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赵普罢相的原因

知乎回答存档。

原题地址:戳这


先从整体上回答一下问题。

根本原因:赵匡胤的皇权和赵普的相权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主要矛盾:赵匡胤和赵普在储君问题上的严重分歧。

表面因素:赵普的作风问题。


【皇权与相权的矛盾及其发展,就是太祖及赵普关系变化的实质,也是赵普罢相的根本原因。这种矛盾在封建专制社会中是普遍存在的,不足为奇。】

——张其凡《赵普评传》

赵普和赵匡胤这对君臣的私人关系应该说是比较亲密的,但在权力面前,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皇帝一旦认为宰相的权力有侵占自身权力的危险,赵普如果不能(或不愿)主动出让这份权力,赵匡胤就会让他离开——或者说的粗暴一点,把他赶走。


赵普罢相前,他掌握的权力到了侵犯皇权的地步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的。

【前代中书有堂帖指挥公事,乃是权臣假此名以威服天下。太祖朝,赵普在中书,其堂帖势重於敕命。】——赵光义,《续资治通鉴长编》

刨除赵二官家(划掉)对某位黑心宰相(划掉)私人义愤的层面,他的话应该反映了这样的事实:赵普的“堂帖”跟赵匡胤的“敕命”地位差不多,甚至可能更重——换言之,赵普说的话比赵匡胤说的话管用。

为人臣者走到这个地步,可以说已经很危险了。


当然,我相信赵普对赵匡胤忠贞不二,并且相信这种感情皇帝自己也能看得出来——这正是他之前对赵普如此信任的原因——但并没有什么用。

一次次提醒赵大官家任何人的忠诚都不值得信任的,恰恰是赵普自己。

赵匡胤说我对符彦卿很好,他绝不可能背叛我。赵普就问他,那你为什么背叛了周世宗呢。

赵匡胤说石守信、王审琦他们是我的好哥们儿,他们不可能背叛我的。赵普就说,我知道他们不会背叛,可有朝一日他们的手下要是也把黄袍披在他们身上,他们又能怎么办呢。

赵大官家当然不是白,那啥,黑莲花人设,但我想他在登基之初,可能也有过兄弟义气胜过帝王心术的阶段。他后来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大权独揽的皇帝,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自我改造的结果。

同时也是赵普对他改造的结果。

什么是作法自毙?这就是作法自毙。


《宋史·赵普传》里对他的评价是【能以天下事为己任】,还说【宋初在相位者多龌龊循默,普刚毅果断,未有其比】。

这种评价意味着,赵普是一个勇于做事的人。他要做事,就不可能不犯错,也不可能不受别人的攻击。这种人誉满天下,谤亦随之。后来者如王荆公,如张江陵,也一样。

赵普最受皇帝信任的时候,他行事风格是这样的:

【(赵普)尝设大瓦壶於视事合中,中外表疏,普意不欲行者,必投之壶中,束縕焚之,其多得谤咎,殆由此也。】——《续资治通鉴长编》

我个人认为,被赵普烧掉的这些表疏,可能都是些没什么用的废话。不过即便如此,他专横强制的做法,也很容易让人(特别是这些表疏的作者……)心生怨恨了。

然后有这群人长期持续在皇帝面前给赵普上眼药,赵匡胤对他再信任也很难不心生动摇——更别说某种意义上,皇权和相权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敌人。


赵匡胤跟赵普之间裂痕的公开化,大概是赵普和李崇矩结亲事件。

【(开宝五年九月)枢密使李崇矩与宰相赵普厚相交结,以其女妻普子承宗,上闻之,不喜。先是,枢密使、宰相候对长春殿,同止庐中,上始令分异之。】——《续资治通鉴长编》

这年赵承宗二十一岁。

从李焘的叙事上来看,应该是小两口刚办完事,赵匡胤马上就炸成烟花。

紧接着李崇矩就被他的门客郑伸诬告收受贿赂,而赵大官家明知道他是诬告,还是立马把老李的枢密使捋了。

这是一段非常不幸的婚姻。具体情况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李姑娘没进赵普的家谱(《赵韩王六世小谱》里面只提到赵承宗后来娶了高怀德和燕国长公主的女儿)。她的结局,不是早逝,就是离异(我个人觉得后者更有可能)。


这事为什么让赵匡胤如此生气呢?

标准答案大概是:宰相和枢密使本来就该分权制衡互相牵制的,你们不狗咬狗难道要抱团勾结造反吗,我大宋自有异论相扰的祖宗家法在此BALABALA

我倒觉得不是这样。

不说后来他宋枢密院长期被中书门下压一头,直到宰相兼枢密使成为制度;不说赵普大权独揽时期,李崇矩及以他为代表的枢密院势力(如果有的话)毫无存在感。

我们就看看乾德二年,当赵匡胤将赵普任命为宰相,李崇矩任命为枢密使的时候,他想的是我要用李崇矩去制衡赵普吗?


同一年,赵大官家也给赵普安排了薛居正、吕余庆两个参知政事当他的副手。按照所谓的分权制衡论,这俩妥妥的是用来拖赵普后腿的。然而在当时,薛吕二位的待遇是:

【不宣制,不押班,不知印,不升政事堂,止令就宣徽使厅上事,殿廷别设塼位於宰相後,敕尾署衔降宰相数字,月俸杂给皆半之。】——《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说的清清楚楚,【上意未欲令居正等与普齐也】。真想牵制赵普,他完全可以再任命两个宰相补足三相位置,而不是让赵普独相同时送他两个橡皮图章助手。

既然这俩参知政事都不是为了跟赵普异论相扰而被任命的,枢密使李崇矩恐怕也很难说是为了牵制赵普而被任命的——要知道,李崇矩之前的上一任枢密使就是赵普本人,他那时候是赵匡胤的第一辅臣,后来当了宰相仍然是。

所以至少在当时,重要的不是枢密使或者宰相的职位,而是皇帝到底信任谁。


而且赵普和李崇矩关系好这件事,赵匡胤也不是第一天知道。

威尔士亲王,啊不,开封府尹皇弟赵光义,曾经因为他的幕僚宋琪【与宰相赵普、枢密使李崇矩善,出入门下】(《宋史·宋琪传》)而很讨厌他,向他哥诉苦把宋先生赶走了。

赵光义讨厌宋琪跟赵普来往,因为赵普是他的政敌(这点后面详细说);讨厌宋琪跟李崇矩来往,因为李崇矩(在他的眼中)和赵普是一伙的。

赵光义都能看出赵普和李崇矩关系好,赵匡胤当然不会看不出来。

所以他要为李崇矩没有尽到和赵普“异论相扰”的责任而炸毛,早该炸了,不必等到两家都谈婚论嫁了再来炸。


于是问题又回来了,赵匡胤到底为啥对这桩婚事如此生气?

李崇矩的大儿子名叫李继昌,他的《宋史》本传里有段记载非常有意思:

【初,崇矩与太祖同府厚善,每太祖诞辰,必遣继昌奉币为寿。尝畀弱弓轻矢,教以射法。建隆三年,荫补西头供奉官。太祖欲选尚公主,崇矩谦让不敢当,继昌亦自言不愿。崇矩亟为继昌聘妇,太祖闻之,颇不悦。】

赵匡胤自己曾经想和李崇矩做儿女亲家,李家父子十分感(huang)动(kong),然后拒绝了他。


我们知道,赵大官家记性很好。他年轻的时候投奔王彦超被慢待了,后来当了皇帝马上借酒装疯,问老王说叔你当初怎么狗眼看人低啊。

李崇矩拒绝他这件事,我相信赵匡胤一直记得。平时不提,等李崇矩和赵普结亲家的时候,他马上就能从心底翻上来。

朕跟你结亲你都不愿意,换成赵普你就愿意了?他在你心里,莫非比我赵官家都重要不成?

我认为这才是赵匡胤的心结所在:他无法容忍赵普在枢密使这种级别的官员那里影响力比自己更大。

换言之,不是因为结党营私,而是因为功高震主。


好比他的好弟弟宋太宗赵光义,晚年听百姓对自己的亲儿子欢呼几声,都要嫉妒得咬被角(不是):他们眼里只有太子,置我于何地啊!

虽说赵家哥俩的心胸确实规模不同,但道理是相似的:

权力面前尚且容不下亲父子,何况只是君臣呢。

君臣关系要长期保持和睦,一方弱势基本是必须的,创业期强强联合往往走不到头。赵匡胤和赵普不过是把这个故事又演了遍而已。


上面是根本原因,下面说说主要矛盾。

赵匡胤选定的皇位继承人,是他的弟弟赵光义。(这个不是本篇重点,就不展开了。)赵普却认为兄终弟及是错误的,他不同意。

一个重要证据是赵光义继位后赵普对他讲的那句著名台词:

【太祖已误,陛下岂容再误!】(《宋史·赵廷美传》)

语境:赵光义之前(假惺惺地)问他要不要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弟弟赵廷美。

赵普强硬地表示,你哥把皇位传给你就已经错了,你难道还想一错再错不成?

(划掉)而后突然抖M的赵二官家开始“是是是你说得都对”了,完全没有他本人也被跟着一起骂进去的自觉意识……(划掉)


他后来在太宗面前讲话都如此不客气,当年在太祖面前怎么表态可想而知。

而且赵相公身为一个不服就干,政事堂不相信嘴炮的男人,他对皇弟先生的diss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冯瓒给赵光义的幕僚送了点礼物,赵普就想尽办法把他流放沙门岛;宋琪跟赵普走得稍微近了点,赵光义马上就不想看见他,后来继位都不忘为此痛骂宋琪一顿。

赵光义的前幕僚姚恕因为没拦住决堤被填了黄河,明明是给赵家哥俩的亲舅舅杜审肇背锅,但满朝风传因为他得罪过赵普,所以赵普公报私仇。

曾经闯殿骂赵普被赵匡胤敲掉两颗大牙的雷德骧先生,赵光义继位不久就派他去干掉赵匡胤的小舅子吃人狂魔(字面意思)王继勋,可见亲信度了——要说当年老雷“骂奸”的行为没点赵二官家的影子,emmmmm……反正我是不信的。


在这种赵普和赵光义掐得死去活来,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的背景下,赵匡胤如果不打算改立储君,他显然就只能让赵普走人。

而赵匡胤的传弟之心有多坚定呢?

后来他打算迁都洛阳,赵光义带头上阵,用【在德不在险】这种狗屁不通的话怼他——就这样赵匡胤都没把他弟怎样,而是自己私底下吐槽:

【晋王之言固善,今姑从之。不出百年,天下民力殚矣。】——《续资治通鉴长编》

为啥他明知不迁都的结果是百年天下民力殚,仍然听了他弟的意见?

因为他此时此刻依然把赵光义当成继承人。

在赵大官家心知肚明自己这个老皇帝活不了多久(赵匡胤晚年安排后事类的行为特别多,可见他身体确实是不好,这里不展开了)的前提下,他弟不点头,这件事是办不成的。


所以赵匡胤让赵普走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要给他弟弟铺路。

换言之,储君问题是赵匡胤和赵普之间的主要矛盾。

不过我认为这不是根本原因,毕竟如果赵匡胤决定立儿子,比起政坛老手赵光义来说,像赵普这样的权臣就更需要为下一任皇帝解决掉了(摊手)。


最后再说说表面因素,就是历史记载里经常跟赵普罢相写在一起,以至于被认为是他罢相原因的一些不法行为。

这些行为大致可以分为几类:

一类是说赵普私贩秦陇大木,跟皇家菜圃换地大建宅第,开邸店与民争利,收受江南国主李煜、吴越国王钱俶等人的钱财等。

二类是说赵普包庇中书堂后官行不法之事。


一类是经济问题。

赵普家财很多(后来他夫人去世的时候,真宗皇帝曾派人统计过),里面大概确实有不少灰色收入。

他聚敛财物,有可能是学萧何自黑,也有可能是真的爱钱,抑或兼而有之。

不过我觉得赵匡胤并不在意他这样做,毕竟是鼓吹功臣群体【多积金钱,厚自娱乐】的赵大官家。边将强抢民女(至于到底是谁干的,有许多个版本),老赵都能给洗成“人家都保卫你们的边疆了,娶娶你的女儿也没什么”,何况赵普只是捞捞钱,连个祸害百姓的实锤都没有。

至于说收南唐和吴越的钱有私通外国之嫌,那就更没道理了。赵普收李煜的钱,是他先给赵匡胤打报告,皇帝点头他才收的;收钱俶的金瓜子,赵大官家也亲眼看见了。

而且钱俶送礼事件不知何时(只是李焘觉得跟李煜送钱性质差不多,所以写在一起而已),如果是早年赵匡胤和赵普君臣关系和睦的时候发生的,就很难说与赵普罢相直接有关。


二类算是政治问题。

据称赵普包庇手下的事件主要有这些:

【(雷)德骧子有邻,意赵普实挤排之,日夜求所以报普者。

於是,堂後官胡赞、李可度在职岁久,或称其多请托受赇。而秘书丞王洞与德骧同年登第,有邻每造谒於洞,洞多委以家事,一日托有邻市白金半铤,因语有邻曰:「此欲与胡将军。」胡将军,谓赞也。有邻亦尝出入赞家,故洞语之。

时又有诏,应摄官三任解由全者,许投牒有司,即得引试录用。有邻素与前摄上蔡主簿刘伟交游,知伟虽经三摄,而一任失其解由。伟兄前进士侁,为伟造伪印得送铨。

(有邻)遂上章告其事,并言宗正丞赵孚,乾德中授西川官,称疾不之任,皆宰相庇之。】——《续资治通鉴长编》

我觉得这些破事说赵普全不知情,有失公允;但要说赵普要为此负全责,恐怕也未必。

对雷有邻来说,这是他扳倒赵普的罪证;但对赵匡胤来说,我觉得更像是他发作赵普的借口——无论皇帝想要办谁,这种事情都可以找出很多。


赵普从来不是两袖清风的设定,更非完美无缺之人。上面说的这些作风问题确实存在,而且非要分对错的话,我不能昧着良心说他是对的。

然而如果没有上面提的“根本原因”和“主要矛盾”,仅仅是这些“作风问题”的话,我不认为赵匡胤会对此非常在意,也不认为它会导致赵普罢相的结果。

这是我将其称为“表面因素”的原因。

以上。

2017-09-08历史同人
评论-16 热度-102

评论(16)

热度(102)

  1. 明烛天南北邙山下尘 转载了此文字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