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还你当年刘步蟾

副标题:上海沪剧院《邓世昌》REPO。

(附央视观看地址:上集  下集

提示:本文所有评(tu)论(cao)仅针对剧中人物与情节,不对真实历史负责。在下近代史知识非常缺乏,如果有精通这方面的小伙伴发现原剧或我自己犯了什么常识类错误,请不吝指教。

 

从整体上说,私以为此剧水平最高的地方是特效2333

舞台对各种效果(比如致远号向观众开炮)表现溜得飞起,当然也可能是我新编戏看得少才觉出稀罕——但总之,如果觉得这剧值得看的话建议还是买票去现场,可以享受完整版的视听体验(喂)。

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刘步蟾/邓世昌的邪教CP,觉得这是在厚诬先贤的小伙伴可以打住不要往下看了。

 

剧开头就是海底(?)的场景,然后传来了老刘幽幽的声音,说:“世昌,今天又是你的生日。”

老邓应:“是啊,我们在这里得待了一百二十年了吧……”

EXM?好好的新编历史剧就这样玄幻了大丈夫?

我还没反应过来,俩人已经唠上了。

“你还记得我们在福建船政学堂的日子吗?”

“没有一日忘记!”

海底惊情一百二十年转入回忆杀,第一场正式拉开。

 

一群小鲜肉出操。

操着操着呢,轰隆一声炮响(并没有),给他们送来了视察的领导李中堂。

李鸿章是来祝贺他们顺利毕业,加公布获准出国留学的优秀毕业生名单的。小刘赫然在列,然后旁边的小邓急了,上去说我的绩点有多高BALABALA,凭什么这里头没我?

老李问你谁。

小邓自报家门,然后老李一拍大腿(雾),啊我听说过你。

广东靓仔邓世昌嘛。

广东靓仔。

东靓仔。

靓仔。

仔。

……

中(bian)堂(ju)你脑子坏掉了吗(。

总之邓靓仔因为美色业务水平被老李看中,不必再深造直接就业。

小邓:(尔康手)可我还想和蟾哥哥一起去学♂习呢!

然后李中堂收拾回家,小鲜肉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说小话。舞台一侧出现某个戴红盖头的妹纸。

大家纷纷表示我伙呆,好好的新娘子跑到汉子堆里来作甚。

小刘:世昌你干脆娶了这妹纸得了。

小邓:我是有心上人的!你这么搞让人家姑娘咋做人?

然后他俩就“你娶不娶”“说不娶我就不娶”地纠(da)缠(qing)不(ma)休(qiao),后来妹纸实在看不下去了,自个儿摘了盖头——原来是邓世昌的未婚妻何如真。

她是被刘步蟾叫来的。

……叫来的理由是为了凑洞房花烛夜和金榜题名时,一双两好(喂)

讲真说一双两好也没错,接下来的情节就是小邓一手拉老婆一手拉基友表示有你俩我此生无憾了(捂脸)

可以,这很真爱。

以及何姑娘,这种你戴上盖头我就不认识你了的男人要他何用(开玩笑)。

 

第二场开头是何姑娘上来说从那天晚上到如今十七年过去了……

噫,十七年,噫。

好吧总之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小邓已然变成了老邓。何姑娘倚门盼老公的时候,就见老邓和老刘拉拉扯扯地过来了,而且老刘明显气儿不顺,看起来很想把追着自己的老邓甩掉的样纸。

于是乎何姑娘赶紧过去打圆场,说步蟾大哥呀,今天是我们世昌的生日,进门喝几杯怎么样。

老刘说:哼,看在弟妹的份上我今天就饶了你(×)。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北洋海军的装备不给力,老刘跑去向李中堂据理力争,而把顶头上司丁汝昌绕过去了。于是乎治他个越级上报,罚俸一月。然后老邓觉得他太冲动,而老刘觉得“你居然不跟我骂丁某某个陆军来的缩卵软蛋你真不讲义气”,他们就吵起来了——或者说老刘单方面在吵,老邓在非暴力不合作233。

等到邓家坐下,老邓亲自给老刘倒酒,然后说:

这第一杯呢,是赔罪,我不该让大哥生气。

老刘“哼”了一声喝了。

这第二杯呢,是谢恩,感谢大哥当年给我们夫妻做大媒。

老刘又“哼”了一声喝了。

这第三杯呢,是劝诫,大哥为水师装备操心是应该的,不过操心也要讲基本法啊,越级上报要不得啊。

眼看老刘又要发火,老邓十分机智,说大哥你这月不发工资不要紧,上我这儿来,一日三餐包吃包住,我养你啊。

……辣眼睛。

老刘给他逗乐了:我就一个月不发工资,我还能饿死不成?

但也没说不让他养着_(:з」∠)_

就在气氛渐入佳境的时候,传来了一个十分不幸的消息:因为三年后是某老太太的六十大寿,所以要全力筹备,所以北洋水师这段时间里没有军饷拿。

……讲道理我对西太后没有分毫好感,但仍然觉得这似乎黑得太惨了点——三年不发军饷甲午时还能上战场?早哗变了吧。

 

在剧中的位面,三年后的北洋水师是这样的:

普通青年逛窑子,文艺青年抽大烟(刘步蟾:喂!),二/逼青年搓麻将(丁汝昌:喂!)。

只有我们的老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每天忧国忧民努力操练——因为他是土豪的出身,能够自掏腰包给手下发军饷。

这天老邓在致远舰上逮到两个日本细作,发现他们似乎有开战的倾向,十分忧心。于是乎到窑子里去找同事们商量这件事,结果被温柔乡里的小伙伴们告知没有军饷操什么练,不要妨碍我们沉迷妹纸,日渐消瘦。

老邓很愤怒,后果很严重——老邓直接开骂了。

开骂的结果是开片,以一敌四。老邓非常神勇,然而后期还是寡不敌众,眼见就要败北,突听一声:“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好好地High了!”

……没错,他被满脸颓废吸得不知东西南北的老刘给救美(?)了。

然而老邓没有丝毫感激之情,老邓更加愤怒,一把夺过老刘的烟枪掼在地上,充满敌(wei)意(qu)地说:

“你不是我认识的刘步蟾!”

老刘:黑人问号.jpg

老邓:我认识的刘步蟾,是个天不怕地不怕为了军饷不惜越级上报的疯子!是个铁铮铮地为国为民以水师为己任的疯子!不是你这个浑浑噩噩的废人!

老邓对老刘的堕落表达了一番蓝瘦香菇的情绪,老刘呵呵,老刘表示这世道容不下疯子,还是与时俯仰比较自在。

不过老刘依然对老邓旧情未了(雾),于是给他指了条明路:海军衙门新到了一笔款子,让李中堂的亲戚丁某人去要——对了,别告诉那个老赌鬼是我让你去的,他跟我有仇你总记得吧?

 

于是老邓在赌场外面站了好长时间,终于等到老丁搓完一轮拨冗接见。

老丁听了老邓的要求。

老丁非常警惕:这种海军衙门的机密消息你小子是打哪儿听来的?

老邓支支吾吾:我、我在海军衙门有个熟人……

老邓根本没点过扯谎技能点,老邓编不下去了。

老丁步步紧逼,眼见老邓就要打出GG。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身后一声断喝:你为难他做什么!我告诉你,是我让他来的!

——说着不要告诉某人,结果你还不是放心不下,自己跟过来了。

#如果这都不是爱#

老丁呵呵,我早就知道你俩有一腿(×),刘步蟾,到底我是军门还是你是军门?

老刘:你这陆军来的缩卵软蛋!

老丁和老刘开始撕×,撕的空隙对老邓吼了句:“你有本事自己去找李中堂要啊!要来了我这个军门让给你做!”

……老邓就去了。

 

去之前先回了趟家,发现何姑娘怀孕了。

两个人柔情蜜意一番,然后老邓告诉何姑娘我要去找李中堂。

何姑娘大惊:你要越级上报!你不要送死!你死了我和孩砸怎么办!

老邓:我以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我看错你了!我不管我一定要去!

于是乎老邓夺门而出,何姑娘怀着孩子跑得慢点,但也很快出了门,大喊:“步蟾大哥——”

……我没打错(。被何姑娘召唤而来的老刘得知老邓如此作死,二话没说,立刻快马加鞭地去追老邓。

话说连何姑娘都知道阻止老邓非找老刘不可,嗯。

其实不如说正是何姑娘才知道得如此清楚啦。

 

俩人在舞台上挥着马鞭玩了一阵你追我赶的游戏,然后老刘终于把老邓拦了下来。

老刘:你不要作死,我当年的教训还不够吗?

老邓:(梗着脖子)我就是跟大哥你学的!

老刘:我今天一定要把你带回去!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弟妹着想!

老邓见势不妙,开始搞感情攻势,回忆了当年两人激情燃烧的岁月和若干甜蜜(×)的过往,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卡若干。

老刘:就因为这样我才不能看着你去送死!

老邓:不,你会的。

老刘懵逼脸,老邓缓缓地说:因为你和我是一类人。

我知你理想未灭,热血未冷。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刘步蟾受到3000点暴击嘴炮伤害。

于是乎老刘被他感动了,决定让他去——真要这么简单也太对不起老刘的男友力了,老刘被他感动了,决定陪着他一起去。

PS:此位面设定老刘身份高,所以真出事担大头的是老刘。

老邓热泪盈眶,两人好兄弟状执手相看,然后又开始朝着同一个方向抡马鞭,一边跑一边上各种蜜汁羞耻的唱词:

老刘:我开定远向前进——

老邓:我驾致远紧紧跟——

讲道理,你们这是天仙配呢,还是天仙配呢,还是天仙配呢?

然后戏份来了。

老邓唱:又见当年刘步蟾。

老刘和:还你当年刘步蟾。

 

还你当年刘步蟾。

我的妈,我当时背上一片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是恶心的,而是……感觉自己要炸了。编剧真特么太有想法,不服不行。

在这个语境下,潜台词不就是,当年那个热血的、铁铮铮的汉子刘步蟾,他是……他是属于世昌【你的】嘛。

本来已经跌落尘埃的人,却还能够挣扎着爬起来,穿上有些生锈的铠甲,再次出征。他还是那个盖世英雄,宁折不弯。

你看,这是当年那个顶天立地的我自己,我把他还给你了。

满篇狗粮,全在这一句里面。

 

一路秀着恩爱到了北京城。

李中堂表示:姓刘的怎么又是你?上次越级上报的事我还没跟你算呢!你居然敢直接找到我头上来,懂不懂规矩了!

眼见老刘要被轰出去,老邓出马了。

中堂:你谁?

老邓:我是邓世昌啊。

中堂:……哦,我记得你,广东靓仔嘛。如今长残了差点认不出来。有什么话就说吧。

老邓:_(:з」∠)_中堂您记性真好。

老邓汇报了日本细作事件,中堂表示我没钱,一切等太后过完寿再说,料想日本人是没这么快动手的——说时迟那时快,轰隆一声炮响,你可能不相信,日本人动手了。

李中堂:(脸顿时紫了)好吧,这六十万两拿去!好好操练!

手下:中堂这么办不妥吧?

中堂:不妥个毛?跟内务府说这笔钱是给太后过寿用的,他们敢不给?!

……说起来,还真是有点小霸气呢。

 

于是刘邓二人带着救命钱回去,发现当年的老同学东乡平八郎(憋问我霓虹人干嘛要来他清学造船技术,我不造)正在劝降老丁。

他俩遂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配合默契,各种表示军门你不要走错了路。

丁军门:哈哈,看来我想走错路都错不了。

于是东乡先生被轰走,老丁和老刘一笑泯恩仇,三人还来了个经典的叠手背动作。

三天后也就是八月十八那天,正式开打。

又是老邓的生日。

致远舰众士兵纷纷给邓管带贺寿,还特意端来了一碗面——没错,老刘给他准备的寿面。

老刘还在远处端着个小望远镜仔仔细细地看着他吃完了。

我的天啦,你们不知道什么叫秀……我不说了(。总之这种FLAG也!敢!立!果非常人!

战争画面非常之酷炫,舞台效果乃全剧巅峰,很容易把人的情绪调动起来——特别是最后老邓决心撞吉野的时候,配的是第一场船政学堂戏的校歌BGM。

那种感觉,燃死了,当然也虐死了——不过燃压倒了虐。

老邓牺牲的时候他是带着希望的,他不认为最后会败。

相比之下老刘和老丁自裁的时候就挺绝望了,不过遗言是亮点:老刘喊的是“世昌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定远落到日本人手中”,老丁喊的是“李中堂,北洋水师完了”。

——编剧的CP观真是分明啊,嗯。

 

PS:其实这剧BG戏挺感人的,都怪老刘太抢戏。

以上。

2016-10-19历史同人
评论-24 热度-58

评论(24)

热度(58)

  1. 酱仙北邙山下尘 转载了此文字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