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大宋名相赵普》第十集

图多杀流量预警。

视频地址:第十集

前文:第一集  第二至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至八集  第九集


最后一集啦!

填完了这个坑,开心。2017年(的下半截)我要做一个专心填坑不乱挖坑的好少女。

(画外音:大北邙的蜜汁FLAG确立了。)


第十集:《难解的恩怨》



终于,终于。

小二义不由得泪流满面,你连祖宗之法都能把我开除出去,现在终于非提起我不可了!

话说普粉多担义黑的原因其实挺值得琢磨一下的(代表人物即《赵普评传》和《荒【不可逾越之壁】淫无道宋太宗》,啊呸,拿错剧本了,《宋太宗传》的作者张其凡先生),也许在他们眼里你普身上老赵的烙印太过深刻,以至于太祖离去时真正的他也跟着死了吧。

燃鹅我作为一个不清【不可逾越之壁】真的普粉,并不大赞同这种处理方式……毕竟太宗朝也是你普人生的一部分,而且是很长,甚至可以说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我承认他把赵匡胤看得比啥都重要这个设定——但这不意味着他的人生离开赵匡胤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题外话,张先生对义普关系的阐释早就被学界商(tu)榷(cao)过:

【张氏在总结太宗与赵普的关系时,说二人“若即若离,是互相利用、互相提防的”。我以为这番话用来描述端拱元年(988)以前二人的关系则很恰当,但用来描述二人晚年的关系,则有商榷的必要……他因病解职后太宗对他的厚待,他死时太宗表露的悲伤,我以为未尝不是出自太宗的真情……我以为太宗赵普君臣的关系应该是良好的;不然,太宗何必为赵普撰写神道碑?

……

他(赵普)在太祖朝独相十年,无事不管,几达专权地步;但在太宗朝第一次复相时,则只能助君之恶以固位保身;然而到了第二次复相时,却能重振昔日的威风。】

——何冠环《张其凡著<赵普评传>》


扯回正题。


【一直也是大家】


八卦MODE ON




这个词儿,比起上一集来说,可谓是非常克制的了,嗯。

PS: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的画像距离是在不断靠近的2333



你们对(爱情的)力量一无所知.jpg



【朕几欲诛卿】~





【我们先来看】



画面继续搞事情233

【我们可以用】


【(杜太后)聪明有智度,尝与上参决大政,犹呼赵普为书记,常劳抚之曰:「赵书记且为尽心,吾儿未更事也。」尤爱皇弟光义,然未尝假以颜色,光义每出,辄戒之曰:「必与赵书记偕行乃可。」仍刻景以待其归,光义不敢违。】——《续资治通鉴长编》

这可是杜老太太一个童养媳当两个用的典型事例。








(那么杜太后)





您老想说的其实是长嫂如母,我们都懂233333

可是你怎么知道二义他不是俄狄浦斯情结呢w

话说我以前脑补的版本基本都是他俩早年关系好的……但是如果走叛逆少年一开始就亦敌亦友爱恨交织路线貌似也……挺美味的,嗯。


【在青年时候】



我的心上人和我哥天天搞在一起,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呀。


【但是在这件好事当中】


【那么这件好事是什么呢?】


【及(杜太后)寝疾,上侍药饵不离左右。疾革,召普入受遗命。后问上曰:「汝自知所以得天下乎?」上呜咽不能对。后曰:「吾自老死,哭无益也,吾方语汝以大事,而但哭耶?」问之如初。上曰:「此皆祖考及太后余庆也。」后曰:「不然。政由柴氏使幼儿主天下,群心不附故耳。若周有长君,汝安得至此?汝与光义皆我所生,汝后当传位汝弟。四海至广,能立长君,社稷之福也。」上顿首泣曰:「敢不如太后教。」因谓普曰:「汝同记吾言,不可违也。」普即就榻前为誓书,於纸尾署曰「臣普记」。上藏其书金匮,命谨密宫人掌之。】——《续资治通鉴长编》

金匮之盟具体事件真假这里不辩,但是以下两点在我看来应该是成立的:一、杜老太太喜欢二义并要求,或者至少是希望他哥把位置给他;二、他哥尊重老太太的心愿,并出于其他考虑,确立了,或者至少是默许了二义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地位。

【赵光义应该对这件事情】




讲道理,如果真有这么个东西,我觉得二义自己没看见,非得靠你普才能看见的说法其实站不住脚——当然官方记载如此,马先生这么说倒没大问题。

【在“金匮之盟”之后】



我以为他要说你普飞扬跋扈权(yao)臣(hou)范儿欺负柔弱小王爷赵光义了,结果老马突然来了句:



哦。

……所以这还是一个由爱生恨的故事,二义你……你有没有……你那个……你有点出息成吗!





【那么我们说】





我就纯粹想把上面这几张跟上一集的几张对比一下:






胤普和义普之间不同的CP走向,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喂喂)


呼啦一声霹雳响,老赵崩了,小二义翻身把歌唱。



这还用问?!

咱们中国有一句古话,好吃不过饺……(闭嘴)




【那是因为】



你普也很绝望呀,当年不慎找了个拖家带口的(雾)现在男人都没了,还得帮毛手小叔子擦屁股……



说这五裤裆事之前插播一段↓



我以为马先生要说他哥是二义的心理阴影呢,这也是老生常谈了不是……结果他突然来了句↓


咿呀~

小二义不由得哀叹了:啊,我哥呀我哥,你为毛是我哥。你所坐的,是我的皇位;你所抱的,是我的爱人——

老赵:这话特么的应该我还魂对你说!


第一条是得位不正的老一套说辞(我自己其实不很赞同),第二条是说对辽战争惨败,第三条是赵德昭之死,第四条是赵廷美的存在让他不能传子,第五条是二义想陷害四美而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四五其实是一回事)。


断章取义一下w




接着话头一转,说你普也不容易:



这种用词让我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doge]


说到这个,我似乎有个设定是二义放任甚至怂恿卢多多去整你普,目的就是把你普逼到他身边来……想我曾经也是写二官家温柔治愈攻的小少女呢_(:з」∠)_

【赵普觉得,哎呀】



所以你普就跑出来帮二义【清君侧】了。





就是通行观点,二义是要搞赵四美,你普是要搞卢多多。

然而我的看法有些不同,按照我的私设,你普也是更针对赵廷美——他会把自己对赵光义的恨意(或者说,对“皇弟开封尹”的恨意)移植到赵廷美身上,并坚信(或者说,自己给自己洗脑)我这样做都是为了大宋江山社稷。

……为了死去的太祖皇帝。

【当然因为这个话很模糊嘛】


霸道总裁赵二义画风秒变傻白甜,被恶毒女主(等等)玩弄于股掌之上——此刻应该有个王夫之振臂高呼妖孽祸国……


接着他概括了你普的二次拜相期间“三句话”。

第一句↓


小二义花式表白,过去对你不好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就差拎出个搓衣板跪一跪了→_→

然后老马花式形容二义的反应↓

【太宗拿到了】





不是我说,二官家,您就想拍一下肩膀算了?

二义:你懂啥,肩膀我都搂了,本垒还会远嘛~


【你这玩意儿早拿出来】


我们早都快活了。

早都快活了。

都快活了。

快活了。

……可以,这很惟妙惟肖地塑造了二官家急【不可逾越之壁】色的形象。



把“朋♂友”放在第一位,真是让兄弟和君臣宛如掩饰233



到这里画风还是比较正常的,燃鹅,燃鹅……



您老……您老真的不是在暗示你普用自己的身体和二义发生了肮脏的【哔哔】交易嘛?!


废话,换我心上人主动投怀送抱,我更开心→_→


第二句↓


老赵在九泉之下猛地打了个喷嚏。

【赵普说了一句话】


【他言下之意】


【我们大家想象一下】




当然小二义的画风马上变了↓




当然讲道理,小二义听了这番话第一反应不是来人把这货给我拉出去续了,而是达令你说得好有道理哦,说明你普驯小狼狗(喂)的本事确实是……天下无双。

接着马先生强调,你普虽然和二义狼狈为奸,但是↓


理由是你普在太祖和太宗时期一如既往地支持父死子继,不管皇弟是谁,反正我要跟他对着干。

嗯,这个我也是赞同的。


第三句↓



一个“哦”字尽显奸臣(fei)范儿……



马先生口中的小二义蜜汁活泼,高兴也跳生气也跳哈哈哈。


其实卢多多败就败在直男思维上(等等),他是不足以理解二官家这种九曲十八弯,爱你就要想着办法欺负你的基佬心肠的……


跟着老马吐槽二义拔×无情↓




美色猛于虎.jpg


发现自己沉迷你普不可自拔(×),遂决定学习他哥好榜样,隔离诱【不可逾越之壁】惑源。

【赵普的命运】



哎,虽然我知道义普不走心,至少现阶段肯定不走……但我看到这儿,还好特么的难过。

嘴上说的再好听有毛用……你骨子里,本来就和你哥是同一类人。

二义写了一首诗给你普送了个行↓



老马忍不住吐了个槽↓




【他马上写了首颂德诗说】




【逆逊投荒,奸普屏外】→讲道理这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对仗之一233



为毛他哥是砸门牙,轮到二义就是拍巴掌_(:з」∠)_


都说老胡倒霉是他拆穿了皇帝的新衣,我的脑补倒有点不大一样——也许二义是真的没办法接受这两句话,不愿接受对你普的贬低。

……也不愿接受在世人眼里他对待你普和对卢多多没有本质不同的这个事实。

毕竟CP滤镜无所畏惧!




一脸“义普这股难道跌停了”的表情w


故事当然是有的,起因是小二义的儿砸赵元僖推荐你普,这个不详细说了。

我就截一张图,亮点自寻↓


赵元僖给他爹拉/皮/条也是很有原因的,原因是小二义又摊上大事儿了↓


三条都是雍熙北伐的后果。

二义这边,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为了巩固赵元僖的储位,为了让你普帮他带孩子(吕蒙正:??),为了爱与正义与好吃不过饺子,他同意请你普出来做宰相。

而你普为什么接受,马先生是这样说的↓





他的爱情可能跟着赵匡胤一起死了。

但他的心还没有死。


然后你普和二义的相处模式↓





皇帝色胆包天竟连七旬老人都不放过,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把他贬掉】

要么怎么说人性本贱呢,他哥同理。




【为国家着想】


小二义在他哥挂了多年之后,终于培养出“朕即国家”的(盲目)自信,可喜可贺。




【他跟自己身边人说了】


【过去早年你们知道】




侯·妹夫·仁宝:皇帝,您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们说上一次赶赵普走呢,那个眼泪是演戏。】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Vagary《牵丝戏》


【所以赵普在他71岁的时候,终于走了。】




我觉得他是想直接说你普献身(喂)以及,攻喜小二义转正。


义普的关注度始终比不上胤普,这是肯定的。

燃鹅我身为一个耿直的普唯,还是要说……嗯,这两个人都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存在的只是分量差别。他不是那谁谁一个人的宰相,或者其他的什么(喂)。


最后是结尾。







我不可能说得比这个更好啦,但还是想跟大家分享一首我觉得特别适合(脑补)你普的歌吧↓

【请君三尺剑

烽火城头沥肝胆

借君三十年

繁花万里好江山】

——沈乐平《天行九歌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以上。

2017-05-05历史同人
评论-26 热度-42

评论(26)

热度(42)

©北邙山下尘 / Powered by LOFTER