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词】义普·眉寿

推歌时间:

伴奏:《夜的钢琴曲之八

填词参考:《南渡旧思

 

=正文分割线=

 

曲:《夜的钢琴曲之八》

 

今岁炎暑七月未逢秋

想卿耆年触热是我忧

遍识天高黄地厚

复见日月煎人寿

亲酌春酒执笔为画长眉秀

 

老去偏惹少年愁

当时并辔陌上游

灵犀错会但视桃李如鸳俦

捧出明珠君不收

系他山河在心头

针锋相对将唇齿作寇仇

 

储位授  庙堂十载周旋久

相公谋  输与覆雨翻云手

帝王渐忘前朝旧

东京梦华逐水流

都门折柳且待来年入吾彀

 

最难消磨少年愁

种桐以招凤凰游

鸾胶续断终令桃李变鸳俦

捧出热血倩君收

系你余生在心头

唇齿相接誓厮守与同仇

 

自知才非先皇侔

亦惭功业成荒丘

后世论史只恐或笑曾扮丑

唯有满怀意绸缪

百转炼就绕指柔

机关算尽敛锋芒一俯首

 

爱恨嗔痴低眉眼向君俯首

 

后记

我填的第一首夜钢。

大概温柔的曲子比较适合小二义,刚听到就脑补得停不下来。

想表达“也许我喜欢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喜欢我可我还是克制不住地喜欢TA”这种有点绝望的心情。

讲道理二义身上的缺点数都数不过来,刚愎啦阴鸷啦心胸狭窄啦喜怒无常啦,皇帝该有的毛病一个都不少——可在普哥面前他愣是从没表现过这些负面性格。

当然换个说法或许也成立,他身上为数不多的温柔都给了普哥,剩给其他人的当然就是原形毕露(等等)。

以前跟小伙伴讨论过这个问题,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二官家的情商(或者说男友力),都是被“普哥不爱他”这件事逼出来的。他哥有作的资本,而他没有。

也许二义啥都比不过老赵,甚至不会有谁把太宗和韩王的名字放在一起,但他捧出来的这颗心不会输给任何人。

(划掉)倒不如说远胜他哥,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划掉)

最后我用基友的一段文结尾吧:

【可笑他一生心狠手辣杀伐果决,不知亲手挑起多少场爱恨情仇,却还是为了明知不可的某个人、某件事,诚惶诚恐地白了头。】(人间留我酒重温)

 

注释

上谓宰相曰:「今岁炎暑尤甚。流俗有言,人生如病疟,于大寒大暑中过岁,寒暑迭变,不觉渐成衰老。苟不竞为善事,虚度流年,良可惜也。」(端拱元年)秋七月戊戌,谓赵普曰:「卿耆年触热,固应不易。自今长春殿对罢,宜即归私第颐养,俟稍凉乃赴中书视事。」普顿首谢。

——《续资治通鉴长编》

(完)

评论-19 热度-37

评论(19)

热度(37)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