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百家讲坛《大宋名相赵普》第六至八集

隔了半年来更新一发。

图多杀流量预警。

视频地址: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前文:第一集  第二至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祖宗之法》

【这里就要牵涉到一个,整个大宋朝三百二十年——】



【那么到底什么叫祖宗之法呢?】

【我个人觉得呢,祖宗之法应该包括三个层面的东西:】

讲道理,你宋的【祖宗之法】不提小二义,是有点欺负人了。【祖宗之法】泛称指的是前代君王之法,专称指的就应该是太祖、太宗二朝之法——注意,是太祖、太宗二朝,不是二人。

我身为一个耿直的普吹,不得不说在我心目里,你普对这套体系的贡献比二义大得多,虽然他的名字压根没体现在这个词上(臣子宿命_(:з」∠)_)。然而这也不能正当化马先生对太宗只字不提的行为(看第一行,柴荣在这里才是真·怎么扯出来的),不过普粉担义黑的情况还蛮常见的,指路张其凡先生……

我会告诉你们我曾经也是自带干粮的二义黑吗233


太祖之法的第一个方面是说老赵跟老柴学威权政治。

举例是欺负丈母娘,啊不,宰相范质。




【这个太祖就觉得不爽。】





这种想法可以说是非常地思路广、欢乐多了_(:з」∠)_



【太祖之法的第二个方面:】


举例是党·文盲·进的段子(说到文盲,依稀仿佛某些人膝盖又要隐隐作痛了XD),不引他的白话了,上两段原文。

【(党)进不识文字,不知所统禁军之数。上忽问及,先是军校皆以所管兵骑器甲之数,细书所持之梃,谓之杖记,如笏记焉。进不能举,但引梃以对曰:“尽在是矣。”上笑,谓其忠实,益厚之……过市,见缚栏为戏者,驻马问:“汝所诵何言?”优者曰:“说韩信。”进大怒曰:“汝对我说韩信,见韩信即当说我,此三面两头之人。”即令杖之。】——《宋朝事实类苑》

【司马十二说,党太尉观画真,忽怒曰:“我前画大虫,犹用金箔贴眼,我便消不得一对金眼睛!”】——《邻几杂志》

然而讲道理,因为老党是文盲就觉得人家是庸将甚的,我对这个逻辑是不能服气的,嗯。

第三个方面:


例子举的是太祖誓碑:


然后马先生吐槽说如此【优待】文人宛如优待一个弱势群体23333其实我觉得以老赵的心性没准他真是这么想的(喂)



(一个洞悉了基情的笑容233)

【太祖皇帝将殿外城,幸朱雀门,亲自规画,独赵韩王普时从幸。上指门额,问普曰:“何不只书朱雀门,须著之字安用?”普对曰:“语助。”太祖大笑曰:“之乎者也,助得甚事!”】——《湘山野录》

这个段子体现了老赵对文人的蔑视,应该是没问题的。然而躺枪的是其实不怎么文人的你普……好吧,老赵鄙视文人的时候你普是文臣所以算文人,老赵优待文人的时候你普没文化所以不算文人,没毛病_(:з」∠)_


然后“赵普之法”的内核,马先生先提了两个方面:


具体不细讲了,总之就是强干弱枝、守内虚外+稍夺其权、收其精兵、制其钱谷的那一套。

以及这段解说字里行间流露出明明是你普干的活,却被后世归功于某人的愤慨2333

(老赵:他人都是我的,冠个我的名字咋了?)

第三个方面比较有意思:


然后开始吹你普自觉主动分割相权,是牺牲了(。然而我觉得提枢密院和三司(马先生还说成转运司了)并不靠谱,不说是不是你宋首创的制度,单是西府在你普为相时期几乎毫无存在感(李崇矩:嘤)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当然我跟一个主打科普段子的节目较什么真呢。


结尾例行吹你普又能当谋士又能当宰相,上踩一千年,下踩一千年。

吹着吹着,突然:

赵普为什么能实现自己的抱负呢——



GAY里GAY气,举报了_(:з」∠)_


第七集:《半部<论语>》

开头例行吹了一波你普,然后开始讨论“半部论语治天下”的段子真伪。


讲道理,我一直觉得这段最虐的是【晚年手不释卷】六个字,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想的。

我终于可以向你证明我也可以很有学问,但你不在了呀。

……这大概会是你普心底一辈子的疤。

哎不说了,来句马先生压压惊:

【这个故事把赵普……】


然后他引了《鹤林玉露》:

【杜少陵诗云:“小儿学问止《论语》,大儿结束随商贾。”盖以《论语》为儿童之书也。赵普再相,人言普山东人,所读者止《论语》,盖亦少陵之说也。太宗尝以此语问普,普略不隐,对曰:“臣平生所知,诚不出此。昔以其半辅太祖定天下,今欲以其半辅陛下致太平。”】

其实这段记载一看就不靠谱,毕竟你普可不是山东人,人家正经的帝都户口(×)


接着又聊起了老赵对文化人的态度:



意即老赵是个喜欢支使别人去读书的安利狂魔233333

对上你普这没学问的半吊子书生(……)画面就非常尴尬了↓

【卢相多逊,素与赵韩王不协,韩王为枢密使,卢为翰林学士。一日同奏事,上初改元乾德,因言此号从古未有,韩王从旁称美。卢曰:“此伪蜀时号也。”帝大惊,遽令检史视之,信然,遂怒,以笔抹韩王面曰:“汝争得如他!”韩王经宿不敢洗面。明日奉对,帝方命涤去。自此隙益深,以及于祸。】——《石林燕语》




来了,你们要的画眉之乐(并不是)。




这表情可以说是非常心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为了证明你普不是文盲,马先生开始聊他的著作:




(敲黑板)同志们!这四舍五入一下,这就是一个糖啊!

接着关门放小二义的神道碑↓


二义对你普的rio,那是任谁都赶不上(他哥:喂)。当然,我相信这几句话是真的,不属于为爱者讳。

后面就是扯《论语》怎么治国,没啥意思,直接跳过进下一集。


第八集:《五大恶评》

顾名思义。

顺便马先生说你普的名声是在明代才开始坏的,其实不是。让我们来上一个知名普黑杨维桢先生的诗:

【慈母爱,爱幼雏,赵家光义为皇储。龙行虎步状日异,狗趋鹰附势日殊。 
膝下岂无六尺孤,阿昭阿美非呱呱。 夜闼鬼静灯模糊,大雪漏下四鼓余。 
百官不执董狐笔,孤儿寡嫂夫何呼? 於乎,床前戳地银柱斧,祸在韩王金柜书。】

至于为啥二义的锅你普背,大概是因为爱情吧_(:з」∠)_


进入正题,第一恶评:


朱元璋先生表示他很有话说。


我正想着朱八八呢就给我来这段,说什么好(摊手)

马先生认为老朱这么搞是为了给他杀文官制造借口……那啥,就算他这个怎么听怎么牵强附会的理由成立,历代宰相这么多,你普被挑出来也总有个原因是不是。

我倾向于老朱认为你普不忠是这么个逻辑链:赵光义杀了他哥→你普身为他哥的旧臣居然不跟赵光义拼命→不光不跟他拼命还投奔二义黑恶势力迫害赵廷美一干人等→你普对老赵实是不忠。

但这个逻辑链细想其实处处漏洞。

第一,二义杀兄这件事的证据只存在各种阴谋论者的臆测中。当然非要说他肯定没杀的证据也没有(……),不过在我看来还是疑罪从无比较妥。

第二,就算是他杀的,首先你普没参与(既无动机也无条件,由爱生恨勾引小叔子干翻前男友的情节只存在于地摊文学中),其次你普不可能知情(二义出于什么心理才会大摇大摆地跑过去跟他说为了得到你我不惜弑兄的反派台词啊233)。就算他怀疑二义跟这件事有关系,为一个不可能找到证据的猜测去跟当朝皇帝拼命甚的,还是算了吧……

第三,赵廷美的事不洗,支持四美去找某人索命(燃鹅鄙视他这个不敢找他哥本人的行为)——可是弄死(严格说并没有弄死)赵廷美和对不起赵匡胤这两个概念之间无疑存在着深如马里亚纳的鸿沟,弄死赵德昭/德芳还离得近点,可是跟你普明显扯不上关系(杨维桢的诗就算了……)。

反正像朱元璋这种人……说句明粉可能不喜欢听的话,我不太相信他能够理解有的君臣间存在相对平等的感情,以一己之意苛责前人也是正常的(这么说其实我自己也是啊LOL)。

PS:马先生扯着扯着把你普比作了管仲,于是——

老赵:我是公子纠哦?

二义:……哥,你觉不觉得关注下谁是鲍叔牙更有意义(。


第二恶评:


不仁的论据说是陈桥兵变犯上作乱,杯酒释兵权过河拆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岔气了,真的有人会这么认为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讲道理,你普要是因为这个不仁,那老赵算啥?

假如认为他俩破锅烂盖还算是逻辑自洽,假如刷老赵圣君仁主被小人蛊惑人设……好吧,王船山先生你开心就好。

马先生为了证明你普仁者爱人,开始发狗粮:


讲道理,引这段不如引《丁晋公谈录》,丁第四那句“普近前奏曰”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个呢哝软语枕边风啊(此人已疯)。

【(老赵)这是一个暴君的形象。】



于是老赵(划掉)为美色所惑(划掉)猛然醒悟:


燥起来.jpg

【赵普用爱(民)】



要不怎么说你普是老赵的山鲁佐德呢(等等)。

讲道理,我对“A生气的时候只有B能顺他毛”的这种梗没有任何抵抗力,没有任何。


有事丞相干,没事干丞相,当然不容易了[doge]

【这个太祖是个武将】


滴,学生卡。

【可以说赵普是……】



老赵:……我娘谦虚说我不懂事,你们这还喘上了?!

马先生随后吐了个槽,说你宋叙事就是老赵英明神武,你普当陪衬。我觉得这个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公平的——

毕竟功归于上,怨归于己。

你普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第三恶评:


不义的论据:



其实我感觉舆论对你普这么搞都是夸的,并没见谁拿不给自家人开后门黑他无情无义……被黑的是另一个人:

【惇敏识加人数等,穷凶稔恶,不肯以官爵私所亲,四子连登科,独季子援尝为校书郎,余皆随牒东铨仕州县,讫无显者。】——《宋史·章惇传》

你惇:喵喵喵?吾穷凶极恶的点在哪里?

然后又是一个糖(dao):


【受宠逾分】看得人蛮不是滋味我会说……

你这特么还叫逾分如果某人不宠你说明他没长眼睛好吗。

【以身许国】就更啥了,你以身许国,我朕即国家,这很可以。至于你普的兄弟姐妹老婆孩子……怪命吧。



上一段自己以前写的歌词吧:

【夙夜匪懈服事勤 许国亦如许君身

风虎云龙且自亲 待至近则不逊

风流云散无复问

到老来独对黄昏 凌烟悬写真

曾以天下为己任】

再来个彩蛋↓





看到马先生拼命论证你普爱的是国家,不是老赵……真是让人又想笑,又想哭。

怎么说呢,对你普而言这两个概念从来没有分开过。你在的时候,你是大宋;你走了之后,大宋是你。

赵匡胤如果不是大宋皇帝你普还会不会爱他的问题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个君主,本来就是他俯下身来,一步步垫着他走向巅峰的;是他按照自己的理想,用自己的灵魂和血肉塑造出来的模样。

哪怕最后的反噬,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是他……咎由自取。


接着说你普举贤任能,又开始他和老赵的小剧场:



赵官家素手裂白裳,普娘娘挑灯夜补衣(。


再来一段:





老赵:小妖精,你这是在玩火。




突然补刀,猝不及防。

然后他类比了下李世民和魏征,表示老赵晚上一定在家里抱怨说我要杀了赵普这个老匹夫BALABALA……好吧,我竟无法反驳。

当然最后马先生的总结还是很有道理的↓

【所以赵普就是】



第四恶评:


讲道理,你普身上的指控就这点(相对)最没得洗,当然马先生还是洗了。


瓜子金没什么好说的,你普要是知道里面是金子还当面跟老赵撒谎说是海鲜,说明他智障,而他显然不是。

后面两条都算是平时没什么,搞你的时候可以拿来当你的罪名的东西。应该不到搞得别人倾家荡产的刮地皮程度,但也不能算是清廉。

马先生引萧何的例子说你普在自污(当然他用的词是“自黑”233),自污的成分应该有,但是我觉得,他本身爱钱的成分也不能忽略就是了。

毕竟第一,你普穷苦人家出身,对财富有执念实属正常;第二,他都压着自己子弟不让他们当官了,总要给他们留点钱吧。


第五恶评:


这个上一集已经讲过了。


最后放个下集预告吧:





你们可以想象有夺高能了233

2017-05-02历史同人
评论-18 热度-37

评论(18)

热度(37)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