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从童年阴影角度分析下赵二义性格的养成

副标题:兼论义普关系。

其实本篇本来是打算专论义普关系的,模式类似我月初写的那篇胤普劝退。但由于我跟基友 @秋天新长出的无数个含含 开脑洞开HIGH了,感觉自己对二官家发生了一些崭新的认识,所以有必要在讨论义普关系前先把前提列出来。

警告:下文跟史实关联性不强,存在大量【离开坚实的事实基础,(共同)穿越昏暗模糊的记忆沼泽,进入错综复杂的大胆猜测】(《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Chapter10)的内容。在意的小伙伴请点叉。


我曾经认为赵光义的早年生活非常幸福美满。

身为家里最受宠的孩子,二义有一个“尤爱皇弟光义”的偏心老妈;一个因为他喜欢看书,在打仗的时候都不忘帮他搜集的爹;以及一个在外面顶天立地但窝里怂的好哥哥。

所以在这种家庭环境下,二义成长为后来我们看到的那个极端自我之人,心胸狭隘喜怒无常,在亲情上表现得很冷漠,其实是有点让人惊讶的。

我之前是用“慈母多败儿”的逻辑来解释这一点的(又或者我们应该说,一切都是天蝎座的错233),虽然感觉力度还是有点差,但并没能找到更合理的说法。

直到这两天,我重新审视了一条史料。


【(太宗雍熙元年正月)涪陵县公廷美至房州,颇自咎责,因忧悸成疾而卒。丁卯,房州以闻,上呜咽流涕,谓宰相曰:「廷美自少刚愎,长益凶恶,朕以同气至亲,不忍寘之于法,俾居房陵,冀其思过,中心念之,未始暂忘。方欲推恩复旧,遽兹殒逝,痛伤奈何!」因悲泣,感动左右。乃诏追封廷美为涪王,赐谥曰悼,为发哀成服。

其后,从容谓宰相曰:「廷美母陈国夫人耿氏,朕乳母也,后出嫁赵氏,生军器库副使廷俊。朕以廷美故,令廷俊属鞬左右,廷俊泄禁中事于廷美。日者西池窃发之谋,若命有司穷究,则廷美罪不容诛。朕止令居守西洛,而廷美不悔过,益怨望,出不逊语,始命迁房陵以全宥之。至于廷俊,亦不加深罪,但从贬黜。朕于廷美盖无负矣。」言讫,为之恻然。李昉对曰:「涪陵悖逆,天下共闻,而宫禁中事,若非陛下委曲宣示,臣等何由知之。」】(续资治通鉴长编)

赵光义为了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联合黑心宰相赵则平对自己的弟弟赵廷美进行了政治迫害(四美有没有小动作不知道,但冤案的可能性更大),这是前情。他这里拿四美的身世说事,目的应该是进一步剥夺赵廷美的继承权(不是我妈亲生的,不可能进太后遗命——即金匮之盟的范围内),从而合理化自己先前的行为。


那么二义这里说的是真的吗?

李焘认为是(当然,这也可能只是李大手在政治正确),然后提出了一个比较有力的论据:赵四美出生的时候,杜老太太已经四十七(应为四十六之误)岁了。

身为一个家里长辈在妇产科的人,我可以比较负责任的说,即使现在这种高龄产妇也非常危险,基本要么怀不上,要么怀上生不下来,更别说一千年前了——但这也不是绝对的,也许杜女士就是老蚌生珠了呢。

所以我觉得应该换个角度考虑。


假设这条是赵光义编的,那么他为了搞臭他弟弟,捏造了以下故事:

他的父亲和他的奶妈通奸,生了个孩子;他母亲为了掩盖这个丑闻,捏着鼻子把小三嫁出去,把小三的娃当成自己的孩子养大了。

为什么说是通奸,因为显然能当奶妈的哺乳期妇女不会没丈夫(考虑到后来耿女士又嫁人了,所以她可能和赵老爹搞在一起时处于寡妇状态)。古代环境下三妻四妾不算什么,睡睡妓/女可能也不算什么,但搞有夫之妇绝对是丑闻了。

只是为了搞臭他弟弟,编这么个故事出来值得吗?

他明明可以简单地给一个不那么难看的解释,比如赵四美是他爹花眠柳宿的产物——那也比同时诬蔑他爹、他娘和他的奶妈强。


如果赵光义是处心积虑(换言之,“从容”)地想黑赵廷美,我倾向于他不会这么说。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他有足够的时间来捏造和组织语言,而不是直接往外抖皇家丑闻,把李昉先生都吓呆了。

我觉得,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从容”,但其实情绪很激动。

四美的身世对他来说是多年积怨,现在人没了,他终于忍不住冲口而出。

有种说法是,真实的生活比小说荒谬的多,因为小说多少要讲逻辑,而生活不是。

同理,你要编一个事情,你会努力把它往看起来真的方向掰;而二义说的这件事情,正因为乍一看太魔幻(不像是被掰过的样子),反而更可能是真的。

那么建立在这个事件属实的前提下,它对赵光义会发生怎样的影响呢?


首先,我想在此事发生前,赵弘殷夫妇应该算是比较恩爱的。赵老爹甚至可能没有妾室,只守着妻子一个人过。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他是一个上门女婿。

【刘尚书涣尝言:宣祖初自河朔南来,至杜家庄院,雪甚,避于门下。久之,看庄院人私窃饭之。数日,见其状貌奇伟兼勤谨,乃白主人。主人出见,而亦爱之,遂留于庄院。累月,家人商议,欲以为四娘子舍居之婿。四娘子即昭宪皇太后也,其后生两天子,为天下之母。】(东斋记事)

赵弘殷的父亲赵敬,【历营、蓟、涿三州刺史】(《宋史·太祖本纪》),除此之外生平不详。

我们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在他儿子南下当了上门女婿的时候,他是已经去世了,还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断了音讯(考虑到后晋时期的燕云割地,如果老赵他爷爷那时候还活着,在给社会你契丹干活,那就……非常好玩)。

但我们可以比较肯定的是,赵匡胤兄弟接触到的男性长辈,只有舅舅,而不见叔伯。上文所说的赵弘殷夫妇的婚姻状况,应该是真的。赵老爹后来基本跟涿州老家那边的亲人断了联系,主要依靠岳家扶持,也没有问题。

那么第一,他身为一个上门女婿,从理性上来说,他不太可能主动违背老婆和老婆娘家人的意愿去乱搞;第二,他和杜姑娘当年可能有一个(相对)自由恋爱乃至两情相悦的过程——毕竟一个有庄子的大户人家,就因为【状貌奇伟兼勤谨】,随便把姑娘嫁给路边流浪汉,感觉也有点不对——所以从感情上来说,他可能也会倾向于不纳妾。


那么赵光义的童年从家人的角度来说应该是很幸福的,父母恩爱,兄姐疼宠。他身为家里最小的男孩,什么东西都紧着他给。

在这种情况下,二义或许会被宠坏,成为一个熊孩子——类似HP里的达利表哥和马尔福小少爷,非常讨人嫌,但很爱自己的父母,对真正视为朋友/跟班的人也不坏。

而不是后来二官家表现出来的没鼻子(不)式阴狠偏激六亲不认的气质。

所以他受了什么刺激才变成那样?

我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赵廷美的出生。


那一年赵弘殷四十九,杜氏四十六,赵匡胤二十一,赵光义九岁。

赵廷美的出生,可能是一次意乱的产物,也可能是屡次偷腥的结果。但无论属于哪种,杜女士心里都不会好受。

而在年幼的赵光义看来,他的父亲背叛了他的母亲,毫无疑问。

对赵弘殷夫妇而言,这可能意味着无数次的争吵和哭泣,意味着再也回不去的曾经。而对二义来说,这可能意味着整个家庭观念的坍塌。

而这种坍塌彻底断绝了他长成一个傻白甜纨绔的可能性。

他完美的家庭被夺走、被摧毁,没有人能带着他从这种绝望中走出来——他的父亲是背叛者,他的母亲自顾不暇,而他原本崇拜敬爱(当然这个算脑补)的兄长也缺席了。


我们来看看赵匡胤在这件事上会有什么反应。

亲爹出轨,老赵应该也挺看不过去的,但他绝不会像他妈和他弟弟反应这么大。

一方面,赵匡胤当时正是创业期,而且他已经结婚生子了,他心里装着自己的事业和自己的小家庭,没有这么多精力放在别扭老爹的花边新闻上(跟小世界里只有家人,最多几个小伙伴的他弟完全不同);另一方面说句不好听的,从一个已婚男人的角度,我想赵匡胤说不定可以理解他爹管不住第三条腿的行为。

老赵:不这是误会则平你听我解释……

他会安慰自己的母亲,但仅此而已,而且赵匡胤的为人让他不会迁怒一个无辜的孩子(更别说还是他的异母弟弟)。

而在赵光义眼中,他哥不能和他同仇敌忾的行为,同样是一种背叛。

天地良心,也许赵匡胤淡化这件事反倒是为了他弟的心理健康着想——但是让一个九岁的孩子理解这个,太难了。


如果说赵光义对赵匡胤存在类似怨恨的情绪,我想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

为什么说二义恨老赵呢?

因为老赵对他弟没的说,生活上各种关心,最后连皇位都给了。而二义对他哥就不怎么样,慢待寡嫂(当然有宋皇后自己作死的因素),逼死侄儿,继位后很少提到他哥,偶尔提到的场合也看不出多少感激。

这种冷漠我觉得才是他被疯传弑兄的根本原因。

以前我想也许源于他对他哥的羡慕嫉妒恨。现在我觉得也是,但羡慕嫉妒恨的对象不再是(至少不再只是)赵匡胤的能力,而是:

为什么当我堕入黑暗,在泥潭里挣扎的时候,你还可以开开心心地活在阳光下,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从此老赵对他再好,他也只会觉得理所应当,因为这本来就是赵匡胤欠他的。

这种想法当然很不科学,对老赵也很不公平。不过我觉得二义也许并不是有意这么想的,而只是潜意识里无法克服。

他长大之后,也许能够理解他哥,甚至能够理解他父亲(讲道理,二官家在男女关系上也从来不是有节操的人,所谓基因的力量是强大的,以及我们最终长成了我们讨厌的大人)。

但再能理解,他也不可能穿越回去拯救那个无助的自己了。

他童年的阴影让他一辈子都有补偿心理,这种补偿心理的表现形式之一,就是和他哥抢人。


终于说到我们的副标题了,义普关系。

我相信二义对你普本人肯定是有感情的,但与此同时不可否认的是,你普和赵匡胤的关系,让他在赵光义眼里自带高光。

活在阳光下毫无阴霾的哥哥,他的什么东西都是好的——何况是一个本来就对小二义有吸引力的人呢。


所以当你普为了(阻止)老赵(兄终弟及),开始打压他曾经爱护照顾的那个少年的时候,二义的反应会怎样呢?

一方面,他因为你普对他的“背叛”出离愤怒;而另一方面,他却为这个爱着赵匡胤,一心只为他筹谋打算的人目眩神迷。

一方面,他渴望能够得到和他哥同样的对待,或者说渴望将你普对他哥的忠诚据为己有;而另一方面,他又希望你普能够经受考验(而不是像他父亲一样背叛),你普越是表现得冷若冰霜,毫不动摇,对二义的吸引力越大。

从这个角度来说,义普是一种自毁的关系——无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都会让赵光义痛苦,然后他难受了也不会让你普好过(虽然,虽然啊,老赵死球以后我想不出啥事还能让你普在感情上痛苦了)。


我以前说过,义普这个CP是离不开胤普前提的。

那时候说这个,主要还是从你普角度来说的。现在我觉得,从二义的角度来说,恐怕也是这样——可能更是这样。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任盈盈爱上令狐冲,他这个人是根本因素,但主要诱因是她听令狐冲倾吐了半天他对岳灵珊的痴恋。

二义喜欢你普,你普这个人当然也是根本因素,但你普要不是和他哥这么难舍难分,二官家也不至于死磕他求而不得的初恋(×)磕四十年。

当然从情商角度来说,二义和圣姑之间大概差着无数个卢多多吧。

现在我对义普CP的看法(以后可能会变),是两个心理残缺的人(是的在我的私设里你普极端缺爱,对老赵表现出强烈的讨好型人格,这里不展开了)阴差阳错被绑在一起,既抱团取暖,也互相折磨。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身上的一部分伤口被对方治愈了。

对你普来说,就是他不再在乎赵匡胤当初对他的伤害,彻底放下了个人的荣辱得失,从“权相”变成了“贤臣”。

对二义来说,就是他从一味地占有和掠夺,学会了放手和成全,学会了用正确的姿势去爱一个人。

所以哪怕舍不得,他还是答应让你普回乡给老赵守坟,还是在你普的神道碑里写他跟他哥“鱼水之欢,未足为比”,还是反复强调他和你普早年关系不好,丝毫不肯自欺欺人。

我又要引那句讲天蝎座的爱情的话了:

【本不是个温柔的人,却为你做尽了温柔的事】。


那年赵光义十八,遇到了三十五岁的赵则平。

从此四十年爱恨纠葛,亦师亦友到政敌再到君臣。也曾携手同行,也曾针锋相对;也曾同床异梦,也曾笑泯恩仇。

到头来青史之上,和你普名字连在一起的人,永远是他的哥哥。

可至少,对你普的感情最终让他成为一个,比先前的自己更好的人。

不曾虚付。


PS:如果相信四美私生子说,就可以解释为啥赵元佐替他叔说话这么让二义跳脚了。

小赵这是打出了一整套“对吾华丽父王的叛逆”啊。

2017-08-20历史同人
评论-32 热度-78

评论(32)

热度(78)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