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一个隐秘而不伟大的义普梗

副标题:北宋国子监官板刻经衔名告诉了我们什么。

前两天上专业课时偶然发现的。

 

故事要从你宋开国以后在五代基础上(荣耀属于冯·不可说·道先生)继续校经、刻经的工作说起。这一工作主要承担的部门是国子监,当然馆阁也是做了许多贡献的。

时隔一千多年,当时的刻本基本不存了,但南宋和元代在北宋留下的雕版基础上修补后重新刷印的本子(即“递修本”)有些还存世,可以借此窥见北宋刻本的基本面貌。

在这些递修本中我们除了经书文本(包括经、注、疏etc.)外,还可以看到“校勘衔名”和“经进衔名”两样东西。

简言之,“校勘衔名”就是具体负责校勘工作的人员的官衔和署名。

而“经进衔名”则是在把校勘人员的工作成果呈送给皇帝(即“进”)之前负责先把关的人(通常是宰执级别的大佬)的官衔和署名。至于他们只是“荣誉指导”挂个名,还是多少也干了点活,那就只好自由心证了。

 

我们来举个例子:

 

上图是国家图书馆所藏宋刻宋元递修本《经典释文·毛诗音义》(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卷末的一页,“开宝二年正月×日”右边两行(即以陈鄂和姚恕结尾的两行)是校勘衔名的一部分,而左边七行则是经进衔名:

【推忠协谋佐理功臣,金紫光禄大夫,尚书吏部侍郎,参知政事,上柱国,东平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户·臣 吕余庆 等 进。

推忠协谋佐理功臣,金紫光禄大夫,尚书吏部侍郎,参知政事,上柱国,河东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户·臣 薛居正。

推忠协谋同德佐理功臣,起复,光禄大夫,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上柱国,天水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食实封四百户·臣 赵普。】

感受到你普对薛先生和吕先生全方位的碾压了吗LOL


前面是太祖朝的例子,我们再来看太宗朝:


上图是国家图书馆所藏宋刻递修本《周易正义》(中华再造善本影印)卷末,只截了校勘衔名部分。

最右边一行上面“端拱元年戊子十月×日”是时间,以下皆是衔名:

【推忠佐理功臣,金紫光禄大夫,行尚书户部侍郎,参知政事,柱国,琅琊县开国伯,食邑七百户·臣 王沔 等 进。

推忠佐理功臣,金紫光禄大夫,行尚书户部侍郎,参知政事,柱国,陇西县开国伯,食邑七百户·臣 辛仲甫。

推忠协谋佐理功臣,光禄大夫,中书侍郎兼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监修国史,上柱国,东阳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三百户,食实封二百户·臣 吕蒙正。

推忠协谋同德佐理功臣,开府仪同三司,守太保,兼侍中,昭文馆大学士,上柱国,许国公,食邑八千户,食实封一千六百户·臣 普。】

再次,小吕身为宰相,被现在的某人碾压也就算了(食实封比人家的食邑都多),还被开宝年间的某人碾压(而且从功臣号到本官到馆职到爵位到食邑和食实封全面碾压),这当真是岂有此理23333333


那么,我为何说这其中蕴含着义普梗呢?

比较一下这两行衔名:

【推忠协谋同德佐理功臣,起复,光禄大夫,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上柱国,天水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食实封四百户·臣 赵普。

推忠协谋同德佐理功臣,开府仪同三司,守太保,兼侍中,昭文馆大学士,上柱国,许国公,食邑八千户,食实封一千六百户·臣 普。】

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因为你普在开宝年生过病而加上的“起复”我们不去管它,看看别的:

文散官由“光禄大夫”跃上最高等的“开府仪同三司”,本官由“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跃上“三师”之一的“太保”,宰相衔由“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升到“侍中”,馆职少了个“监修国史”(因为给了小吕XDD),爵由郡公进国公,食邑和食实封各翻三倍。除了功臣号和勋维持不变以外,好像变化都挺大的。

但这些都不是最大的不同——衔名衔名,最大的不同不在“衔”,而在“名”。

由开宝年的“臣赵普”变成了端拱年的“臣普”。

说好的赵家人呢?!


缺了这个“赵”字的原因是什么?

非YY向的解释:原来雕版上的那个“赵”字脱落了,补版的时候又没补上,毕竟是递修本嘛。

↑讲道理这是我觉得可能性最大的原因,但我身为你宋地摊文学创作兼评论者,还是要YY一下,所以我们就不考虑这个看起来很科学的理由辣。

——那就要假设你普署名的时候确实署的就是“臣普”而不是“臣赵普”。

于是问题来了,这种情形是你普自己造成的,还是某人(二官家不用看了,说的就是你)造成的?

我更倾向是小二义的锅。

首先,你普既然在开宝年署的是“臣赵普”,那么在没有任何外力干扰的情况下,他不应该突然就改变主意要把那个“赵”字给去掉了。

其次,粗心大意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一来你普处事还是比较严谨的,二来这种关系到国家教化(?)的事还是比较重要的,就算他笔误了,也会有人提醒他才对。

最后,在某人(老赵:……)手上吃过恃宠而骄(喂)的亏的你普,总该长点记性,不会一言不合就在公众场所很不庄重(喂)地把自己的姓给去掉了吧。

在这样一番考虑之后,在下只能得出一个听起来有点智障的结论:

你普署名这么署,是因为二官家要求他这么做的。


二义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要求呢?

我猜测啊,只是猜测,也许他暗搓搓地是这么想的:

你和他们不一样,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我就是要让天下后世都知道,你本来就是我们家的人,是我的人……一百年,一千年,白纸黑字,谁也改不了这件事。


PS:

一个彩蛋,看到第二张图左上角的那个“吴郡唐寅藏书”了没?此人画过《雪夜幸赵普》哦,虽然(好遗憾啊可还是要保持围笑)并没有传下来w

2016-10-23历史同人
评论-20 热度-40

评论(20)

热度(40)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