怕他把这件事视为平淡无奇的道别,我怕他最后看待你普像是一个普通的朋友,甚至,路人。

没有任何可以信据的表明他晚年想法的材料,没有任何。


所以呀,所以呀,这份不能消解的,悬置的恐惧——对我而言就是CP创作的最大动力。

让我一次次车轱辘,说老赵不立首相是因为他空着这个位置留给你普;说他不给卢多多宰相的位置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说如果他活得长一些,破镜重圆也不是不可能。

在我还萌这个CP的时候,这是我永远的希绪弗斯谜题:

我不断试图证明,我本命爱的人也爱着他——不是像他这样深厚乃至极端的爱,但也是一个感情充沛的正常人那样,乃至更多一些——爱着他,至死不渝。

我都要把自己感动了。


但说到底谁会吃这种鬼安利啦,所以根本上是个劝退帖……

以上。

2017-08-03历史同人
评论-35 热度-104

评论(35)

热度(104)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