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词】胤普·当垆

推歌时间:

伴奏:戳这

基友填的胤普词:《雪夜家山

 

=正文分割线=

 

曲:《绿野仙踪》

 

金盏洗 酌绿蚁

风云际会今已矣

晚来天欲雪 垆边人似月

有所思

 

含甘醴 如胶漆

当时形影总不离

聊因青眼横 为君倾耳听

扶社稷

 

驻马陈桥驿 迟暮蛰龙睡去

晓来四面叫呼起

一飞冲天 万军俯首 道“黄裳元吉”

他年国史 执笔点染醉翁意

 

玉楼宴 歌正酣

黑云翻墨已遮山

低语怒容解 好雨知时节

且尽欢

 

河汉清且浅 共卧看

织锦回文话治乱

何以久沉吟 帝心念旧恩

释兵权

 

围炉约夜半 臣未敢便衣冠

炽炭烧肉官家馔

英雄所见 运筹定策 言“后北先南”

初心未改 再开人间太平年

 

忆昔刘白堕 酿成蒲州桑落

士之耽兮不可说

白首相知 拔剑相向 始悟君难托

饮鸩止渴 年少无知曾贪多

 

金盏洗 酌绿蚁

行乐主人今已矣

江山一夜雪 举杯邀明月

平生刚毅 到头难断是相思

 

后记

期末摸鱼产物+某种意义上的存活自证。

【划掉】赶在今天发是为了避免六月一篇LO都没有逼死强迫症。【划掉】

通篇写“酒”但是不犯“酒”字的尝试(也是闲的),讲道理三次元我对酒精敬谢不敏,但是必须承认这个梗十分管用,特别是对赵匡胤这种致力于往死里喝自己的人。

对CP的热情大概是到了懈怠期,也许每人都有这种时候我不造。上次跟王长安见面的时候她说我现在只会写论文了,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森森的伤害——讲道理,真实情况是我明明连论文都写不出来了。

想明白这点以后,我比生命里的任何其他时刻都更想跳楼……当然我克制住了,虽然不知道能克制多久,但目前的情况应该比较乐观吧,应该。

 

抱歉负能量,扯回来说说这篇歌词吧。

仍然是用过很多次的老梗,说白了都是套路,不过梗不怕老,管用就行。

 

比如说“如胶漆”,张舜民到洛阳去逛了普哥的园子,他说老赵当年西巡的时候还去过那儿,“堂上有当时酒凝如胶漆,以水参之,方可饮,馨烈倍常”(《画墁录》)。

就是这个味儿,馨烈倍常。港道理,一段感情里没点“烈”的颜色,我是不爱看的。

再比如说陈桥兵变那段,所谓“九五,飞龙在天”。事后普哥写回忆录,名字恰恰叫《飞龙记》。我之前以为这篇失传了,后来在《全宋文》里看到——文章本身没什么好说的,基本内容都被李焘大大吸收了,最值得注意的是署名:

“建隆元年岁次庚申三月初十日,谏议大夫、枢密学士、赐紫金鱼袋赵普记。”

以普哥的官品当时不能穿紫佩金鱼,可是某人一开始就把这份荣耀给了他,好大一口糖……虽然这样想的话《问君》里曾经红色新娘装(×)的造型就有问题了233

 

比如说丁第四的八卦,老赵开着开着宴会天降大雨,面对官家的怒火众人懵圈。然后普哥以拯救众生的姿态到他跟前软软(不)地劝了几句,问题顺利解决。

以成为一(ba)代(dao)权(zong)相(cai)为人生目标的小丁同学表示这种情感操纵(雾)能力吊爆了好嘛!

我和丁四的想法一样一样的(啥),对这种“A生气的时候只有B能够成功接近不被迁怒并顺毛之”的梗没有丝毫抵抗力,没有丝毫。

再比如说我刚发现“杯酒释兵权”事件结束的时间是建隆二年七月初九(庚午),所以普哥和老赵聊藩镇聊禁军从历史周期律谈到三大纲领的那天大概是七月初七。

噫,有道是“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当他们真的看了。

 

还比如说,我最后仍要回到那首诗上来:

【韩王宅里酒千垆,范帅园中花万株。行乐主人今已矣,春风还似旧时无。】

蔡君谟还要写(bu)注(dao)说:“赵韩王宅有藏酒百千器。”他可是“教外人见我君臣不和睦”的目击者,我不信他在写诗的时候想的是君臣间纯洁的友谊,我跟你们讲啊,君臣之间本来也没有所谓纯洁的友谊(喂)。

——必须得是“如果这都不算爱”啊。

 

我前段时间有些觉得萌不下去了,现在你要是问我“尚能萌否”,我觉得还能。

谢谢把上述废话看完的小伙伴。

也许我是无病呻吟……如果拖延症算病的话,希望我自己快点好起来。

(完)

评论-17 热度-50

评论(17)

热度(50)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