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谁是君子·一

本文中的游戏改编自桌游《阿瓦隆》(又称《抵抗组织2》或《圆桌骑士》)。原版规则请自行度娘,安利一个网杀地址:戳这

光球梗借自 @一颗柠檬多少坑  姑娘的文《[hp]死亡游戏》。

欢迎竞猜。

 

应基友 @朝闻夕露 建议,开头列出十位玩家字号对照表:

赵普,字则平

张齐贤,字师亮

吕蒙正,字圣功

李沆,字太初

王旦,字子明

寇准,字平仲

丁谓,字谓之

卢多逊,字子让(私设)

李昉,字明远

宋琪,字俶宝

 

第一章

 

天圣元年闰九月,雷州司户参军寇准卒。

 

寇司户再睁开双目的时候,已经坐在一张圆桌前。他揉了揉眼皮,先往左边看了看,大喜过望:“子明!”

王旦冷静地挣开了他的拥抱,“寇平仲,注意影响,还有旁人在呢。”

于是寇平仲只好恋恋不舍地放开手,又往右边看了看,大惊:“我他娘的都死了,你怎么还阴魂不散?”

丁谓给他一个优雅的白眼。

“我也想知道,我明明算着自己还有十四年阳寿,怎么突然就到这里来了?”

“人数不够,就随便拉了个跟某人关系密切的生魂,你们体谅一下。”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寇准吓了一跳,却是圆桌中间一个橙色的光球(他总觉得这光球在哪里见过,就是颜色不对)咧嘴说话,“给你们一炷香时间互相认识,随后游戏正式开始。”

“子子子明你相信我,我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我已已已经和他割袍断义了——”忙于自白的某人被王子明轻描淡写地噎回去,“有没有关系,等你赢了游戏再跟我说吧。”

 

寇准还待分辨,坐在王旦另一边的李沆看不惯了,轻轻咳嗽出声:“平仲,时间宝贵,我先给你介绍下几位前辈吧。”

圆桌边共有十人,除了他们四个外,吕蒙正和张齐贤也是寇准熟悉的,宋琪和李昉两位太宗朝老臣虽比生前面容年轻了许多,也并不难认出——至于那位意态悠闲、能令素来桀骜的张相公纡尊降贵给自己剥瓜子吃的男人——

寇平仲深吸一口气,瞬间简直又变回当年小小的枢密直学士。

“……韩王。”

赵普颔首,冲着丁谓另一边——不知为何看起来很不高兴的——陌生面孔眨眨眼,“这位你可能不熟悉,我的老朋友,卢子让。”

哦,寇准现在知道原因了。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参加这个所谓的‘游戏’?”

在发现王旦似乎无论如何都不愿搭理他后,寇相公终于问出了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啊呀,蒨小娘子没跟你说过吗?”李沆乜了乜他,“就是继任阎君的事情。”

寇准花了好大工夫才把那句“公前身阎浮提王也”跟现在的情形联系到了一起。

“……我以为阿桃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失心疯呢。”

“总之这就是阎君继任前的试炼啦!”橙光球欢快地喊道,“请寇相全力以赴争得胜利,务必不要辜负王相对你的期待!”

看到王旦“期待”的眼神,寇相艰难地把那句“什么破差遣我才不要干”咽回喉咙里,换成:

“规则是什么?”

 

“嗯,谁——是——君——子——啊,是从来没玩过的新游戏。”张齐贤摸着他已经快变成三层的下巴,“看起来跟狼人差不多,但是没有中途出局的设定,这个好。”

“是啊,玩狼人的时候你们这些小狼崽子总是第一轮就把我咬死。”赵韩王幽幽地叹了一声。

卢多逊冷哼,“还不是因为你是个玩人狼卖了所有队友骗全场的败类。”

“哎,要不是子让你这个月老非要把我跟你自己绑在一起,我可不也是一匹有风骨的好狼……”

……寇准一点也不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默默翻开了手中的规则册:

 

【游戏规则:

参与者十人,分为君子、小人两个阵营。

 

君子阵营包括:

大贤一人(初始知道除大奸外的所有小人玩家是谁,但不知其具体身份)

贤弟子一人(初始知道大贤及伪君子两位玩家是谁,但不知其具体身份)

千里马四人(不知道除自己外其他玩家的身份)

 

小人阵营包括:

大奸一人(初始知道除落水狗外其他小人玩家是谁,可逃过大贤之眼)

伪君子一人(初始知道除落水狗外其他小人玩家是谁,可扮演大贤蒙骗贤弟子及其他君子玩家)

朝夕乌一人(初始知道除落水狗外其他小人玩家是谁,可通过弹劾大贤使小人阵营获胜)

落水狗一人(不知道除自己外其他玩家的身份,其他小人玩家也不知道他是谁)

 

游戏进程:

·初始秘密告知大贤、贤弟子及除落水狗外三位小人玩家应知道的信息。

·随机指定一位玩家为宰相。

·宰相宣布一项国策,并指定若干位玩家(第一轮三人,第二轮、第三轮四人,第四轮、第五轮五人。可包括宰相本人)负责执行。

·从宰相右手边开始,玩家依次陈述是否支持宰相提出的人选,宰相可选择第一个或最后一个发言。

·发言结束后进行投票,如支持人选的票数大于五,则国策执行,反之则国策搁置。

·若国策搁置,则宰相卸任,宰相左手边的玩家成为新宰相,继续提名、发言、投票。同一轮国策最多搁置四次,四次后无论宰相提出的人选如何,都必须强制执行。

·若国策执行,所有负责执行的玩家暗中选择“协助”或“阻挠”,君子阵营必须选择“协助”,小人阵营可选“协助”或“阻挠”。

·公布此轮游戏“协助”、“阻挠”各有几票,但不会公布每票具体由谁投出。

·除第四轮国策需两票“阻挠”才判为失败外,其余国策有一票“阻挠”即判为失败。反之则判为成功。

·国策执行后,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宰相均卸任。宰相左手边的玩家成为新宰相,进行下一轮游戏。

·若五轮游戏中有三轮国策失败,则小人阵营获得胜利。

·若五轮游戏中有三轮国策成功,则朝夕乌可指定一名其认为是“大贤”的玩家进行弹劾,弹劾成功则小人阵营胜利,反之则君子阵营胜利。】

 

规则有点复杂,寇准读了三遍还是没完全搞懂。

但看身边的“玩家”一个个(特别是李沆!)早早就放下了手册,他也耻于继续作思维迟钝状,便也人五人六地扔开了说明——子明向来心软,只要自己努力摆出……那啥……拼却此生的姿态,就算败北也是非战之罪,重修旧好不难。

 

“一炷香时间到,”橙光球宣布,“请各位玩家闭上眼睛,你们的脑中将浮现出自己的身份牌。”

寇准“看”到的是一匹搔首弄姿的胖马,瞧着很像是太宗皇帝以前的“碧云騢”。

君子阵营最重要的角色是大贤及弟子,千里马跑得再快,四匹之多也不值钱——这个道理寇相公还是明白的。

他一时既松了口气,又有些没拿到重要角色不能尽情表现的沮丧。

橙光球继续说话:“大贤啊,你的脑中浮现了伪君子、朝夕乌和落水狗的脸庞,你记清楚他们是谁了吗?”

“贤弟子啊,你的脑中浮现了大贤和伪君子的脸庞,你记清楚他们是谁了吗?”

“大奸、伪君子和朝夕乌啊,你的脑中浮现了你两位同伙的脸庞,你记清楚他们是谁了吗?”

在寇千里完全不知为谁的五位分别做出肯定回答之后,光球终于宣布:

“好,请各位玩家睁开眼睛。”

 

寇准开始观察桌上的其他人。

王旦面无表情;李沆在把玩自己的指尖;吕蒙正显得严肃又认真,一身正气;张齐贤和赵普依然在一个剥一个磕瓜子,看起来无比悠闲;宋琪和李昉在……眉目传情?互送秋波?……好吧;卢多逊似乎比游戏开始前更阴郁了;丁谓低垂眼睑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当然,就算直对着他的眼睛,寇准其实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随机结果是首先由赵韩王担任宰相。”光球道。

“这绝对不可能是随机的结果!”卢多逊拍案而起,“背后定有肮脏的××交易!”

光球心平气和,“你可以向本游戏赞助商,即南方荧惑霹雳火德星君赵太(er)祖(hei),简称‘他男人’理论。”

卢多逊闭上了嘴,然后坐下。

 

“承蒙抬爱,”赵普接道,“我来看看第一条国策——嗯,因朝廷面临财政危机,需裁诸公俸禄,力行勤俭节约之道。”

“荒谬!”卢多逊再次拍案而起,“区区薄俸不过杯水车薪,既已有危机,若再搅得人心离散,我看这大宋朝是药丸了!”

张齐贤道:“附议,旁的开支可以省,饭钱是万万不能省的。”

吕蒙正道:“这是朝廷体面问题,俸禄裁不得,实在缺钱,我愿意把家财捐出来。”

丁谓道:“那都是当朝官员不善理财的缘故,跟俸禄有什么相干。”

王旦道:“善理财就是把纳税人的钱用在祥瑞制造上吗?”

寇准(艰难地吞了“节流哪比得上开源没钱找契丹人抢啊”)道:“财政危机就是某些人不善理财的结果,应斩之以示众。”

李沆道:“你们啊,还是不学无术。子曰:‘节用爱人。’裁点俸禄怎么了?他日后悔,当思吾言。”

李昉道:“俶宝兄,你怎么不说话。”

宋琪道:“我和则平想的一样。”

光球吼道:“你们还要不要继续玩游戏了?!”

 

于是赵普道:

“这一项国策,本相选择我、师亮、圣功三人执行,选择的理由最后会说。诸公请发言。”

(TBC)

评论-18 热度-50

评论(18)

热度(50)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