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一口义普狗粮,兼驳李煜生日七夕说

故事的开始让我们复(yu)习下《宋史·赵普传》里的这两段话:

淳化三年春,以老衰久病,令留守通判刘昌言奉表求致政,中使驰传抚问,凡三上表乞骸骨。拜太师,封魏国公,给宰相奉料,令养疾,俟损日赴阙,仍遣其弟宗正少卿安易赍诏书赐之。又特遣使赐普诏曰:"卿顷属微瑑,恳求致政,朕以居守之重,虑烦耆耋,维师之命,用表尊贤。伫闻有瘳,与朕相见。今赐羊酒如别录,卿宜爱精神,近医药,强饮食,以副朕眷遇之意。"七月卒,年七十一。

卒之先一岁,普生日,上遣其子承宗赍器币、鞍马就赐之。承宗复命,未几卒。次岁,普已罢中书令。故事,无生辰之赐,特遣普侄婿左正言、直昭文馆张秉赐之礼物。普闻之,因追悼承宗,秉未至而普疾笃。】

二官家选人不慎气死至爱(喂)的惨剧先不去管他,我们从上文不难推测出张秉送礼和你普生日都是在七月份,但是具体哪天不好说。甚至就算知道了你普祭日是七月十四(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其实也难讲他死时到底过了生日没有。

 

不过最近我发现了一条关于这件事的新材料:

淳化三年七月七日,诏遣左正言张秉赍太师赵普生辰器币、鞍马,就西京赐之。国朝故事,非同平章事者无生辰国信之例,帝以普勋旧,故特异其礼。】

——《宋会要辑稿·礼四七·优礼大臣》

噫,小张出发的时间居然是七月七,噫。

当然主因肯定是为赶正日子送到,但如果你问我,我是不相信小二义选了这么个牛郎织女鹊桥会的日子,他心里是没点缱绻的情怀的。

尽管结果不太好(是很不好吧),但怎么说呢……这种时光罅隙里的温柔感,还是让人觉得猝不及防就被喂了一口狗粮,攻喜二官家男友力刷出新高度(虽然并没有什么用2333)

 

而且有了这条材料,对你普生日时间的估算也能更准确一些——首先可以确定是七号之后,不含当天。

那么问题来了,从东京到西京,也就是从开封到洛阳要走多久?

关门,放赵大官家,啊不,放大官家的旅行日记。

【上将西幸……(开宝九年三月)丙子,车驾发京师……辛巳,上至西京,见洛阳宫室壮丽,甚悦。】

——《续资治通鉴长编》

从开封到洛阳,三月丙子(初九)出发,辛巳(十四)到,走了六天。

还有【(开宝九年四月)丙午,车驾发洛阳宫……辛亥,至东京。】

从洛阳回开封,四月丙午(初十)出发,辛亥(十五)到,也走了六天。

问题又来了,请问小张同学和老赵比起来脚程如何?

理论上讲某人是圣驾,应该比较拖沓,但没准他急着衣(见)锦(老)还(情)乡(人)走得反倒快呢……总之先不考虑精确度,就当小张从开封到洛阳也走了五到七天吧。

这样的话,他七月初七出发,应该是七月十一到十三之间到,你普生日有可能是这几天。

 

不过从【秉未至而普疾笃】的叙事来看,似乎更像是说还没来得及收生日礼物你普就挂了(。而他挂在七月十四,这就有点尴尬了。

不过也有以下几种方案可以解释:

1、七月初七接的旨,但小张还花了一两天准备行李什么的。

2、小张没有老赵辣么好的出行条件所以走得慢。

3、二义为了凑七夕虐狗特意提前把小张给派出来了,结果还没等到正日子就_(:з」∠)_

 

我以前觉得中元节出生很帅(zhong)气(er),私设你普是七月十五的生日,我觉得新材料和这条设定一起讲也说得通,决定继续沿用下去。

至于为什么是十五不是十四呢,一来你普没有“生日就是祭日一定是五毒教主蓝光义给他的生日礼物里有毒苹果”(二义:……)这种记载,二来七月十四的设定会面临比较尴尬的问题——

寇准:原来你对我好是因为我跟他同一天出生的!我看错你了!

咳咳开个玩笑,不过我想你普挂掉之后二义每年看准大爷过生日大概会心情很不美妙(不我并没有暗示这是他们分手的原因LOL)。

 

好的,狗粮撒完了,开始题目的第二部分。

也是由“生日礼物”这件事发散出来的。

李煜生日七夕说流传极广,我反驳这个说法不是对他本人有何意见(事实上,他是哪天出生的跟无论这个人的人品还是才华都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他的生日七夕说跟什么“生日即祭日”啦,“牵机”啦,“收集降君死亡成就综合征”啦等一系列谣言联系在一起,让我觉得有必要驳一驳这条来给小二义正名。

我的论证是否正确可以见仁见智,不过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你能做到以下两点:

1、欢迎反驳,但请有理有据。

2、请不要在本文评论、转载(发)等我可以看到的地方刷关于李后主的任何耽美CP,谢谢。

 

我们先看一段材料:

【(建隆三年三月)乙亥,遣使如江南,赐唐主生辰国信物……(秋七月)庚申,唐主遣客省使翟如璧来贡,谢生辰之赐也。】

——《续资治通鉴长编》

建隆三年三月乙亥是三月十八,如果李煜生日是七月初七,并没有提前四个月就派人出发给他送礼的道理。

当时开封和金陵之间的路程可以用这个数据来估计:据《长编》,金陵城破是开宝八年十一月乙未(二十一),曹彬献俘是开宝九年正月丁未(二十八),满打满算只走了两个月——而且考虑到他北上的时候拖家带口,负责押送的曹将军又是个体贴人,应该比寻常使节走得慢。

从三月到七月四个月的时间,走个来回都够了。

而且建隆三年七月庚申是七月初五,七月初五那天南唐派来回礼的使节都到开封了,七夕还没到……按常理推断,赐生辰礼物总得在正日子吧——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李煜当时生日早就过完了。

所以从这里推测,李煜生日应该在四到六月,五月的可能性最大。

 

孤证不立,我们再来看另一段材料:

【是日(开宝六年四月辛丑),遣卢多逊为江南生辰国信使。】

——《续资治通鉴长编》

开宝六年四月辛丑是四月十七,卢多多这天出发,按上面的逻辑推断也不可能三个月才到金陵。

而陆游的《南唐书·本纪第三》是这么记的:

【开宝六年夏,太祖遣翰林学士卢多逊来,国主闻太祖欲兴师,上表愿受爵命,不许。以司空殷崇义知左右内史事。冬十月,内史舍人潘佑上书切谏……】

从他的行文上看,卢多逊给李煜送生日礼物就是开宝六年夏天的事,跟身在“秋七月”的七夕并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李煜生日七夕说为什么如此盛行呢?

——我认为这跟李煜“七夕生七夕死”(事实上,此人死期是七月初八)的牵机谣言密切相关。

真·生日即祭日的人是有的,但不是李煜,而是钱俶:

【(端拱元年八月)戊寅,武胜军节度使、邓王钱俶薨……端拱元年春,徙封邓王。会上遣使以生辰器币就赐之,俶方与使者宴饮罢,殆暮,有大流星堕于正寝前,光烛一庭。是夕,暴薨,年六十。俶以天成四年八月二十四日生,至是年八月二十四日卒,人皆异之。】

——《宋太宗皇帝实录》

我个人是觉得钱俶并非被谋害的,老人家六十了(古代算高寿),过生日多喝了点酒,晚上没缓过来多正常的事情。【人皆异之】也就是觉得同日生同日死这种事稀罕,要说当时人人怀疑二义施毒那就玄幻了。

 

等到南宋黑二官家之风兴起(为什么会有这种风气比较复杂,暂时按下不表),于是就开始传“生日即祭日五毒教主蓝光义送苹果”说。

……但是用钱俶很没有说服力啊。

因为第一,钱九(相对)不够有名;第二,以钱九跟赵一二的君臣关系,很难找到二义去杀钱九的合理动机,更别说等钱九已经降宋这么多年后去杀他的动机了。

于是段子里的主人公就被改成了李煜。

第一,李六很有名;第二,李六天天写反/动/诗/词,碍了万恶的封建统治者赵光义的眼,再加上他还有个据说被某人觊觎的漂亮老婆——好极了,于公于私,动机完美。

谁让李煜才四十出头就死了(此人酗酒的生活方式和疑似有严重抑郁症的词风被完美忽略),谁让他你哥活着的时候不死你上位没两年就死了,你不背锅谁背锅呢(。

然后因为李煜的死亡时间是七月初八,离七夕很近,所以在这种“生日即祭日”的语境下,以讹传讹就把他的生日传成了七夕。

我认为这就是李煜生日七夕说的由来。

 

以上。

2016-09-29历史同人
评论-13 热度-52

评论(13)

热度(52)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