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更】写手绝体绝命挑战



如图,问卷来自微博上“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河”姑娘。

明晚(17/11/05)十一点看结果。


PS:虽然我觉得考虑500的情况是石乐志,但以防万一……因为没有可以出本的东西,也不会出本,就改成送点到500热度的小伙伴万字以下短篇一个吧。CP和梗可以商量,我不雷就行。


17/11/05 11:05

热度114,感谢诸君抬爱。


一、码字常用软件


始终偏爱:记事本。

(代表作《下野宰相的忧郁》)

用过一段:小黑屋。

(代表作《橘生》)

正在尝试:Scrivener

(代表作《三梦记》)


二、BGM和字体


逮着什么听什么,不太讲究。

分享一个自用歌单吧:北邙的古风


字体

记事本:宋体-常规-一号字

小黑屋:宋体-20

Scrivener:微软雅黑light-轻体-12-1.0 x


果然是无趣的设定233


三、脑洞


你普生病了。

已经多年(单方面)冷战但一直暗搓搓关注他的小二义很是着急,可是没什么关心的立场。为了缓解这份焦虑,他开始研究医学,着手编写《太平圣惠方》。

……就是后来绫罗装裱送到洛阳去给你普,让王禹偁酸溜溜帮写了封谢表的那部书。


小二义又忍不住向王·咱家啥都知道但咱家不说·继恩先生打听老赵为你普的病做了什么。

王:官家每天抄《金刚经》给赵相祈福。

二义:哼,他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这会儿倒迷信起来了→_→

王:官家为了给赵相祈福还在宫里吃素,吃了好几个月。

二义:……呃,这对我哥来说倒真不容易。

王:哦对了,殿下记得官家年轻的时候蹭莴苣吃的那间破庙吗——为了给赵相祈福,他特意捐款给人家翻修房子,还赐了块牌匾,题作普安寺……

二义:Stop!裁判请回到裁判席!


你普的病终于好了。

老赵为了庆祝可以吃肉,特意派人去蜀地雕了一部大藏经。

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开宝藏。


初生牛(zhu)犊(zai)不怕虎,对漫天神佛没什么敬畏的小二义,不免又嘲笑了一番老赵英雄气短。

他笑他哥太疯癫,他哥笑他看不穿。

多年后,面对你普【实思陛下本是天人,暂来尘世,是以生知福业,性禀仁慈,潜闻内里看经,盘中戒肉】的上书,二义会想起他被狗粮支配的那个下午。


PS:以上纯属胡说八道,请勿联系史实。


四、段子


赵家二郎匡胤少年时,也曾满怀热血,幻想有朝一日升官发财走上人生巅峰——当然,他知道光想是没有什么卵用的。

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如就先从……先从抽出个SSR并与之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啊呸呸,成为一方诸侯开始?

不幸的是,赵二郎的人品似乎在赌场上用完了,于抽卡之道便很有些晦气。白纸制的招贤令最高出R,他永远只能见到N卡;黄麻纸制的招贤令最高出SSR,他抽了五百来发,连个SR都没有看见。

于是赵匡胤屡抽屡挫,屡挫屡抽,简直是杀不完的番邦狗,流不尽的中原泪。


后来华山老道陈抟看他可怜,送了个能攒出“此世最强之卡”的碗给他,赵二郎就捧着这个破碗遍天下地讨,啊不,攒碎片。

这一攒就是十年。

赵匡胤人到三十岁上,当年意气消磨不少,几乎要放弃和SSR一起统治天下的梦想,回头跟他那帮N卡与R卡齐飞的义社兄弟们喝酒吃肉逛勾栏去也。

可巧大周宰相范质把他的好基友,啊不,老朋友永兴军节度使刘词临终留下的两块碎片进贡给了皇帝柴荣。柴荣不缺卡,遂慷慨解囊,转赠于其得意小弟赵匡胤。


赵二郎大喜过望,沐浴焚香——他半辈子除了出生那会儿还没这么香过——合了个绢制的招贤令出来(嗯,看着比那些纸质的妖艳贱货值钱多了),当时只见大风起兮云飞扬——

满地金光里步出一个活的……SR。


赵匡胤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嘛之前,已经情不自禁地扑上去,拎着那个一脸冷淡的男人衣领子死命摇晃:

“为什么你只是个SR?说好的最强之卡呢——我要跟老牛鼻子退货!退货!”

“……所谓SSR、SR、R和N的区别,指的只是稀有度而已。”对方慢吞吞地回答,“没有不能用的人,只有不会用人的主君。如果你能找到一张比我更强的卡,我可以把自己返了。”

  

此话虽然听起来有些道理,可赵二郎仍不肯接受残酷的现实——或者说,不肯把手指从他白生生的脖颈上挪开,“那为什么人老刘有云台二十八,老李有凌烟二十四,而我就趁你一个?”

“光武是著名的脸帝,被史书誉为‘位面之子’,神眷单抽就能出;太宗是著名的土豪,被史书誉为‘氪金大佬’,全家食邑封万户。你能做到哪条?”

赵匡胤竟无言以对,只好从腰间摸出一文钱,“啪叽”掰成两半,“那啥,我……我是没老李那么阔,但我比他真诚,我的家产可以跟你五五分成……”


青年干巴巴的表白倒换来那人一声轻笑,“放心,你虽然脸黑了点,只要肯听我的——肝得好,一样可以套路那些番邦蛮夷。”

赵匡胤对上他的眼睛,突然觉得整个春天都开满了桃花。


五、黑历史


目前能找到的最早的,09年两篇。


蜜汁中二の小言:

【 那个不愿接受女子柔弱命运,毅然离开伊甸园的,神所造的第一个女人。
    那个因为自己的祭品不为神所喜,犯下杀害弟弟的过错,被永远放逐的男人。
    紧紧拥在一起,索取对方的怀抱。
    因为除此之外,他们一无所有。
    在暗夜中,痛苦而骄傲地活下去。我们把对光的渴望深深埋葬在心底,高高扬起头颅饮下盛满鲜血的酒杯,如同饮下原罪。在黑暗中我们的眼神闪着血红色的暗芒。我们从深渊中走出,在黑羽之下履行着属于邪恶的正义。我们的悲剧永不停止,我们的史诗不会完结。
    我们玩弄弱者,命运玩弄我们。】


蜜汁堆砌の古耽:

【曾经,弦月锐如吴钩,那样精亮的光芒和着满坛的烧刀子流入口中,割裂喉咙的触感让全身的血都热起来了。万顷松涛在狂风之下怒吼,一如千军万马沙场驰骋纵横捭阖,那人就在月色下舞剑,飘起衣带当风,劈、刺、削、砍,每一个动作都是最优雅的舞蹈,在你迷惑于他的温柔时,致命的一击早已锁定胜局。青衫磊落,那人身上的青衣舞成迅疾变幻的光影,浩荡如碧落,凝练如沉渊,缥缈如尘雾,却又坚定如劲竹。当最后那人立定的时候,负手,微笑,眉宇间的自信飞扬,生生地灼伤了他的眼,多年来烙在他心上,不曾一忘。

    曾经,并肩遨游天下,攀过那么多的山,走过那么多的水。看瀑布怎样义无反顾地从山崖上撞得粉身碎骨也要投身于潭水的怀抱;看大江怎样裹泥挟沙,日夜奔腾不息咆哮长鸣,浩荡东流流去了多少岁月,几度春秋依旧,黄河之水天上来;看满郭人争潮上望,来疑沧海尽成空,那万面鼓声呵,激荡着两颗雄心勃勃,只盼得伸壮志,直挂云帆济沧海……却原来,看惯了世间的风景,一道从石上流过的小溪,也能让不再年轻的胸膛,沉痛如斯。

    说好了要匡扶社稷,为百姓谋安乐。

    说好了要生死与共,为家国守太平。

    年少时的誓言,果真是这世上最经不起消磨的东西。回首看看那个单纯地相信着彼此的我们,该如许苦笑,叹:人生若只如初见。】


六、短篇


【胤普】有悔(ABO设定):戳这


PS:如果以后这篇的热度再涨的话(虽然我觉得不会),200和500的承诺长期有效。

2017-11-04关于我
评论-27 热度-139

评论(27)

热度(139)

  1. oooooo北邙山下尘 转载了此文字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