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词】义准·赏花时

推歌时间:

原曲:《我的眼泪不为你说谎

伴奏:戳这

填词参考:《又何用

 

=正文分割线=

 

曲:《我的眼泪不为你说谎》

 

题记:

寇莱公为参政侍宴,上赐异花。上曰:“寇准年少,正是戴花饮酒时。”众皆荣之。

——宋·吴曾《能改斋漫录》

 

少年十八应举折桂攀蟾  走马御街前

对友狂歌痛饮壮语豪言  敢为天下先

一朝身在金銮犯颜直谏  曾将龙袍牵

从此深蒙帝眷赐花亲簪  千叶托牡丹

 

君臣遇合云龙风虎从  兴王只在笑谈中

上谕你我际会可作比兴  文皇得魏征

 

少年得意出风尘  少年落落披胸襟  少年心气已摩云

江山并看称知音  江山光景一时新  江山万年春

当时满楼红袖招  千金缠头等闲抛  人不轻狂枉年少

长嗟我生君已老  且向花间留晚照  愿执子之手共偕百年好

 

转眼三十而立被谤受谗  得罪圣躬前

仇雠弹冠相庆不惭大言  恐后复争先

一朝身陷罗织犯颜直谏  再将龙袍牵

从此深为帝厌提笔亲占  恶紫夺朱丹

 

去国离家行行重行行  长门秋雨滴寒声

若是凤凰池上未曾相逢  应无别恨生

 

迁客未忍望征尘  迁客拓落泪染襟  迁客蔽日怨浮云

嗣皇继统布德音  嗣皇施政一时新  嗣皇正青春

宣麻拜相贤士招  流光容易把人抛  座中当年相识少

长嗟君去我已老  且将残年秉烛照  愿鞠躬尽瘁社稷百年好

 

孤臣北上扫胡尘  孤臣磊落满怀襟  孤臣计欲收燕云

南北和议成定音  南北言欢一时新  南北合家春

誉满人间毁亦招  狂澜既挽砥柱抛  弦断徒叹解人少

莫嗟无如召寇老  自有丹心青史照  待泉下相见再续百年好

 

后记:

灵感来自基友 @温毓舒 的北宋群像视频《簪花少年郎》。

(划掉)啊虽然我拆了寇丁这个CP,但相信我小二义只是准大爷的初恋,左手白玫瑰王子明右手红玫瑰丁谓之才是他的人生。(划掉)

越来越懒了所以没有注释,大部分梗可以在《宋史·寇准传》中找到答案。

 

话说二义把小寇比魏征这件事,考虑一下李二跟魏先生的结局,其实是个不甚美好的FLAG。或者我们可以西斯空寂一下,比如做个这样的对比:

魏征从前是李二他哥李建成的人,后来从了李二;魏征死后李二亲自给他撰+写碑文。

××从前是二义他哥赵匡胤的人,后来从了二义;××死后二义亲自给他撰+写碑文。××是李二的粉丝,所以(?)二义还去学了一手李二的飞白……

相信我,本人不是第一个开这种脑洞的人,王禹偁也是这么想的:

【吾君若念先朝旧,应似文贞御制碑。】

【勋劳自合同萧相,谥法还须比魏征。】

(——《太师中书令魏国公册赠尚书令追封真定王赵挽歌》)

但是打住,Stop,在义准的场合我要端起节操(你确定你真有这玩意儿吗)保持CP的纯洁性,不能拿二义的初恋吊打小朋友。尽管,尽管(在我眼中)太宗朝每个宰相身上都有××的影子,阴魂不散程度堪比丽贝卡。

 

回到义准的关系上来。

二义对小寇的态度再次充分证明他对除××之外的人不长性,喜欢你的时候【朕得寇准,犹文皇之得魏征也】(哇塞这个年轻人好清纯不做作),不喜欢你的时候就【雀鼠尚知人意,况人乎】(尼玛你还不如外面那些妖/艳/贱/货懂事呢你)。

这个不提,单说说二义为啥当初会喜欢寇准——这个性格极其、极其恶劣的小混蛋——吧。

忘记在哪里看过种说法(也许是我自己脑补的也说不定),寇准就是赵光义理想中年轻的自己。

才华横溢锋芒毕露,爱恨分明敢作敢当。

跟那个心机深沉韬光养晦熬了十七年从储君到皇帝的权术高手一点儿都不像,可是,人不正是容易被自己缺少的东西所吸引吗?

(划掉)普哥喜欢王小鸦说不定也是这样的原因,老油条被这孩纸的天真逗乐了什么的。(划掉)

 

而小寇对二义的感情,就跟二义本人关系不是这么大。

知遇之恩恐怕是非常玄妙的东西,一个士大夫对他生命里追随的第一个皇帝总是保持着特殊的感情(比如××对赵匡胤,你们懂)——当然也有意外比如郎心如铁韩稚圭(×),但寇准显然不是。

其实单看太宗朝的记录看不出准大爷对二义的箭头,光见着他恃宠而骄使劲儿作终于把自己作出了东京城……但是加上这段就不一样了:

【初,太宗尝得通天犀,命工为二带,一以赐准。及是,准遣人取自洛中,既至数日,沐浴,具朝服束带,北面再拜,呼左右趣设卧具,就榻而卒。】——《宋史·寇准传》

此刻方见爱之深。

所以说感情这种东西是要盖棺论定的,你不仅要看这人得势的时候对他如何,还要看失势的时候对他如何;不仅要看这人活着的时候对他如何,还要看死了很多年以后又对他如何。

 

我们再来聊聊这件定情信物(喂),通天犀带。

通天犀典出自《抱朴子·登涉》:

【得真通天犀角三寸以上,刻以为鱼,而衔之以入水,水常为人开,方三尺,可得气息水中……此犀兽在深山中,晦冥之夕,其光正赫然如炬火也。以其角为叉导,毒药为汤,以此叉导搅之,皆生白沫涌起,则了无复毒势也。以搅无毒物,则无沫起也。故以是知之者也……通天犀所以能煞毒者,其为兽专食百草之有毒者,及众木有刺棘者,不妄食柔滑之草木也。】

不贪口腹之欲,而是专食毒物,为人解之——这种瑞兽,是不是正有点像寇准本人呢。

蒙君以国士待之,故尔倾诚相报,披荆斩棘生死不辞。

(划掉)可以啊二官家,一段黄昏恋换一个为你宋续命的天下奇才,这波不亏。(划掉)

 

最后还是用自己以前写的一段话结尾,也算是点题:

【其实准大爷不需要两袖清风,他就是应该嚣张跋扈,誉满天下谤满天下;就是应该在澶州城头上跟杨大年赌博唱曲,越过皇帝威胁曹利用“岁币过三十万拿你头来”;就是应该过生日过得被怀疑造反,对着贬官的圣旨和宾客痛饮到太阳下山。

他永远都是那个十八中举的探花郎——

正是年少,簪花吃酒。】

(完)

评论-23 热度-63

评论(23)

热度(63)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