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总结

往年我都是拖到第二年才发的,但看到首页纷纷刷,不耐寂寞(……)反正这个月大约摸也不会开新坑了。

咸鱼.jpg


惯例先说三次元。

最大的成就是以6.5分通过雅思考试,满足了考本校博的英语资格。明年的第一要务为继续准备博士生考试。

为此要继续修学分、复习专业课以及搞出可以见人的论文。

当年怎么就没一念之差去了隔壁只要想上硕就能上硕想读博就能读博的历史系呢。

啊,虽然目前为止对自己是否适合搞学术充满了怀疑,但至少还没有改弦更张的念头。


寒假的时候去了海南岛,现在想想只记得椰子汁了(不)

其实自由活动(我家素来跟团)的时候有想过去水南村看卢多多的,然太远太偏僻,没有说服太后所以不了了之了。反正是卢多多不看也罢(等等)。

清明节的时候我和两位突(xian)发(de)奇(dan)想(teng) @解尽秋凉 、 @朝闻夕露 的基友决定去八/宝/山凭吊烈/士,然而那里并不让进,于是乎灰溜溜地滚回来……顺那里真特么的偏,连点娱乐设施都没有(等等)

跟 @朝歌暮酒 面基啦,跟她一起吃了牛排吃了铁板烧吃了好多羊羊羊,总之就是吃吃吃。后来还收到了她寄的羊肉和椰子汁,开森,感觉自己被包养(×)。

暑假去了趟韩国,第一次出国,然而并不记得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喂)给基友们带一些化妆品算么(。

十月底去天津看望表姐,被她带着听了场相声,感觉不错。还和姐姐一起看了《湄公河行动》_(:з」∠)_

说到电影,下半年小西月 @月满西楼 到帝都来实习,所以我和她一起度过了许多逛逛逛吃吃吃看电影看电影看电影的时光,令人怀念w

人际上主要就是这些?也有些不愉快的事情,不说了就。


有件值得欣慰的事是自己开始在经济能力范围内做正版消费者吧,追文的时候都是去晋江/起点买V而非搜盗版源看了。

游戏的话前两天注册了Steam,以后大概也许会烧钱LOL

看书一般是图书馆借/入实体/豆瓣阅读买电子版(如果有),但专业类有PDF也会随手下就是了……用学术需要安慰记几……

只有软件还是基本掏不起钱,只能暂且下破解版这样_(:з」∠)_

我现在养成了每天记账的习惯(用的APP是Timi记账),然并卵……还是发现自己每个月差不多要花两三千,压倒性用在吃上(面瘫脸)。


每到年底都哀叹自己读书太少,曾经想养成每天固定看书的习惯——当然失败啦LOL

还是推书吧:

一半是写作业的需要,一半是自己的兴趣,把司马砸缸(×)的《涑水记闻》刷了一遍——我反正是从里面读出了满满的荆温2333333

《澶渊之盟新论》,关于澶渊之盟的论文集汇编,和其他所有论文集一样具有良莠不齐的毛病。最推荐写李继隆那篇(令人热血沸腾)以及宋真宗阵图那篇(手把手教你怎么黑小二义,不如你哥就算了,连你儿子都不如哈哈哈)。

顾宏义的《宋初政治研究》,此人在二义继统问题上很多观念和我相左(某些问题是根本三观不合),但他收集的材料确实非常丰富(有些支持老赵属意赵德芳继位的证据是我第一次见,明年看能不能写些东西反驳)。杀兄说支持者可以引以为据,反对者也可以参考看看。

《乌合之众》,久仰大名然后囫囵吞枣了一番。感觉观点挺有意思,但是他的理论不太系统?社会学我是完全门外汉,不多说。

《奇特的一生》——今年刷的一大堆时间管理鸡血读物里个人认为最值得看的,不一定要学他的方法,关键是围观柳比歇夫这个神人LOL

最后列几篇网文凑数好了(等等),《宰执天下》(萌章喵的起点,作者充满了对大苏“这么好的基友你不要给我”的怨念情绪)、《贵妃起居注》(作者深刻地讨厌朱祁镇,我体会到了233)、《权宦》(好多年没这么真情实感地给原耽写长评了)、《儒道至圣》(虽然越写越水了,但还是要把它推给不雷抄书流和打脸流的所有基友)。

【2017.1.7更新,《权宦》抄袭,详情指路微博,已将作者列入黑名单。】


今年看了很多电影和一些剧/番/综艺,列一下我觉得可以推荐的。

《美人鱼》,对男女主没什么想法,但罗志祥萌死我了。

《火影忍者博人传》,没看过大火影本体,个人觉得很好看,同时被强塞老乡狗粮(冷漠脸)。

《疯狂动物城》,巨作,看完短暂萌过狮羊CP。

《Lying Man》前三季,狼人杀真人秀节目,桌游入坑作(×)之后我大JY走了节目就没什么看头了……

《小青天司徒公》,很老的国产动画了,蜜汁可爱。剧透:主角司徒骏是个很帅气的……妹纸233

《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结尾看哭了。

《爱宠大机密》,很萌,杜老大总是让我想起老赵(闭嘴)。

《冰川时代5:星际碰撞》,我觉得不错,可能铁杆前作粉会失望?

《Please Like Me》,澳剧,主角是个萌萌的小基佬。温情而绝望,强推。第四季好像刚出,我还没看。

《海洋之歌》,美哭,今年看的动画电影(我确实看了很多LOL)里最喜欢的一部。

《九条命》,猫萌,撸猫即正义。

《湄公河行动》,让人热血沸腾的好片。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看完感觉心情很沉重,但确实是好片。

《神奇动物在哪里》,重燃对HP热情的契机,虽然感觉燃不了太久LOL

《海洋奇缘》,毛伊特别贱、特别萌,特别像老赵(喂)我对像老赵的男主角总是蜜汁好感。

《你的名字》,挺好看的,特别是前半段搞笑的部分,后半段煽起情来可能有用力过度之嫌,不过还是挺感动的。

《微能力者》,就我目前看到的部分(前十集),脑洞吊炸天,以至于不是特别像一个国产网络剧……

最后:《大宋名相赵普》,百家讲坛节目。史实部分一如既往地不能深究,但用来膜你普还是挺开心的。


今年还在继续看演出和展览。

我觉得《恋爱的犀牛》很不好看,大概因为我的审美不具有现代性(等等)。

跟王长安蹭了两节“昆曲欣赏”课,第一次看见白先勇老师本人——顺便上他的名句(???)吧:我觉得赵匡胤和赵京娘也算是【铁汉娇娃】的关系(等等)。

苏昆的《潘金莲》,一人分饰西门庆和武大郎(没有对手戏是怎么办到的)的演员吊炸天。

苏昆的《长生殿》、《牡丹亭》,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大概我不喜欢这种传统生旦戏(喂)

话剧《白鹿原》,挺好看的,连我这个没刷过原著(愧为中文系)的人都被感动了。

京剧《明朝那点事儿》(其实就是《审头刺汤》_(:з」∠)_),我意外喜欢汤勤这个猥琐反派形象,倒是觉得主角陆炳利用妹纸有点儿LOW

歌剧《茶花女》,唯一的感想是男主他爹有病得治……

沪剧《邓世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推荐给你们所有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来入我刘邓邪教(×)

话剧《老舍五则》,好看,连同性恋和3/P都有,异常前卫(等等)。

京剧《红娘》,对我来说比传统视角的《西厢记》有趣一些,但是有限。

昆曲《想古今》雅集,赞!圆了我侯少奎老师和计镇华老师同台合作的妄想嗷嗷嗷——虽然是关鲁邪教而不是胤普,但是可以脑补嘛www而且计老师真的好萌!侯老师好帅(这么大年纪了一开嗓子还是满满的荷尔蒙)……

展览的话,今年发现首博是个好地方(海昏侯、妇好、大元三都、燕京八绝)。赛克勒虽小,意外还不错(千年敦煌、中原音乐文物),连图书馆偏殿居然也有以前没意识到的潜力(洛阳六朝刻石、胡适),我觉得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贵校……


似乎说得差不多了?

啊对,我还忘了一件事——给诸君推游戏。

今年惯例仙剑一,通了两到三遍吧,永远的仙剑一LOL仙剑二在二刷,然而没有刷完(确实比起仙一来刷它的动机低多了)。今年还开始怀旧《大富翁4》了(趴)

在某位基友(……)的安利下刷了几个小黄油,比如《××公主××》、《魔装××》、《××幻想曲》,然而我觉得打怪比刷H场景有意思多了……真的。我还认真地把《魔装××》所有人物和召唤兽刷到满级,自己总结了攻略(。

Alpha游戏组的游戏是以前玩的了,推《美少年梦工场3》和《星光之路》。不过我觉得他家一个问题是对SL刷随机事件要求很高,然我个人观念是一切需要用SL达成全结局的游戏都是耍流氓,所以这点不相合。

最近觉得最神的游戏是《魔女之家》,推荐不怕恐怖的小伙伴玩,手把手教你什么是人性的阴暗。

这两天在刷一个手游《魔物娘》,恋爱(?)养成,蜜汁带感。过两天可能会发详细REPO。

再推几个橙光吧:

你宋相关:《律与敕》(新旧党争)、《女鬼的N种死法》(比较杂,总体而言仁宗粉)、《福华一梦》(贾似道相关)

养成类:《官居几品》(升级做官)

推理类:《恒水中学连环虐/杀》(吊炸天)、《True Game》(烧脑的快感,让你爱上数学×)


最后(……),身为一个同人写手,还是要回顾一下今年的产出的。

(顺序:短篇-连载-填词-考据,扯淡不计)

【1月】

填词:《胤普·狭路相逢》

【鞍马如浮云 去去辞帝京

瞻望弗能及 别有暗恨生

昔日击节赞叹 先王以人为鉴

今朝翻撞破菱花镜】

填词:《荆温·王介甫你到底把祖宗之法放在哪里了》

【地窖修了 通鉴也写了
连老邵尧夫 都安N个窝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当年推荐你干嘛
官家的鱼羹饭真的那么好吃吗】

考据:《关于宋太祖太宗皇位授受的几个问题》(上)

【综上所述,我从“赵光义是赵匡胤的继承人”、“赵匡胤为什么要选赵光义为继承人”、“赵匡胤晚年也并不后悔选赵光义当继承人”这三个方面解释了[兄终弟及是赵宋建立之初就决定了的,终太祖朝没有改变]的问题。】

【2月】

连载:《义普·老年二十题》6-10

【祖孙俩嬉闹一阵。

来时按某人口味揣了几块点心,片刻都给赵丹歌摸了去——不光眉眼像则平,连对甜嘴的偏好都随了他。

这样想着,皇帝的声音不觉也裹上层蜜糖。

“你翁翁呢?”

“翁翁在歇午,”女童嘟起小嘴,“原来官家又要找相公玩……还以为舅公是来给丹歌讲故事的。”】

连载:《胤普·君臣遇合五十问》1-5

【您出生和早年居住的地方在哪里?对自己的家乡有什么看法,对方的呢?

胤:我对着旁人讲不出来洛阳为什么这样好。

普:打从他十岁上随宣祖皇帝出了西京,他就知道有朝一日会把自己埋在那里。

胤:差不多——你明明清楚这个还跟着光义反对我迁都?

普:皇陵和首都的标准是两回事,臣相信陛下也不是如此感情用事之人。而臣的观点……只是出于自己的判断,虽与陛下相左,却和他人无关。

作者:(插嘴)我能问问两位,官家为什么要将迁都这样的大事谋及——那啥——前宰相吗?

(一阵有点尴尬的沉默。)】

填词:《李斯·谋首》

【曾誓与子同仇

东门回望 不甘作黔首

且待他日青史 目斯为谋首】

【3月】

连载:《宰相战争》楔子至第三章

【丁谓座位下升起数条银色锁链将他牢牢捆缚在扶手椅上,然后所有人都听见头顶“扑棱棱”的巨大响动,有些像……鸟儿扇动翅膀的声音。

少年茫然地抬起脸。 


那是大群大群漆黑如夜的乌鸦,看上去足有四五十只。

它们张开尖喙,亮出利爪,朝他俯冲下来。】

连载:《江山夜雪》楔子

【“……那日乃七月十二,东京城中白昼飞沙走石,风雨如晦。”王六大夫足足讲了两个时辰,未曾停下来歇一口气、喝一口水,嗓音早已沙哑,“宗老相公卧病在床,见官家始终无心兴兵北伐、恢复旧疆,心头悲愤不平。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突以回光返照之力,振臂向天,高呼三声道是——”

“渡河!”吴自牧听见这瘦小老者从丹田里吼出来的声音。

“渡河!”吴自牧听见自己和身边所有人此起彼伏握拳呼喊的声音。

“渡河!”吴自牧听见闪电从他们头顶上炸裂的声音。

酝酿了整整一天的雨,终于在黄昏时落了下来。】

填词:《胤普·太平》

【天一生水 炎宋君诸夏
腐儒卫道 嘘他欺孤寡
男儿到死 岂甘居人下
他年青史 于我何加】

填词:《古都赋·野马》

【旧友修史持作镜 以妖目熙宁

闲来城东寻古迹 白马驮经

白马非马前已道 变法非法理固明

元祐相 刀笔禁春风】

【4月】

只有扯淡_(:з」∠)_


【5月】

短篇:《北宋历史倒写体》

【很多年后,赵匡胤站在滁州一家私塾的窗外。

他曾毁容貌、变姓名、诡踪迹,浪游天南海北。他曾寄宿僧院与道观,吃斋茹素;也曾落草在深山老林,劫富济贫。他曾千里独行送孤女还乡,他也曾虎落平阳被赌徒欺凌。

而他每年这个时候,总会回到这里来。

耳听得书声琅琅,有谁启唇讲学,是他昔年朝堂上闻惯,即使老去依然清朗的嗓音:

“前宋大贤横渠先生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尔辈生此乱世,亦当思略尽一己之力,治平天下,泽被苍生。”

这三百一十九年呵,只如一梦。】

连载:《江山夜雪》一之一

【赵舒窈好半天才在如擂的心跳里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我知道了……你先放手……”她转向似对车帘的纹饰发生了浓厚兴趣的哥哥,“大哥,你对这篇传奇有什么看法?”

 

赵普怔了怔。

“我?我以为崔氏早知张生并非良人,也曾试图拒绝,只是儿女之心终不能自固。她既已决心为这段情爱放手一搏,来日结局如何也不过愿赌服输。相比之下,将她引上这条路的人是谁已经没那么重要了。这位奇女子既能讲得出‘弃置今何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来意,怜取眼前人’的话来,若以寻常怨妇目之,未免轻慢了她。”】

填词:《义普·眉寿》

【自知才非先皇侔

亦惭功业成荒丘

后世论史只恐或笑曾扮丑

唯有满怀意绸缪

百转炼就绕指柔

机关算尽敛锋芒一俯首】

【6月】

填词:《胤普·当垆》

【忆昔刘白堕 酿成蒲州桑落

士之耽兮不可说

白首相知 拔剑相向 始悟君难托

饮鸩止渴 年少无知曾贪多】

【7月】

连载:《江山夜雪》一之二

【起手清亮高亢的颤音,便钩紧了他的心。

刹时间眼前似有无限波澜,涛生云灭。赵匡胤猛然想起一年半以前的秋天,他不忿那董家衙内处处针对,辞了做刺史的“世伯”从随州城出来,行至江头,才意识到自己无钱买渡。

当时连跳水自尽的心都有过。

青年摊开手脚,在岸边躺了一夜。风吹过芦苇“沙沙”作响,像在嘲笑赵二郎乏善可陈的人生。

然后,他看到太阳从江心升了起来,头顶星月尽皆失色。

赵匡胤从地上一跃而起,尽管他又饿又困,浑身上下却突然涌起使不完的劲。】

填词:《义准·赏花时》

【孤臣北上扫胡尘  孤臣磊落满怀襟  孤臣计欲收燕云

南北和议成定音  南北言欢一时新  南北合家春

誉满人间毁亦招  狂澜既挽砥柱抛  弦断徒叹解人少

莫嗟无如召寇老  自有丹心青史照  待泉下相见再续百年好】

【8月】

短篇:《胤普·白驹》

【另一道被冲垮的防线是赵普纤长的眼睫。

意识到这点让他前所未有的慌乱——这种事情本不该发生……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过去几年里所有的痛苦,信而见疑忠而被谤也罢,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也罢,全部加在一起都及不上此刻——及不上让赵匡胤本人看到自己为他哭成这个鬼样。

……这是一败涂地,这是奇耻大辱。

可情爱宛如泪水,二者皆不能抽刀而断。】

连载:《圆满悲剧十五题》1-3

【这一句承诺许他七年独相。

七年时间很短,对几番起落的权臣来说似弹指一瞬;七年时间又很长,对英年早逝的君王来说似倾尽一生。

章惇以前常想这份知遇来得不是时候。

若小皇帝再年长些,若他自己再年轻些,那便恰如其分。不似如今他亦师亦友,将官家当自家孩子管教,时常担忧自己先行一步,却撇下对方孤立无援。

而真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天,他反倒释怀。

就这样吧。再不完美也是独属于赵煦和章惇两个人的东西,哪怕异日被扭成昏君奸臣,也到底没办法将两个名字分开来写,这已足够了——

已足够他回味余生。】

【9月】

短篇:《胤普·月出》

【赵普凝视着这个拥抱自己的男人。

年轻俊朗的面孔,眼底每一寸情意都显得那么真……真得甚至让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恍惚间又是多年前滁州城下那意气风发的将军,笑得眯起了眼,“人命关天,都依你。”

带点中原泥土气味的沉厚声音,影影绰绰勾勒出他奔走半生企图描画的盛世模样。

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万国明。

 

哪怕只是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也很容易让人殒身不恤。】

短篇:《胤普·行囊》

【然后她看到了琴底镌着的那行字。

笔法拙劣,跟之前所谓“御札”堪称伯仲之间。

却自有番开阖气象,教人哪怕恨之入骨,也不敢轻慢。

他道是:

  

一匡天下太平。】

连载:《义普·无题》一

【“……李卿?”

李昉被天子一声唤拉回现实,歉意地笑笑,“臣失神了——听说真定王能自度曲,有一阕《雪窗夜话》是记太祖定策之事,意境绝佳。”

“是啊。”赵光义仰脖饮尽杯中酒,灰白的鬓发被月华映得水样温柔,“那都是三十五年前的事了。”

 

上元之夜万家灯火璀璨,海潮般翻卷而来,撞碎在他们脚下。】

连载:《胤普·三梦记》一之一至三

【“你夺恩人江山已是不该,若再欺凌孤儿寡母,岂非丧尽天良?”

电光石火间,皇帝突然明白了他曾经的宰相想说什么。

“天地鬼神共鉴。”赵官家深吸一口气,“某在此立誓,绝不加害于幼君、太后,定令周朝宗庙永享血食,柴氏族人长保富贵。如违此诺,教我死无葬身之地,子孙后代国破家亡,为人奴婢!”

赵则平见他说得这样坚定,微微有些诧异,“点检诚能如此,乃天下之幸——我等若再顽抗,便是真不识时务了。”

君王还没来得及阻止,紫袍玉带的枢密使已整顿衣冠,端端正正地拜了下来:

“臣赵普叩见陛下,吾皇万岁。”

从这个角度恰好可以看见男人衣领上露出的一截白皙颈项,让他突然想起垂死的鹄鸟。】

考据:《说“英雌”》

【百余年前的文字,局限性当然是有的(比如化妆不是也不该成为女权的对立面,除非只为男人化),但更不可否认的,是其中蕴含的力量——这种力量,来自一个被压抑了几千年的群体克制不住的向上的愿望。
我们今天已经不用生造词汇来给作为弱势群体的自己发声了(也肯定没有推广“英雌”这种词汇的必要),但我们要知道,今天男女(相对)平等的地位从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我们要尊重先辈们的努力,我们不能忘记历史——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还要继续努力,我们决不能开历史的倒车。】

考据:《一口义普狗粮,兼驳李煜生日七夕说》

【噫,小张出发的时间居然是七月七,噫。

当然主因肯定是为赶正日子送到,但如果你问我,我是不相信小二义选了这么个牛郎织女鹊桥会的日子,他心里是没点缱绻的情怀的。

尽管结果不太好(是很不好吧),但怎么说呢……这种时光罅隙里的温柔感,还是让人觉得猝不及防就被喂了一口狗粮,攻喜二官家男友力刷出新高度(虽然并没有什么用2333)】

【10月】

连载:《胤普·三梦记》一之四至五

【好容易起了这个头,皇帝突然就不再紧张。

夤夜相访时斗篷的积雪。鸿雁相传时卷尾的朱砂。母亲去世后湮没在他肩膀上的泪水。不欢而散前呼啸在他襟袖间的风声。以及当年滁州城头上月色皎皎,映得一场倾盖如故,也让人开始奢望白头偕老。

他只恨自己过于笨嘴拙舌,便是身化千亿,也难以打捞尽那些掠过心底的流光。

赵普耐着性子听完君王磕磕绊绊、颠三倒四的一席话,哂道:“也就是说,陛下起兵前做了个梦,竟以为臣曾在陛下幕府中辅佐过。”

“那并不是梦!”赵匡胤忍不住拍了下桌子,“一十七年这么长的光阴历历在目,怎么可能做如此真实的梦?”

枢密使递给他个怜悯的眼神。

“一生长梦,前唐有之。卢生梦里高官显禄,醒后不过一枕黄粱;淳于梦中夫妻恩爱,到头只是聚蚁相争。”

 

“陛下纵然做梦与臣君臣际会,现下也不该看不清——君愿亲效魏武之雄,我恨难为荀令之死。”】

连载:《谁是君子》一至二

【“承蒙抬爱,”赵普接道,“我来看看第一条国策——嗯,因朝廷面临财政危机,需裁诸公俸禄,力行勤俭节约之道。”

“荒谬!”卢多逊再次拍案而起,“区区薄俸不过杯水车薪,既已有危机,若再搅得人心离散,我看这大宋朝是药丸了!”

张齐贤道:“附议,旁的开支可以省,饭钱是万万不能省的。”

吕蒙正道:“这是朝廷体面问题,俸禄裁不得,实在缺钱,我愿意把家财捐出来。”

丁谓道:“那都是当朝官员不善理财的缘故,跟俸禄有什么相干。”

王旦道:“善理财就是把纳税人的钱用在祥瑞制造上吗?”

寇准(艰难地吞了“节流哪比得上开源没钱找契丹人抢啊”)道:“财政危机就是某些人不善理财的结果,应斩之以示众。”

李沆道:“你们啊,还是不学无术。子曰:‘节用爱人。’裁点俸禄怎么了?他日后悔,当思吾言。”

李昉道:“俶宝兄,你怎么不说话。”

宋琪道:“我和则平想的一样。”

光球吼道:“你们还要不要继续玩游戏了?!”】

填词:《义普·焚身》

【赴死如归无二诺

焚身效飞蛾

枕卿膝上笑言道

乞留灯  是怜我】

考据:《宋人的to-do list》

【从前有个宋朝人,无比热爱八卦。每次接待客人的时候都要把小册子掏出来,问一问“最近你听说了什么大新闻”——其实到这里都没什么,问题是:

别人记八卦都是等客人走了偷偷地记,而他是当着人面就开始写。

别人记八卦的来源都是知名不具类,而他是一笔一划把这件事是谁告诉他的记得清清楚楚。

客人爆了大料。客人看他这么做很惶恐。客人扑上去说你别这么干了。

……客人打出了GG。

此人义正言辞地表示我这是史官的自我操守,这些都是我来日的史料——我的待办,你们这些鱼唇的凡人休想阻挡本座。】

考据:《一个隐秘而不伟大的义普梗》

【在这样一番考虑之后,在下只能得出一个听起来有点智障的结论:

你普署名这么署,是因为二官家要求他这么做的。


二义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要求呢?

我猜测啊,只是猜测,也许他暗搓搓地是这么想的:

你和他们不一样,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我就是要让天下后世都知道,你本来就是我们家的人,是我的人……一百年,一千年,白纸黑字,谁也改不了这件事。】

考据:《为什么说王夫之的史论无操守可言》

【举个很不恰当的例子:

我们令“A做了X”=“岳飞抵御了金对南宋的进攻”。

有操守的史论:岳飞抵御了金对南宋的进攻,抵御金对南宋的进攻是保家卫国,所以岳飞是民族英雄。

三观不正但就其本身来说姑且算得上“有操守”的史论:岳飞抵御了金对南宋的进攻,抵御金对南宋的进攻是阻碍民族融合,所以岳飞是罪人。

无操守的史论·初级版本:岳飞抵御了金对南宋的进攻,抵御金对南宋的进攻是保家卫国,所以岳飞是民族英雄;韩世忠抵御了金对南宋的进攻,抵御金对南宋的进攻是阻碍民族融合,所以韩世忠是罪人。

无操守的史论·高级版本:岳飞没有参与抵御金对南宋的进攻,抵御金对南宋的进攻是保家卫国,所以岳飞是尸位素餐的懦夫。】

【11月】

短篇:《胤普·如饴》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你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群臣奉你为衙内,皇子视你如友交。你可以自甘堕落,靠为父的功劳一辈子混吃等死。但你总该明白,这一切是谁给你的!你现在拥有的东西,哪一件是你自己挣来的?”

赵承宗趴在雪地里,明明是大冬天,脸上却好像着了火。

“你明明比这世上许多人都幸运,却因为你爹跟皇帝睡了几觉这种小节,就觉得谁都对不起你!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爹,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我……是我错了……”

“知道错就自己起来!记着,在你比为父更强之前,那些毁谤君父的小心思给我捂严实了,半点都别往外露!】

连载:《谁是君子》三

【“这这这……”李昉张口结舌,“刚才那局——子子子明你的贤弟子原来不是真的吗?”

“先宣布国策。”橙光球提醒道。

“啊好的,这个……朝廷决定北伐契丹,要求诸公审核所需军费并制订预算。”


赵普道:“我记得真宗皇帝喜欢的那个刘小娘子没这么蠢啊。”

卢多逊道:“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四川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嘛。辽国那边不是已经有一位了?”

寇准道:“这种时候当然要操家伙干/他/娘!”

丁谓道:“没钱。”

王旦道:“不搞祥瑞制造,钱是怎么没的?”

李沆道:“妄开战端,失信于蛮夷,背盟不祥。”

张齐贤道:“这种傻×盟约当时是谁签的?”

寇准道:“你TM什么意思?!”

宋琪道:“该打的时候还是要打一/波的,盟约就是用来背的嘛。”

吕蒙正道:“问题是打不过。”】

考据:《论<续资治通鉴长编>小注的作者》

【那么,既然《长编》小注应为李焘本人所作,为何会羼入李焘身后才现世的《宋史》等书文字呢?
前代学者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如黄廷鉴在为《长编》所作的跋中说:
[第考异中载有《宋史全文》、《十朝纲要》诸条,其书皆出于《长编》之后。而《十朝纲要》即文简(即李焘)之子埴所撰,尤不应引入。此或后人所附益,未可知也。]
黄氏的观点也就是答主的观点:小注里引到《宋史》等书的部分,是“后人所附益”。
那么这个“后人”具体是什么身份呢?
应该没有定论,不过在答主看来,这是《四库》馆臣所为。
《续资治通鉴长编》由于卷帙浩繁(原九百八十卷),在清代已佚失了很多,通行本仅一百余卷。现存五百二十卷本《长编》,是《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中辑出的。
应该是在辑佚的过程中,馆臣以《宋史》等书作了他校的工作,并将成果附在原来的小注之后。
至于具体是哪位馆臣负责《长编》的辑佚,答主查到的资料较少,还无法判断。尚有待于方家。】

考据:《论北宋谥号等级》

【于是问题来了,宋哲宗显然不是要贬王安石,而是要抬王安石。那么为什么给王安石谥“文”?

我的一个想法是,这是为了争(儒家的)道统。

韩愈谥“文”,韩愈的著名观点:

[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原道》)

孟子之下是我韩退之。

韩退之后面是谁?显然哲宗和他的朝廷想让王安石顶上,这其实跟让王安石配享孔庙是一个思路……

正因为如此,朱熹死后弟子要让他谥“文”,就是为了把这个道统再抢回来。

所以不是“文”地位高,才让王安石谥“文”,而是因为哲宗朝廷替王安石选了“文”,“文”这个谥号的地位才变高的。

然后才有陆游等人“文的地位最高了哦”这类的段子。】

【12月】

连载:《义普·橘生》一至二

【三日后下葬,赵光义最心爱的两个儿子哭得声嘶力竭,他自己却没有出席。

那天新君陪着刚改授太子少保的赵普,回了他那座离禁宫极近的宅邸。

这里是先皇为与爱人相会精心挑选,又在他们决裂后下令拆毁的旧第;却也是当初的开封尹奉追悔莫及的兄长之命,督工在原址上重建的新居。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他都谙熟于心,如同熟悉赵则平自己的毛发和呼吸。】


自从我领悟坑这种东西想挖就挖想弃就弃的奥义之后,整个人都豁然开朗了(揍)

12月后半月的目标是把《橘生》填完。

明年填坑的(不严格)优先级:

(同类有先后但也可能调换,不同类应该是交叉进行)

考据类:《百家讲坛<大宋名相赵普>REPO》、《宋太祖太宗皇位授受的几个问题》中、下

剧情类:《胤普·三梦记》、《义普·无题》

段子类:《你宋·圆满悲剧十五题》、《义普·老年二十题》、《胤普·君臣遇合五十问》

AU类:《谁是君子》、《宰相战争》

其他类:答应送给基友的一篇白昭、一篇丕司马。

薛定谔类:《江山夜雪》——会不会填、什么时候填、填多少,皆处于未知状态。

PS:随时可能有其他脑洞插队。


以上。

评论-35 热度-102

评论(35)

热度(102)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