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一个隐秘而不伟大的胤普梗

同系列:一个隐秘而不伟大的义普梗


今天(4.23)是世界读书日,也是中华书局的读者开放日。我想想六里桥离我那儿也不是很远,于是就跑去耍了。

中华的活动里有个古书版本展,然后我看到了这个↓



《旧五代史》。

当时我对着这个“宋门下侍郎参知政事监修国史薛居正”心里就是一咯噔。

本能反应,这里头有料。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从《旧五代史》这部书的编撰过程开始讲起。

【(开宝六年四月)戊申,诏参知政事薛居正监修梁、后唐、晋、汉、周五代史。】(《续资治通鉴长编》)

看到这个年份,我们就知道赵·始乱终弃(×)·匡胤要搞事情了,你普罢相就是这年八月的事……

然后《旧五代史》修完是第二年:

【(开宝七年十月)甲子,监修国史薛居正等上新修五代史百五十卷。】(《续资治通鉴长编》)


薛居正开始修这本书的时候,他的官衔确实是【(兼判)门下侍郎、参知政事、监修国史】。

【乾德初,加兵部侍郎……以本官参知政事……开宝五年,兼淮南、湖南、岭南等道都提举三司水陆发运使,又兼门下侍郎,监修国史;又监修《五代史》,逾年毕,锡以器币。】(《宋史·薛居正传》)

但《旧五代史》修完的时候,他的官衔就不是这个了。

【(开宝六年九月)己巳,皇弟开封尹光义封晋王(别问我为什么把小二义单拎出来,就是想看他抢戏233)……吏部侍郎、参知政事薛居正为门下侍郎,枢密副使、户部侍郎沈义伦为中书侍郎,并平章事。】(续资治通鉴长编)

《旧五代史》总共修了大概十八个月,中间过了五个月薛居正就不再是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升官为平章事(即宰相)了,所以他最终的官衔应该是【(真拜)门下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

然而这个地方署的还是【参知政事】。


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当然我们在这里可以用署的是修书工程开始时的衔名来解释,但为什么呢?

无论手抄还是印刷,换一行字都是分分钟的事情,可为什么不稍微改一下,给我们已经是实际首相(理论上的首相昭文馆大学士空缺,监修国史薛居正就是实际上的首相)的薛先生正个名呢?而这样一个衔能够抄/印出来,本身就说明有赵匡胤本人的同意,至少是默认。

那么问题来了,是老赵要求老薛这么署名(感觉可能性比较低),还是老薛揣测着老赵的心意,自觉地在自家官衔上低调一点?

这个问题当然是没答案的,不过无论是哪一种,似乎都指向同一个方向:那就是赵匡胤或者有意识地,或者无意识地,但总之他不希望薛居正以他的宰相的身份出现,至少在这个场合。

他心目中宰相之位,似乎属于另外一个人。

似乎仍然属于那一个人。


插播一个北宋前期(元丰改制前)宰相制度吧,首相昭文馆大学士(昭文相)、次相监修国史(史馆相)、三相集贤院大学士(集贤相),不足三人的时候就排列组合。

你普曾经拿过三相全部成就(此人即使在集贤相时期也是独相,所以三相即首相,无差),并且长期以昭文馆大学士的身份监修国史,同期集贤相空缺。 

(划掉)这可以说是非常羡煞旁人了.jpg(划掉)

直到开宝五年老赵把监修国史的职权从他手里扒给了薛居正为止,讲道理那时候老薛甚至还不是宰相,但是某人不按规矩来也没谁能治他不是……

到了你普罢相之后,以参知政事身份监修国史的老薛摆脱尬舞身份正位史馆相,之前打酱油的沈义伦升任集贤相。为打倒你普黑恶势力呕心沥血的卢多多先生却只得到一个参知政事,真是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住手)。

但是从那时候开始,老赵就再也没有过昭文相了,直到他死。

虽然他也不过三年就死了吧……


我曾经长期是把这个梗当糖吃的,哪怕有不解风情的基友跟我港,刘禅在诸葛亮死了后还不立丞相了呢,你要从ZZ斗争的角度看这个问题。

然而这事儿搁在赵匡胤身上,我就情不自禁地想,恐怕他有意识地,或者无意识地,空着这个位置等你普回来。

或者至少,给自己一个你普有朝一日会回来的幻想。

(划掉)看太祖皇帝处事夺周全,真是比为了迎娶寡嫂(×)火箭速度把前宰相们扔过墙的某人强多了,卢多多暴风哭泣.jpg(划掉)

那么在《旧五代史》的衔名问题上,老赵是不是也有同样的考虑呢?


甚至我们可以想得更深(gou)入(xue)一点。

自唐以来,宰相挂名修史就是传统,所以《晋书》挂房玄龄,《隋书》挂魏征。这些宰相可能并不参与实际工作,但他们代表官方意识形态。一直到后晋刘昫挂名《旧唐书》,仍然沿袭这一点(干活明明是之前赵莹干得比较多,这就很能说明挂名的实质了)。

老赵修《旧五代史》连名字都不给你普挂,本身就是一个强烈的动手信号,是横亘在两人关系里又一道绵长的伤疤。

而到《旧五代史》成书的时候,薛居正已然是宰相。他们完全可以完美地延续宰相监修的传统,署一个“平章事”上去,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

可是赵匡胤没有选择这样。

他将昭示着君臣间罅隙的痕迹清晰完整地留在了书页里,为的是什么?为了每次翻阅前代历史吸取经验总结教训时,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胸口隐约作痛吗——


你看啊,这是我的挚友,我的知音,我的灵魂伴侣,我想要藏之金屋又恨不得昭告天下的爱人。

是我的刀之鞘,是我的箭之羽。

是我头脑发热时的理智,是我怒火中烧时的良心。

所以我对他作过的恶,犯过的错——

我总要记得。

宁可血肉模糊,绝不粉饰太平。


从这个角度来说,老赵跟那个人都没了还念念不忘【向与朕尝有不足】的谁谁谁,真是亲哥俩。

我还说什么好_(:з」∠)_

以上。


PS:理论上应该研究下其他史书署衔是以项目启动为准的多还是以项目结束为准的多,作为参照组使用……然而我懒,所以这篇扯淡就以毫不科学的姿势结束吧。如果有比较闲的小伙伴打算调查,欢迎回来REPO。

毕竟哪怕推翻了这篇东西的立论根据,也不过少了一个胤普糖(dao)而已,极圈势力无所畏惧.jpg

2017-04-24历史同人
评论-4 热度-59

评论(4)

热度(59)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