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词】胤普·太平

明天又是二月十六。

祝老赵官家一千零九十(虚)岁生日快乐。

 

推歌时间:

原曲:《千本樱

伴奏:戳这

填词参考:《崖山之前,江山一夜

 

=正文分隔线=

 

曲:《千本樱》

 

五代群雄纷沓
匹夫竞称王霸
几时拨云见日
星月皆杀

 

少年壮志一匡天下
仗剑天涯四海为家
当时相逢满头杏花
扶拥上马

 

周失其鹿 虎兕出于柙
天予弗取 将作他人嫁
改朝换姓 天衣本无瑕
他年青史 何辞欲加

 

一出残唐平话 语终冉冉日斜
收拾汉家山河 亦曾南征北伐
尝尽辛酸苦辣 欲为万民立法
且待太平无事 把酒话桑麻

 

忆昔君臣合卦 卿以乾元为大
独御九天飞龙 忽悔悬崖手撒
同行中路分岔 空劳官家牵挂
从此情真意假 记认凭图画

 

五代诸侯纷沓
匹夫竞论王霸
几时东风借便
吹尽狂沙

 

少年壮志普施天下
托迹天涯以国为家
当时相逢照眼生花
见龙卸甲

 

周失其主 刀剑出于匣
天命自取 将他人作嫁
兴王易姓 天衣纵有瑕
他年青史 何罪欲加

 

一阕雪窗夜话 曲终冉冉月斜
致君砺山带河 亦曾自矜功伐
做尽心黑手辣 欲为万世立法
且待太平无事 再拜谢宣麻

 

忆昔君臣合卦 上以坤元为大
履霜王事无成 忽惭调鼎盐撒
既是中路分岔 敢劳郎君牵挂
从此一生真假 凌烟悬图画

 

天一生水 炎宋君诸夏
腐儒卫道 嘘他欺孤寡
男儿到死 岂甘居人下
他年青史 于我何加

 

一场风云莫话 梦终孑然影斜
虏骑踏破山河 难逃口诛笔伐
说书先生老辣 归罪祖宗之法
百年太平无事 死人如乱麻

 

忆昔君臣合卦 乾坤交泰为嘉
世路无往不复 何劳后人牵挂
偷得半日闲暇 且坐扫榻烹茶
闻说太平故事 江山阅鬓华

 

后记
给老赵的生贺,本意是想写一个豪放到尾的词,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填着填着就成了这样……
一定是这段话对我洗脑的程度太深了:
【因为宋初的国策多半出自于赵普,所以说到这些国策的遗害,赵普只好也和赵匡胤并排中枪,七十年后的熙宁割地,一百多年后的靖康之变,三百多年后的崖海亡国,统统算在你俩头上,杯酒释兵权、先南后北、强干弱枝,全部都是罪魁祸首,你俩都要负上“历史责任”。】via前基友X
当然我对此类“历史学家”的高论一向是很呵呵的,这种心情大概可以用自己以前写的一首打油诗来表示:
【兵权钱谷都收尽,南宋亡于赵匡胤。前朝没留养马地,北宋亡于柴大帝。燕云屏障拱手让,两宋亡于石儿皇。教化蛮夷更绝伦,宋实亡于李世民。】
不知道我在歌词里有没表达出他们俩“走自己的路让后人骂去吧”的大(bu)无(yao)畏(lian)精神,如果没有我就在后记里再嚎一遍。

 

言归正传,这是两个乱臣贼子的故事。
是两个,而非一对。也就是说在此处的内核里,他们滚没滚过床反而成了最不重要的一个问题。那重要的是什么呢?
“太平”是我曾经构思过(并且动手写了前两章)的第一个胤普长篇的名字。那会儿故事大纲只到老赵的死(也就是说没有小二义一毛钱的事),那会儿我还把他们俩的关系定义为“友达以上恋人未满”,那会儿这文是清水暧昧。
那会儿我曾经给它写过这样一个文案:
【这世间有什么比一起追逐、一起战斗、一起轻狂、一起老去还要真实的事情?】
没有!
(划掉)所以也没有注释。(划掉)

 

纵来世青史姓名成衰朽,曾许君河清海晏太平年。
(完)

评论-24 热度-56

评论(24)

热度(56)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